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推理破案>见峰异事录
见峰异事录

见峰异事录

作者:月华七分类:推理破案点击: 21589  更新: 21-02-18

  贺源自小便丧失了双亲,善良真诚的二伯父把他撕扯慢慢长大。在他17岁那一年,本是风平浪静的小山村突遭变故,几个月里陆续死掉许多人。突然会出现在村中的除妖队,把他卷进那很复杂匪夷所思的世界...... 见炎热的天气赶走了凉爽,送来了高温和暑假,学校一宣布放假,贺源风一般的跑回寝室收拾东西,他真的再也不想在这高温的学校多待一秒了,这里吹的风都是热的,连自诩意志坚定的他都被高温折腾得快没了个学霸气质,只想抛下书本,和冰箱空调去称兄道弟。搭上大巴一路颠簸着向见峰村进发。忍着想呕吐的欲望,看着窗外美好的自然风景,贺源一路雀跃保持着好心情。啊!凉爽的见峰村,他贺源来了!。

[+展开]

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见峰异事录情节预览

  这一队人只顾逃命,而不知他们已悄悄将车往见峰村开去,并会在那展开一段不可思议的难忘经历。因为他们的到来,贺源平凡的生活由此发生了变化,缠绕在他身上的一个个未知的谜团被揭开,贺源也由他们一步步接近了那个世界,一个没有活人能进入的世界。雨越来越重,贺源望着窗外不断的雨幕,紧锁着眉。不知为何,贺源心中的不安似是被雨给放大了一般,也越来越重了。

  雨中两辆车渐渐模糊了身影。那有着人形的“它”慢慢停下,身上的腐肉被雨水冲刷露出血红的里肉,已腐烂的嘴里不断流出黏腻的绿色涎水,混着雨水流满泥泞的路面。它盯着车子离去的方向,慢慢咧开嘴发出嗬嗬的嘶鸣声。良久,“它”慢慢转动脖子,一跳一跳地消失在雨中,只留下那一地的污秽。

  “啧,就你?消停会吧,你一个靠智商搞技术的就别去自讨苦吃了。”开车的中年男子不屑地说罢,狠狠地吸了口叼在嘴里的烟屁股,感到无味后皱了皱眉头。转头向车后坐着的一个小年青喊道:“张师傅醒了没!”

  凉风静静吹来,送来凉意。贺源很好奇的四处乱瞟,突然间,贺源打了个了冷颤,身体冒出冷汗。不因别的,只因他看到了一个藏在不远处草丛中朦胧人影,人影似是在急速的晃动,像是靠近,又似远去,未了,又似是在向他招手,却是没发出一点声音。又来了,贺源额头冒出豆大的冷汗,背后汗水把T恤浸透。自从他贺源上了高中,每每经过这段路停留些许时间,便会看到这令他不安的黑影。日光被树叶遮挡,打下了一地斑驳的阴影,凉风吹来,一地阴影被弄得散乱不堪。此时,独自一人的贺源只觉得周身像是处在冬季,他“冷”得鸡皮疙瘩不断冒出,牙齿也开始不听话,上下打颤。贺源马上捡起行李背上,快速的向村中跑去。是的,他之所以不去理会黑影,并且拼命逃离,是因为从小便听到村中的老老少少说小路对面的山是万万不可独闯,也不可靠近,路过这一段路时也最好别停留,谁知道你会不会被那那阴暗中来的不详的东西缠上倒上大霉,甚至会被它们夺去性命,寻了做成替身。思此,贺源便有加快了脚步。待到贺源的身影逐渐远离那片山林,他身后远处的草丛深处,黑影不再晃动,只留有一双在白日也能泛出幽幽绿光的双眼一直盯着他远去,远去......直到远处传来些许响动,清风飘过,黑影已然消失无踪。

  “好的!”

  贺源从小便知自个儿命不好,六岁没了娘,七岁那年他爸也随着他娘一同归西了,此后他就被善良的二伯父一家养到了十七岁。虽说二伯父家中有了三个孩子,却是把他也当亲生的一般,绝不亏待了他。见峰村是个民风淳朴的小山村,以致于他二伯父不求利益的养着他的行为受了不少冷嘲热讽,他们十分不理解为什么贺源的二伯父会无所求的养大贺源,并且还无偿供他念学费贵得要死的高中。别人不理解,贺源其实也并不怎么理解。在这落后的小山村中,很少有人会供孩子上高***上大学的更是一只手能数的过来。不过对于不必初中一毕业就会加入农民工的队伍,让贺源很是感激二伯父一家,在学校当个三好学生。别人泡网吧打游戏,贺源在看书;别人早恋撩妹,贺源在看书;别人假期狂嗨,贺源也还是在看书。长久以往,贺源成绩提高了,皮肤变白了,可也戴上了眼镜,把他那长得还很不错的清秀小脸给遮了起来,情犊初开的小女生都不屑于和他这个闷头学习的人说话。纵然贺源也想象过会有一个眼神不太好的女神和他来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恋爱,但是女生们都把他当空气一般无视,就连隔壁班长得恐龙般的女生也看不上他。贺源由此断了念头,安心的去争那年级前五去了。这叫什么,这叫情场失意,学习就得得意,绝不辜负二伯父一家对自个儿的殷切希望。于是贺源在“沉默的学霸”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刚进到见峰村,贺源就感觉到一股十分压抑沉重的气氛。村子的西边飘来阵阵香味,贺源仔细一闻,分辨出那是香纸的气味。浓郁的檀香味似是预兆了一个不好的开端。在这个时日,又没什么节日可庆祝,这香纸并不会是为了这个原因而烧。虽然村中若是有哪家有了喜事也会烧香纸,可那样的话村中定是热闹非凡,可村中却如此安静,几乎不闻人声,若细细聆听,还可以听到狗叫声中夹杂了些许哭声,哭声悲呛,连空气都被感染。由此可知,这浓郁的香纸味定是为哪家刚逝的鬼魂烧的。不是红喜,是白喜。贺源心头一紧,不安的感觉逐渐攀升。这时,原本还是晴朗的天空突然变暗,顷刻间下起了雨。贺源以前经常在想,在一个人逝去时天空下雨的话,就是不是可以说这个人死的不甘心,还是留恋人间,所以在不得不离去时流下眼泪。眼泪化作雨水,淋湿为他操劳着身后事的活人。

  炎热的天气赶走了凉爽,送来了高温和暑假,学校一宣布放假,贺源风一般的跑回寝室收拾东西,他真的再也不想在这高温的学校多待一秒了,这里吹的风都是热的,连自诩意志坚定的他都被高温折腾得快没了个学霸气质,只想抛下书本,和冰箱空调去称兄道弟。搭上大巴一路颠簸着向见峰村进发。忍着想呕吐的欲望,看着窗外美好的自然风景,贺源一路雀跃保持着好心情。啊!凉爽的见峰村,他贺源来了!

  三个小时在昏睡中很快过去了,惊醒的贺源叫司机在前面路口停车。在点点翠绿的山间公路下了车,贺源只要步行20分钟左右,穿过繁茂的林间小路,就可以回到生他养他的山村了,就可以度过一个凉爽得让人嫉妒得要死的夏天了。背上背着一大包行李,贺源很是兴奋的开始在鸟鸣声不歇的林间穿行。大约走了十多分钟,已到见峰村的村子外沿。贺源擦擦汗,喘着气。没办法,整天窝着看书不运动,体力自然不会好到哪儿去。

  在雨雾中,两辆藏青色的越野车飞速的开着。一辆车上坐了四个男人,另一辆则坐了一男两女。泥泞的乡间小路把车身染脏,可他们却无暇顾及。紧紧跟在车后不远的东西让他们无从应对,只能期待这车速能把它甩开。那东西是他们不小心惹上的,打扰了它的休眠,它很恼怒,追赶了他们一路,像是没有他们的血肉来祭奠它就无法再继续沉眠。肉质腐烂的臭味熏了他们一路,两个女生坚持不住,早就吐了。

  天被沉沉的乌云压得喘不过气,雨下得更大了。贺源飞快地往二伯父家里冲。他才不想被淋成落汤鸡呢。

  “没办法,只能躲了!叫后面车跟紧点,我们往前面那条路拐!”

  “唉,不行。我得歇歇。

  “MD,快停车,老子去跟它拼了!老子什么时候这么窝囊过!”坐了四个男人的车中,一个带着眼镜的高瘦男人难耐的吼出声。

  “没呢!怎么办呢?”小年青托着躺在他半个身体上的已有快六十岁的张师傅,无措的回答道。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