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冰天圣皇
冰天圣皇

冰天圣皇

作者:醉枫听雨分类:玄幻奇幻点击: 5488  更新: 21-02-24

  简介:他,一个高高在上站在天地巅峰的圣皇,俯览着整个天地。可为了殒落在诸皇之战中的她,他毅然决然持续燃烧了自己的神躯,持续燃烧了自己的神魂,无敌破开了天地的本源生死轮回法则,通过记忆生死轮回。九世生死轮回、九世找寻······冰雪中盛开的雪莲啊!在风霜中静静地的等侯清晨,神陨森林深处到处充满着勃勃的生机,一声声兽吼打破了宁静的清晨,各种美丽的鸟类魔兽时不时的在森林上空飞过。林间不时传来的一阵阵强大的威压与打斗声解释着弱肉强食的法则。能生活在神陨森林深处的魔兽没有一个是低级的全都是高级魔兽,它们打斗的气息与威压即使相隔很远也能感受的到。但是不管是鸟类魔兽还是其它魔兽没有一只敢靠近那座高入云天的山峰,甚至从魔兽的眼中看向那山峰都充满着恐惧。。

[+展开]

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冰天圣皇情节预览

  清晨,神陨森林深处到处充满着勃勃的生机,一声声兽吼打破了宁静的清晨,各种美丽的鸟类魔兽时不时的在森林上空飞过。林间不时传来的一阵阵强大的威压与打斗声解释着弱肉强食的法则。能生活在神陨森林深处的魔兽没有一个是低级的全都是高级魔兽,它们打斗的气息与威压即使相隔很远也能感受的到。但是不管是鸟类魔兽还是其它魔兽没有一只敢靠近那座高入云天的山峰,甚至从魔兽的眼中看向那山峰都充满着恐惧。

  如今,神禁峰上的一块大石板上却不可思议的盘坐着一个少年。这要是让外界知道该引起多大的震动啊。这个少年就是晴儿念念不忘的风哥哥。少年慢慢的睁开双眼,双手结着繁复的印记,一道道天地灵气从虚空中出来疯狂般的进入少年的身体里,那无尽的灵力汇集在少年的身边形成一个彩色的漩涡,而漩涡的中心就是少年。当最后一道灵气被少年吸收了时少年的身躯微微一颤一股浩瀚的波动从少年为中心扩散向远处,周围的空间宛若波纹般起伏荡漾。这要是让外人见到一定会惊骇莫名,仅凭气息影响空间,这可是进入域境的体现啊,他才多大啊!居然要入域了,这要传出去绝对会震动整个天域。

  一道蓝色的光芒从婴儿的身上散发出来形成一个冰蓝的光罩,安稳的笼罩着婴儿母子。那母亲早已经昏迷了,婴儿却努力的睁着小眼睛一只手微微的挥动着,如果认真看的话还会发现婴儿的额头上居然流出汗来了。

  天雷没有因为天云风爷爷的野兽般的嘶吼而停下直直的轰击而下,所有的人都绝望了包括腥红着双眼的天云风的爷爷。但就在这时天云风浑身一颤把他的父亲震飞,然后神迹般的冲向雷劫,轰,众人想象的灰飞烟灭没有出现。一个小小的身影傲然的站立在天空遥望着天劫。没有滔天的气息,没有强大的灵力。但所有人都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在颤抖,那是来自灵魂的威压,他使用的是灵魂力量。

  天云风的父亲和爷爷不能上去,只要一踏入就会有无尽的威压从空间四周铺面而来,让他们动一下都无比吃力,而且虚空中还散发出一股强大的吸力在吸取他们的灵力和生命力。天云风的父亲和爷爷无奈的退回,眼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孙子。

  当年天云风要出生时,天陨城的上空毫无踪迹的布满了九色的雷云,那九色雷云翻滚着,一道道拳头粗的雷电起伏不定,那雷电有红的,有蓝的,有紫的等等也是九种颜色。天地之威笼罩着整个天陨城,面对这浩瀚的天地威势,城中除了少数的强者外全都被这股天地威压给压的跪下,平民和那些低级的修炼者不知所以,瑟瑟的发抖着都以为是雷之主神降临,而那些少数的强者却惊骇之极心里涌现出滔天的波浪,这哪是什么主神啊,这是天之谴责啊,是天谴啊,而且还是史无前例的天谴啊。是谁,到底是谁招惹来这么恐怖的天谴。那些强者心中同时闪过相同的问题。

  少年名叫天云风,是天陨城中天家的三少爷,从出生那天开始就生活在这里。本来像他这样的大家族少爷应该生活在荣华富贵当中,享受父母的宠爱而不是孤零零的独自一人生活在这无人敢来的禁地中。奈何造化弄人,在天云风出生时就注定了一生的坎坷。

  吼,一声兽吼打断了天云风的思沉。天云风甩了甩脑袋不去想那些事,站起身来转身走向身后的一间小茅屋,边走嘴里还喃喃道:“这次我还是快点回去吧,不然晴儿那小丫头又要闹脾气了。”进屋拿上晴儿给的瞒天玉,把它挂在脖子上,又上前走到床边从枕头下拿出一支玉箫,把它放在空间戒指里,这才慢悠悠的往外走。

  终于,天云风出生了,那本就翻滚着的雷云翻滚的更是剧烈,一道红色的雷电透过云层冲向天家的后院,击向天云风所在的房间,击向天云风……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谁也无法料到会是这种情况,虽然天家的强者都出来了,可谁都没想到天雷会击向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啊,没有人反应的过来,纵然是天域强者的天云风的爷爷也没反应过来。看着天云风出生的房间被击毁成灰烬变成一个深坑,看着刚出生的儿子还没来得及看一眼就没了,天云风的父亲发出野兽般的嘶吼疯了一样冲进废墟当中。但当他来到深坑边缘,天云风的父亲停了下来,呆呆地看向深坑,眼里满是不敢相信。

  少年深深的吐了口浊气喃喃自语道:“唔,快要踏入域境了,踏入域境之后应该能度过天劫了吧?”想着出生时的情境少年不由的陷入回忆。

  神陨森林位于天域中东域的东部地区,万年前这里只是一片恒古的蛮荒森林。但是在一万前这里却发生了一场震惊整个天域的惊天大战———一位主神陨落了!整个天地充满着悲怆的气息。无人知道那场大战的原因,甚至无人知道是哪两位主神在生死大战,只知道那场大战打的天地失色,法则乱序,空间破了又组,恍若平静的湖面不断的被巨石投入般,整个东域都能感受到那浩瀚的天地法则波动,万物都在颤抖。当那最后一道白衣身影带着凌然天地的气势消失在森林上空时,留下的这片蛮荒森林已是面目全非了,整个森林都处于空间乱絮中,时不时的一个地方空间裂开道缝隙把一切都吞没。在那段时间里连主神都不敢靠近森林中心,整整用了近千年的时间才巩固了这里的空间,而在后几千年里有无数的强者来这片森林探索却大都陨落在里面,其中不乏天域高手,甚至还听说有绝代强者也陨落在那里。从此那片森林被称之为神陨森林——不仅是绝代强者的陨落地还是主神的墓地。天域的五大险地之一。如今神陨森林的深处的一座高入云天的山峰上却站着一个少年,这要是被外人所知绝对会轰动整个天域。这个少年十七、八岁左右,一头飘逸的黑发散懒得系在身后,额头飘扬的几根发丝下是一张略显青涩的脸,但是那一双平静的眼里却深邃的像包含着整个天地的变化,让人无法想象这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的眼神。少年双手后负静静的站在峰巅看着这大片的神陨森林默默无声,不知在想什么。风就这么的吹,带起他身上的一袭蓝衣飘荡起舞。突然,一声清脆悦耳动听的声音打破了这许久的宁静“风哥哥,你果然又在这里啊。”少年回过头来平静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柔和的笑意,看着山腰上一个美丽的身影仿若蝴蝶般轻舞的飞走过来脸上的溺爱的神色也越来越柔和了。“怎么晴儿又有时间来我这里玩呢,你爷爷舍得放你出来了,还是你又是自己偷偷地跑出来的。”少年看着站在眼前的绝美少女调侃道。少女也是十六岁左右有着一头亮丽的黑发,整齐的梳妆在肩后,一张精致无暇的小脸蛋可能是因为跑的太急而透着红晕,更为之增添了无限的风华,小巧的琼鼻微微的颤动着,一滴晶莹的汗珠从额头划过鼻尖轻轻落下,完美的睫毛下一双灵动的眼睛透着无限的欣喜。“哼,风哥哥你最坏了又来调笑晴儿了,晴儿是最乖的了”。叫晴儿的少女虽然嘴上说最坏但那遮掩不住的笑意和眼神中的欢喜却说明她心里很高兴见到少年。“好了,我的晴儿是最乖的了,这样好了吧。不过你爷爷能放你出了说明你突破了吧”。“当然了,嘿嘿,我现在是灵尊后境的强者了,厉害不?”。晴儿骄傲的向着少年邀功道,小脸上满是兴奋的神色。“嗯,我的晴儿最厉害了,是个天才,你的云皓哥哥还有你的云雪姐姐在你这么大时都没你厉害呀”少年赞叹道。的确,十六岁的灵尊后境在整个天域里都是各大势力、各大学院相互争要的天才啊,可想而知晴儿的天赋是有多么的好啊!晴儿听了少年的话心里喜滋滋的脸角上弯起的弧度显得明媚动人,她不在乎别人的想法,纵使是她的爷爷夸奖她她也没有如此高兴,她独自艰苦的修炼只是为了他的一句认可,她要让他知道她也是一个天才,她能跟上他的脚步,她能比得上任何人。“可是晴儿还是比不过风哥哥啊,风哥哥现在已经达到皇尊境界了吧!”晴儿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苦闷的说道。“呵呵”少年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笑了声转过头去再次看向那茫茫无际的森林。“真不知道风哥哥你是怎么修炼的,修炼速度也太惊世骇俗了吧,风哥哥你就是个妖孽”晴儿见少年微笑不说气鼓鼓的嘀咕道。少年没有理会晴儿的嘀咕,还是这样静静的望着林间嘴角挂着一丝微笑,一切显得风轻云淡,可那双深邃的眼里却闪过一幅幅的画面,一双眼睛透着沧桑的悲凉。一股苍凉的气息从少年身上散出,让身旁的少女不禁的想要流泪。是啊,谁能知道我为什么修炼啊!我只是想早点找到你而已,仅此而已,可是你现在在哪呢?在这个世界吗?少年心中不断的浮现一张能让天地失色的绝美容颜。双眼微微闭上体味着心中的痴迷和伤痛。看着少年面带微笑的流露出这悲伤的气息,晴儿觉得心都好像要碎了,她走上一步从少年的背后轻轻的抱着少年嘴里低声说道:“风哥哥别想了,你会没事的,总有一天你能成功突破诅咒的,到时候你就能真正的走出这片森林不用再怕天谴的了。现在风哥哥你就不要想了好吗?晴儿不想看到你难过的样子这样晴儿也会跟着很难过的。”晴儿越说越是伤心,谁能想到就是这样的一个天才妖孽是一个出生就被天诅咒的人呢,或许他本身就是被天所不容吧!十七年了,整整十七年少年都没有离开过这座山峰,不是不想离开而是不能,只要他一离开这座山峰就会招来天之雷劫。而在这整整的十七年里少年都是自己一个人孤独的度过的没有人为伴甚至没有兽为伴,尽管这里是神陨森林魔兽纵横但却没有一只敢踏入这座山峰一步,纵使是抓来的魔兽也是焦急乱窜过不了几天就死了。想到少年十七年来的孤独艰苦晴儿眼泪不禁的流了出来。“呃,晴儿你别哭啊,我没事,不就是小小的天劫嘛,没事的不用担心,你别哭了,乖哦”少年反应过来看见晴儿抱着自己正在哭泣不由的慌了,双手捧着晴儿的脸用手指轻轻的为少女擦拭眼泪。晴儿听了点了点头说:“对,风哥哥是最棒的一定会度过天劫的,一定会的。”晴儿说的很肯定像是给少年打气又像是给自己打气。“那好了,不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少年的声音在晴儿的耳边响起,晴儿现在才反应过来看着少年捧着自己的脸,而自己还抱着他,心里满是羞涩俏丽的脸蛋一片殷红煞是动人,看的少年都不由的呆了。“风哥哥”晴儿看见少年呆呆的样子心里既是羞涩又是欢喜,但少女的羞涩还是让她忍受不住少年火辣的目光不由的出声提醒。“哦,我的晴儿越来越漂亮了”。少年很快就恢复了过来不由的出声调笑道。“啊,风哥哥你又笑晴儿了”晴儿不依的跺脚表情煞是可爱。“好了!晴儿还有什么事吗?你要离开了不然在这呆久了会有危险的”。少年轻声说道。“嗯,过几天就是尊典大比了,天伯伯叫我把这个给你。”说着晴儿从身上拿出一块玉佩放在少年的手上。玉佩在少年的手上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微微溢出的气息让人心悚。“这,这是瞒天玉?怎么这次的能量这么大啊。”少年一眼就认出这玉佩,但却被玉佩上面的能量震惊了。“嘻嘻,这块瞒天玉可不只是你爷爷做的,我爷爷也参与了哦,现在这块瞒天玉风哥哥你可以用一个月哦,”晴儿巧笑嫣然的说道。“是你请你爷爷帮忙的吧!”少年微笑的盯着晴儿。“哎呀,我不是想风哥哥有时间陪我出去玩嘛,每次出去风哥哥你都是呆一会就回来的,还从来没好好的陪过晴儿呢”少女先是不依的说道最后却越说越是幽怨。少年讪讪的笑了笑,没在意少女的语气。“好了,风哥哥晴儿我要走了,记得明天来找晴儿,还有风哥哥我相信你会战胜天谴的,晴儿相信你”少女咬着嘴唇坚定的说道,然后不舍的看了眼少年转身走下山去。看着像精灵般在山间奔走的少女,少年轻轻的叹了口气转过身来望向天际。“天之诅咒啊,天之诅咒….要是只是这片天地的诅咒我又何惧之,可是这是九天之诅咒啊,九片天的诅咒啊。”说着少年的语气突然又变的傲气凌然身上散发出凌驾天地、威压八荒的气息,这不是力量强大所散发的而是由灵魂深处自然而然散发的气势。“即使是九天又如何,我连轮回法则都逆转了又何惧这区区的天谴,谁也不能阻挡我,纵使是天我也要把它捅破”一道威压的声音响彻天地。“可是,你在哪呢?在这里吗?”“我已经找了太久了,你还在等我吗?我一定会找到你的,纵使是走到轮回尽头我也会找到你的。”少年身上的一切气息消失的无影无踪,继而散发的浓浓的悲伤和思念。他从身上取出一支玉箫放在唇边轻轻的吹响起来。箫声优扬轻快,明丽动听,这本是一首欢乐的曲子,然而现在却充满着悲伤地气息。少年凝视着远方轻轻的吹着箫脸上慢慢的流下一滴泪。悠悠的箫声传遍天地,清晰动人的旋律带着的是浓浓的悲伤和思念······少年不知道的是在山下的一块大石后一个少女正捂着嘴呜呜的哭泣着,晶莹的泪珠打湿了她那华丽的衣裙。过了好一会儿少女才擦干眼泪望着峰巅的少年听着那忧伤的箫音一脸认真的自语道:“风哥哥我不知道她是谁,但是我不会再让你这么伤心的了,再也不会的了。”说完少女转身消失在森林里。

  神陨神林深处,微微波动的虚空虚影正慢慢的消失······

  看着消失的天云风,天家的众人久久才从痴呆中醒过来。他们一辈子所经历事加起来也没有今天这般不可思议,这般神迹不可信。醒悟过来的天云风的父亲发疯般的朝着神陨森林的方向飞了过去,天云风的爷爷也马上瞬移了过去。一路上居然没有遇到一只魔兽,当他们来到神禁峰时看到天云风正在峰顶的大石块上熟睡着,天上跟来的劫云已经消失了。神禁峰屏隔了所有的气息,只要天云风不出去天劫就发现不了他。

  轰隆,天雷再次降临了,天云风的父亲绝望的闭上双眼,双手紧紧的抱着婴儿不放手,虽然只要他一松手放下天云风他就会没事,但他没有,因为怀中的是他的儿子啊!一切都只是瞬息间,从天云风的父亲把天云风母子从深坑中抱起再到与天雷对抗都只是在几个呼吸间,没有人来的及包括刚才赶来却又因为天云风身上的蓝色光罩而愣神的天云风的爷爷。当他反应过来时看见的却是自己的儿子抱着孙子绝望的闭上双眼迎接天雷的轰击。

  轰,一声雷响,天云风的父亲打了个寒颤,看着明晃的光罩立马飞过去抱着妻儿瞬息跑回,光罩没有阻挡在碰到他父亲的手的瞬间的消失了,但还没走多远。轰,又是一声雷响,又一道劫雷轰下比之前的雷劫还要浩大,带着茫茫的天威席卷向天云风。天云风的父亲一声怒吼把抱着的妻子轻轻的托向一边,一手抱着天云一拳轰向天劫,强大浩瀚的灵力充满着拳劲。砰,一声震耳欲聋的碰撞声响遍整个天陨城。噗,天云风的父亲一口吐血,直接重伤。而天劫则更是狂暴了像是上苍被激怒了般,无匹的天威让人连动都不能动,一道道带着毁天灭地的气息的雷电在雷云中翻滚,天云风的父亲脸色发白没有一点血色,平日间威严的面孔流露出绝望的神色,他流着泪看着自己刚出生的儿子,看着他灵动的眼睛、精致的鼻孔、稚嫩的小脸。天云风的父亲心里无比的悲痛,仿佛心都要碎了般。

  天云风嘴了不断的吐血,身上的透明力量已经失去了,很明显他抵不过下一道雷劫。天云风脸上没有害怕有的只是不甘。他静静的站在天空上等待着下一道雷劫的降临。雷云更加狂暴了漫天的彩色云汹涌的扩张着从拳头大的雷电变成水桶般大小。正当要落下来时神陨森林深处射来一道蓝色的光柱将天云风吸取了过去。无比浩瀚的气势把雷云直接震散开了,天陨城中还能站着的强者在这一刻“扑通”一声全都跪倒在地,无以伦比的威压充斥着整个天陨城。

  神禁峰,纵使是绝代强者都是忌惮的禁地。不管是谁是人还是兽只要进入神禁峰就只能徒步而行,这里禁止一切飞行和瞬移能力而且所有的力量都会被禁止,纵使是绝代强者也不例外。你可想而知当一个高高在上的圣域或者天域强者突然失去引以为傲的域之力时会是多么的惊恐。当然如果仅仅只是这样的话神禁峰还不足为禁地,神禁峰最可怕的是剥夺,只要你一进入山峰范围就会从虚空中感到一股强大的吸力,把你的力量甚至法则从你的体内吸取了出去,这是完完整整的剥夺,是不可恢复的吸取。当你的力量或法则被剥夺完了的时候那股吸力还会继续剥夺你的生命力,直至你生命力流干衰老而死。所以神禁峰是生命的禁地,除了本身生活在那的生物外,任何生命靠近都会被剥夺生命力而死。

  天云风一睡睡了三年,三年来身体没有停止生长,现在可以自己找吃的了,从此天云风就生活在神禁峰上,包括沉睡的三年一共生活了十七年了。这十七年来因神陨森林的魔兽他的母亲也只能来几次,每次都哭的泪痕满面。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