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未来>赤螭令
赤螭令

赤螭令

作者:李廿二分类:科幻未来点击: 15438  更新: 22-02-03

  乱世中铁匠铺的少女竟与得之可得天下的远古神物赤螭令有关。“姑娘,你要做女帝。”更年轻的火井令大人仅一面之交就得帮她谋逆?原本门可罗雀的南铁匠的铺子里今天挤满了人,不见往常叮叮当当的打铁声。七八个下人抬着红布包起来的礼物送进铺子里,嘴里说着些有的没的的吉祥话“恭喜啊南兄,有这样一位妹夫可是上辈子修来的大福气啊。”“谁说不是呢,人家那可是一品的太傅,那还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吗,看来南兄以后也不必守着这个铁铺啦,哈哈哈哈……”“以后还得……多多仰仗啊觉为兄……”。

[+展开]

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赤螭令情节预览

“骆大将军尽可等等,我今日正巧在府上新造的照水台设宴款待同僚,你来的正好,咱们边喝酒边聊。”

甘风对他满是敌意,“有什么话我们还不能听了?”

“江月,快走吧,小爷我快被那小妮子缠的没耐心了。”男人声线慵懒,极不耐烦。旁边的少女没有理他,自顾自开始你说起来“江江原来你在这里啊,你忘了今天是万光节嘛,你上次可是答应过我要跟我一起去的啊。刚刚去你家没找到人,我就想你一定是给伯父送饭来了,快点吧快点吧,再晚就赶不上九洲同光了!”少女一口气说了一堆话,脸涨的通红,又摇着江月的衣袖恳求着。

“什么九洲同光,说那么好听,不就是大家一起放河灯嘛……”江月用手指轻轻戳了一下白宁礼的额头。

南觉为往常从未和那么多人打过交道,他黑红的额头上滢出一层薄汗,满是划痕的双手蹭了蹭粗麻的打铁穿的围裙,又开始搓着手,显然是极度无措的,只能点着头说同喜同喜。

礼礼绕道身后仔细一瞧,“天呐江江,你怎么长了片鳞片出来,是纹上去的吗?”说着就拿手去碰。甘风拍开礼礼的手,说“江月,确实是有个形似鳞片的小东西,赤金色的。”

“那是,小爷的东西自然是最好的。”甘风表面平淡,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他刚打算起身,王大人开口了:“不知各位同僚知否,孙相那老东西,府上养了不少侍卫啊,光是在府上当差的就有一二百人。我前两日去他府上拜会,可是吓坏我了。”

“别问了礼礼,你看看我的脖子后面,有没有什么东西?我看那个孟今朝就是在骗我。”

礼礼听了这话,又上上下下地把江月看了好几遍,确认江月确实毫发无伤之后才松了口气,这才自顾自又开始絮叨起来。“还好还好,不然我真的要自责死了,那条大龙撞到你之后,你就呆呆地站在那里,跟你说话你也不回答,就像傻了一样,我们刚准备回家的时候你又突然大哭大叫就晕过去了,对了对了,你昏过去之后我跟甘风手足无措的,倒是那个那个仙子哥哥过来为你诊了脉,说你没有大碍,休息两天就好了。我还以为他在骗人,送你回来之后伯父又请了好几个大夫,都说你没事可就是不醒……”

用晚膳的时候,南觉为还在担心自己女儿的身子,就把菜拿到江月的房间里,让她不必下床吃饭了,今天的菜看起来极有食欲,麻婆豆腐和毛血旺是无辣不欢的的江月的最爱。礼礼也爱吃辣,这顿饭及合她们的胃口,就这样,礼礼和江月说说笑笑地一起吃饭。

“王兄的意思是……清君侧?”

只有留有一男一女的南江月的闺房里很沉默,江月盯着孟今朝看,心想:这火井令也太年轻了,皮肤好白啊,竟如女孩儿一样,眼睫毛也好长,墨黑的瞳仁藏在睫毛下,深邃的像深山空谷里的潭水。江月觉得自己吞口水的声音都震耳欲聋,

孟今朝轻笑出了声,“姑娘想多了,我不过是想证实一件事。”说着便更靠近了江月,江月又羞又恼,紧闭着双眼,刚要开始大叫非礼的时候,身上突然被点了两下,一下就动弹不得了。

“对哦,他这几日晚饭的时候都来给你送吃的的,怎么今天你醒了他倒还没来。”

“谁说我没来!”甘风手里端着碗红豆汤进来了,“你们刚刚吃的菜可都是小爷我做的!我还记得江月喜欢喝红豆汤,也命人做好了,小爷给你亲自端进来。”说着把手里的红豆汤放下,满脸欣喜地看着江月和礼礼,好像在等她们夸奖。礼礼和江月心照不宣,一起夸张地恭维了甘风。

礼礼这下更急了,“你们等等啊,我真的带了!等等等等”。

语罢就径自走出了王大人府。王大人看着骆海的背影,缓缓地说:“有点意思……”

“这红豆汤真好喝,和我娘做的味道差不多。”娘是去年去世的,自从娘走了,江月就再也没喝过这么好喝的红豆汤,一下把红豆汤喝的精光。

“有什么可喜啊,又不是我爹当太傅,你们要巴结也巴结错人了吧?”一位二八年华的少女一把拽开这群油光满面、满脸堆笑的人,站定在一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面前,“你说是不是啊,陈三伯?”少女细眉微挑,一双杏眼饶有兴致的看着笑容僵在脸上的陈三伯。

  • 不行了&的南铁

    江月知道自己早就答应了礼礼,现在不想去可是不行了,就过头跟父亲打了声招呼,三个人朝着城中出发了。却没看见背后的南铁匠,远远地看着女儿的背影很久。

    2022-11-27 04:02:08详情点赞(0)回复(0)
  • 吐舌头&物如今

    礼礼吐吐舌头说“可今年不一样啊!听说王上要把赤螭令拿出来给万民共赏呢!大家都以为绝世了的宝物如今重现,去看的人绝对是人山人海啊!”

    2022-11-26 04:57:23详情点赞(0)回复(0)
  • 不饿啊&好的吃

    “对呀,可吓人了,对了江江你饿不饿啊?甘风这几天天天都给你送新鲜的好吃的来,都是金玉酒楼最好的吃食,就等着你那天醒了就能吃呢。”

    2022-11-25 07:03:23详情点赞(0)回复(0)
  • ,本王&会派人

    “众爱卿退下吧,此事以后再议,今夜亥时的九洲同光,本王会派人向天下昭告,赤螭令如今在我靖南王的手里,想来万溪王和元越王也不敢轻举妄动。”

    2022-11-25 04:39:49详情点赞(0)回复(0)
  • 道,他&层薄汗

    南觉为往常从未和那么多人打过交道,他黑红的额头上滢出一层薄汗,满是划痕的双手蹭了蹭粗麻的打铁穿的围裙,又开始搓着手,显然是极度无措的,只能点着头说同喜同喜。

    2022-11-27 12:48:04详情点赞(0)回复(0)
  • 了一些&事。

    江月没有再说话,她确定,自己一定忘记了一些重要的事。

    2022-11-25 05:57:09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