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推理破案>空山帝葬
空山帝葬

空山帝葬

作者:炊烟之夏分类:推理破案点击: 11809  更新: 21-04-02

  

[+展开]

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空山帝葬情节预览

  后来,那个女生进入了当地的一所普通高中,而我进入了市里最顶级的私立高中。我才知道,在我家这片贫瘠的土壤上,目前只有我一个人进入了这所中学,历史上我们村可还没有人考进过。为此,我的家人还很高兴的在村里大办酒席宴请十里八乡的人,说我脑壳儿总算开窍了。也许在他们看来,是这样吧。我从小并没有展现过过人的天赋,在他们看来我是愚钝的。当同村的孩子遍地帮自己的家人算账写春联的时候,我的父亲——那个被农活常年积压脸上布满皱纹的男人曾指着家里破败不堪的木门上的春联问道:“这几个字,你读一下。”回答他的是一阵沉默,那时候我还小,一双眼睛水灵灵的盯着对联就是不说话,父亲抽了抽那个祖传的烟斗,吐了吐烟看了我摇了摇头,他深深的眉头闪过浓浓的失望,从此不再过问我的学习。我的亲戚,那个能说会道的二婶,她也发现了我的秘密,将我脑壳儿不灵光的光辉事迹以及各种愚钝的表现宣传到了十里八乡,我在村里算是出了名了,但后来也就没啥了,大家见怪不怪都习惯了,最多看到我说一句“看,那个脑壳儿不灵光的家伙儿。”我也习惯了,每天背着母亲补了补的挎包哒哒的去上学,那个屯里的每一个窑每一处黄土泥房我都有走过,每天放学上学我从不按照一个路线上学,从小学到初中,我就是那个异数,从不按套路出牌,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也很快被淡忘在这个没有新鲜感的村庄里。

  此后,我便疯狂的迷恋上了书籍,无论是天文地理算数哲学,只要能接触的书籍我都用心领会静静理解。我的父母也并没有发现,这一切都在偷偷的进行着。读的多了我就越觉得,书籍记载的是一种思想、一种经验亦或是···另一种人生。而我徜徉在书海之中不知不觉一晃到了十六岁。

  这里与其说是山,倒不如说是黄土堆成的高高的土堆,这片土地上是那么多荒凉,树叶稀疏草木凋零,风一过,遍地沧桑。我不喜欢人多热闹的场面,这与害羞无关。在很多时候,我都喜欢一个人待在这片黄土高坡上,高坡上麦秆子堆的高高的,我就这么坐在上面,借着树叶的阴凉那几本书看看,累了也会眺目远视看一看荒坡上忙碌的人们,但我不会和同龄人一样到处疯玩追逐喊闹,也许心智过于成熟,也许我本身就适合安静的过活着。一年级的时候,我借着字典生涩难懂的读了第一本小说——《三国演义》。那时候,谁都不知道一个六七岁大的小屁孩竟然读了一本小说,而我一连读了三遍,越读越喜,此后的一段时间我深深的陷入这种铁马金戈的江湖情节之中不得自拔。周郎赤壁、温酒斩华雄···这一面面是如此的鲜活,而我,深深的被曹操的睿智所折服。”令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一代枭雄,逐鹿三分天下,舍我其谁!!!

  我们冠以好坏去评论一个人。的确,一个人如果对他人或社会有贡献,我们称他为好,反之,一个人对他人或社会做出不利的事,我们称之为坏。在历史上也有忠臣虎将,奸佞小人之分。但在不同的时代不同的环境不同的角度,我们眼中所区别的好人与坏人之分又显得那么可笑。

  我躲在角落里,松了一口气。是的,我一直担心的问题总算解决了。我知道我的父母并不富裕,勉强养家糊口的日子里省不下太多的钱,所以我从未主动伸手向父母要过一分,只是母亲看我面黄肌瘦营养不良的摸样,也会偷偷含泪的塞点零用钱给我,我只是木讷的接受,知道这是她点灯熬夜一针一线纳鞋底换来的,所以我一直都没舍得花。家里仅有的这点生计——几亩荒田、母亲的针线,倒是硬生生的将我拉扯到了十六岁。十六岁了,十六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了,但我的家乡,这个黄土村,十六年里没有丝毫变化,除了老去的人们还有新生的婴儿,一切都太过平淡。

  直到最近,一张录取通知书把这个平日里寂静的村庄彻底引燃了。村子里来了好多人,以前的班主任及各任课老师、我们中学的校长、还有县里的领导、市里的···村庄里的黄土路上一下子多了许多车辆,我的那个黄土堆砌的家里一下子挤满了人。父母从未见过这么大的场面,一下子感觉手足无措,二婶带着一帮子亲戚赶过来帮忙,酒席一直摆到了屋外。屋子里,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拉着我父亲的手说:“小风天资聪颖,大智若愚,是我们市里不可多得的人才,不能被埋没了,这是局里的一点意思,希望能解决小风的求学问题···“

  我迫不及待,我想赶紧赶回家去。我并不是一个迷信的人,至少不是特别迷信,但我今晚的确吓着了。在这里待过的无数夜晚,这种天象我还是第一次见。我告诉自己不要害怕什么,但我的本性里还是有着对未知的恐惧。

  我叫若小风,今年十六岁,戴着一副眼镜,是一个看起来瘦弱不堪的男生。我平时很少说话,曾和我同班的同学们都说我有严重的自闭症,但我从不觉得,我知道我和他们待在一起没有共同语言。即使是隔壁班的一个清纯女生忸怩的塞给我一份情书,我依然是冷眼旁观,脸上没有闪过太多的表情,就像信里说的:我就是来自火星的人,不懂浪漫不会欣赏,今日禹禹独行,他日化蝶而去,眼角不曾闪过温柔,沿途不曾停留欣赏···

  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天空一片漆黑,天空中稀稀疏疏的闪过点点星光。我抬头,愣神的看着天空。今晚的夜色不好,晓月半残,丹云相绕,夜黑风高,大凶!我惊的一跳,向下看去,发现家里的灯已经点着了,稍稍松了口气,我准备起身回家。夜色里我看到门敞开着透过的灯光,通过酒后的叫骂声我知道还有三三两两的宾客并未离席,我也不担心父母在找我,是的,我怕生,在他们眼里我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即使贪玩一夜未归,第二天清早,我也会依偎在门角。我就曾这么做过,不过我是因为看书熟睡过去,并不是什么贪玩。

  我避开满屋子的人,独自一人偷偷的踱步进了后山。路上我听见母亲对屋子里的人解释说:”小风这孩子,怕生。“

  一道耀眼的绿色光团划过天空,动静不大但我感觉头部突遭重击,在回家的小土路上,我失去知觉倒地不起。

  我一直是我,平平淡淡低低调调,从不高傲从不张扬,即使是在可以拿满分的试卷上,刻意的隐藏留下的红叉,看着在及格线挣扎的分数也不会影响我的心情。直到我十六岁那年,在老师和同学惊讶的目光中我步入了当地的重点私立高中,一切似乎才开始改变。而我的故事,正是从这里开始。

  因此,我从不评论一个人的好坏,我对每一个都是同样的一个态度。即使是所谓的对我好的人或是坏,我都始终如一,这样一来我一直没有特别要好的朋友,也没有什么死敌,我就这么平平淡淡一如既往的过活着,和许多普通人一样,从小学到初中一直是这样。

  嗖——

  今天,是我接到录取通知书的日子,突然间发现我即将离开这个生活惯了的黄土村,内心一片怅然:”我的下一步,该怎么做?“我的眼里难得的闪过一丝迷茫。以前有书读我就很快乐,但现在,我应该怎么做?我不知道该以一种什么姿态重新步入新的生活。当生活中的这些都成了习惯,我不知道该如何割舍。不知道,干脆什么都不想,静静的躺在麦秆堆上仰望蔚蓝的天空。黄土的陪衬下,天空蓝的倒是很刺眼,坡下的小院里各种嘈杂声,远处还有迷途孩子的吆唤声···就这样,我竟然睡着了。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