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星狱

星狱

作者:煎饼卷肉分类:游戏异界点击: 20513  更新: 21-07-08

  当整个世界都是牢笼,我为囚徒,只要我心不灭,必将冲破一切。那轰鸣声,区别于雷声,响声震天不说,天空黑云也在这响声之中开了一道口子,一道紫色的光束,从天际深处而来,仿佛一片紫色的星云自宇宙深处冲来一般,好似星河浦路,云朵作毯一般,直接将黑云压制,伴随着一道道金花般划破天际,竟带着些许祥瑞之色,铺开之际,发出响亮的轰鸣!。

[+展开]

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星狱情节预览

一段秦长城的上空,暴雨如注,空中的闪电已经连成了一片,雷声轰鸣,风暴呼啸,地上如黑夜,天空却如白昼一般!

天空的黑云中,发出轰鸣声。

那轰鸣声,区别于雷声,响声震天不说,天空黑云也在这响声之中开了一道口子,一道紫色的光束,从天际深处而来,仿佛一片紫色的星云自宇宙深处冲来一般,好似星河浦路,云朵作毯一般,直接将黑云压制,伴随着一道道金花般划破天际,竟带着些许祥瑞之色,铺开之际,发出响亮的轰鸣!

猛然间,那条紫色的星云突然增加!紫色,红色,金色,三道气息在其上快速聚拢在一起,隐约间竟然形成了一个酷似人类的形状,那人影立于其上,宛如一尊真神,在形成的瞬间迈步,脚下星光闪烁,天空仿佛湖面,星光好似涟漪,随着那身影的迈步,荡漾开来,只是眨眼的功夫,那人竟然已经驾临到星云路尽头。

下一刻,天际上,那道紫色的星云发出轰鸣,那道人形的光影突然化作一个奇怪的符号,数道七彩光束伴随着符号出现,而后化作九道闪电,成为霹雳,随着黑云中的雷电一同而下。

霎时间,九道闪电直接撕裂虚空,发出呼啸之声,宛如猛兽从天上冲下来一般,踏碎虚空,震慑四方,无情的轰在了秦长城脚下。

“嘭!”

一团蘑菇云在暴雨中出现,山峦震动,整个山脉都好似要被翻过来一般,近旁的山石,在这爆炸的气浪下登时化作了齑粉,如同浩劫降临世间一般,惊动了此地仅存的数十头鸟兽不顾大雨逃命而去。

随着九道光束降下,天空黑云之上的星云慢慢的暗淡了下来,黑暗,再次袭来,笼罩着这处可以算是华夏国最古老的地方,仿佛在这里浇筑了高高的院墙,把此地画地为牢一般!

就在此地山脉震动的时候,有四道身影从破败的窑洞中被甩飞出来,其中一人,还未落地,便被雷暴直接击穿了后心,其他三人也是连滚带爬的保住了性命,却被山峦的震动,抛飞到了爆炸的附近。

紧跟着,天际中的星云中又有几道雷霆降下,发出强势迫人的气息,撕裂虚空,发出铿锵的声音,将这里彻底化作一团废墟,而那三人,也在雷暴中失去了方向,掉进了爆炸形成的坑洞里面。

“噗噗噗……”就在三人呲牙咧嘴搀扶着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伴随着一阵阵噗噗声响,山洞中的岩壁上竟然有了亮光!

那些亮光,从岩壁石块中出现,高度有两人高,远望去,根本分不清那里面是油灯还是夜明珠等发光物质。

“这是什么地方?”三人吃惊,看向山洞尽头,却是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这是一处看不出年代的坑洞,四周的岩壁上都被一样大小的大青石砌了起来,地上,更是铺着大理石板,只不过年代或许太过久远,原本光滑的大理石表面已经变得坑坑洼洼。

偌大的坑洞,只有几条直径约有一米的大石柱子整齐的耸立在坑洞里面,在坑洞尽头,一处半米高的台子上,一口倾斜的青铜棺,虚掩着棺盖。

宁宝宝的黑色长裙已经撕裂,酥胸半露,头发散乱。高跟鞋在被抛飞的时候已经不知所踪,一双丝袜也破烂不堪,光洁的双腿上留着丝丝血迹,不过伤口却是在慢慢的愈合。

童天宝和段友德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不过好在修炼过一些练气功法,倒不至于让内脏受到多大的伤害。

“看这布置,此处并不像古墓啊。”童天宝皱眉,打量着山洞的四周:“可是,若非古墓,怎么会有一口青铜棺呢?”

“吱……”正在三人观察地形,决定是否要上前查看青铜棺的时候,青铜棺中发出一声刺耳的吱吱声,再看时,那青铜棺的棺盖正在缓慢的移动,那声音,正是棺盖和棺身摩擦的声音。

“不会遇到大粽子了吧?”段友德见状惊讶,伸手摸向后背,却发现自己的背包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

“废物!”宁宝宝说话间伸向胸口,竟然凭空抓出三把短棍,而后丢给童天宝和段友德。

“卧槽,宝姐,你这储物的方式有些独特啊……”段友德见状瞄向宁宝宝的胸口:“怪不得这玩意这么大,敢情是撑大的呀……”

“当!”宁宝宝闻言直接一棍子打了过去,两人短棍碰撞,童天宝急忙上前解围:“算了算了,这个缺德鬼嘴就是欠,你又不是第一次和他接触了。”

“真是好人不长寿祸害活千年!他这样的,就该替大龙去死!”宁宝宝闻言咬牙,冷哼一声,而后大步走向青铜棺。

“小心机关暗道啊!”童天宝见状打了段友德一拳,宁宝宝脖子上有一块玉佩,可以储物,不过这件事,只有童天宝知道。

就在童天宝追上宁宝宝脚步的时候,那青铜棺的棺盖再次发出声响,这一次,棺盖被推开了一道大缝隙!

见状,宁宝宝三人急忙停下身形,警惕的望向青铜棺。与此同时,那青铜棺中,一只几乎没有任何血色的皙白手掌啪的一声搭在青铜棺棺壁上。

“卧槽,这粽子厉害了!”

见到那只手,段友德下意识的躲在了童天宝身后,而童天宝和宁宝宝则是互相对视一眼,而后悄然拉开一段距离,正好可以相互照应,又保证可以不会青铜棺里那个不明身份的东西袭击。

看到两人如此站位,段友德也不傻,他往后轻退几步,刚好和宁宝宝童天宝两人互为犄角,手中短棍护在身前,严阵以待的看着那口青铜棺。

“嗯……”

下一刻,青铜棺里发出一声婴咛声,好像刚睡醒的起床气一般。随后,那只手掌突然紧紧的握着棺壁,血色,竟然在慢慢的涌现!

就在三人诧异那只手掌的变化之际,青铜棺的棺盖被轰的一声推下来,哐的一声落在地上,一位枯瘦如柴的长发男子,慢慢的从青铜棺里坐了起来!

一段秦长城的上空,暴雨如注,空中的闪电已经连成了一片,雷声轰鸣,风暴呼啸,地上如黑夜,天空却如白昼一般!

天空的黑云中,发出轰鸣声。

那轰鸣声,区别于雷声,响声震天不说,天空黑云也在这响声之中开了一道口子,一道紫色的光束,从天际深处而来,仿佛一片紫色的星云自宇宙深处冲来一般,好似星河浦路,云朵作毯一般,直接将黑云压制,伴随着一道道金花般划破天际,竟带着些许祥瑞之色,铺开之际,发出响亮的轰鸣!

猛然间,那条紫色的星云突然增加!紫色,红色,金色,三道气息在其上快速聚拢在一起,隐约间竟然形成了一个酷似人类的形状,那人影立于其上,宛如一尊真神,在形成的瞬间迈步,脚下星光闪烁,天空仿佛湖面,星光好似涟漪,随着那身影的迈步,荡漾开来,只是眨眼的功夫,那人竟然已经驾临到星云路尽头。

下一刻,天际上,那道紫色的星云发出轰鸣,那道人形的光影突然化作一个奇怪的符号,数道七彩光束伴随着符号出现,而后化作九道闪电,成为霹雳,随着黑云中的雷电一同而下。

霎时间,九道闪电直接撕裂虚空,发出呼啸之声,宛如猛兽从天上冲下来一般,踏碎虚空,震慑四方,无情的轰在了秦长城脚下。

“嘭!”

一团蘑菇云在暴雨中出现,山峦震动,整个山脉都好似要被翻过来一般,近旁的山石,在这爆炸的气浪下登时化作了齑粉,如同浩劫降临世间一般,惊动了此地仅存的数十头鸟兽不顾大雨逃命而去。

随着九道光束降下,天空黑云之上的星云慢慢的暗淡了下来,黑暗,再次袭来,笼罩着这处可以算是华夏国最古老的地方,仿佛在这里浇筑了高高的院墙,把此地画地为牢一般!

就在此地山脉震动的时候,有四道身影从破败的窑洞中被甩飞出来,其中一人,还未落地,便被雷暴直接击穿了后心,其他三人也是连滚带爬的保住了性命,却被山峦的震动,抛飞到了爆炸的附近。

紧跟着,天际中的星云中又有几道雷霆降下,发出强势迫人的气息,撕裂虚空,发出铿锵的声音,将这里彻底化作一团废墟,而那三人,也在雷暴中失去了方向,掉进了爆炸形成的坑洞里面。

“噗噗噗……”就在三人呲牙咧嘴搀扶着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伴随着一阵阵噗噗声响,山洞中的岩壁上竟然有了亮光!

那些亮光,从岩壁石块中出现,高度有两人高,远望去,根本分不清那里面是油灯还是夜明珠等发光物质。

“这是什么地方?”三人吃惊,看向山洞尽头,却是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这是一处看不出年代的坑洞,四周的岩壁上都被一样大小的大青石砌了起来,地上,更是铺着大理石板,只不过年代或许太过久远,原本光滑的大理石表面已经变得坑坑洼洼。

偌大的坑洞,只有几条直径约有一米的大石柱子整齐的耸立在坑洞里面,在坑洞尽头,一处半米高的台子上,一口倾斜的青铜棺,虚掩着棺盖。

宁宝宝的黑色长裙已经撕裂,酥胸半露,头发散乱。高跟鞋在被抛飞的时候已经不知所踪,一双丝袜也破烂不堪,光洁的双腿上留着丝丝血迹,不过伤口却是在慢慢的愈合。

童天宝和段友德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不过好在修炼过一些练气功法,倒不至于让内脏受到多大的伤害。

“看这布置,此处并不像古墓啊。”童天宝皱眉,打量着山洞的四周:“可是,若非古墓,怎么会有一口青铜棺呢?”

“吱……”正在三人观察地形,决定是否要上前查看青铜棺的时候,青铜棺中发出一声刺耳的吱吱声,再看时,那青铜棺的棺盖正在缓慢的移动,那声音,正是棺盖和棺身摩擦的声音。

“不会遇到大粽子了吧?”段友德见状惊讶,伸手摸向后背,却发现自己的背包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

“废物!”宁宝宝说话间伸向胸口,竟然凭空抓出三把短棍,而后丢给童天宝和段友德。

“卧槽,宝姐,你这储物的方式有些独特啊……”段友德见状瞄向宁宝宝的胸口:“怪不得这玩意这么大,敢情是撑大的呀……”

“当!”宁宝宝闻言直接一棍子打了过去,两人短棍碰撞,童天宝急忙上前解围:“算了算了,这个缺德鬼嘴就是欠,你又不是第一次和他接触了。”

“真是好人不长寿祸害活千年!他这样的,就该替大龙去死!”宁宝宝闻言咬牙,冷哼一声,而后大步走向青铜棺。

“小心机关暗道啊!”童天宝见状打了段友德一拳,宁宝宝脖子上有一块玉佩,可以储物,不过这件事,只有童天宝知道。

就在童天宝追上宁宝宝脚步的时候,那青铜棺的棺盖再次发出声响,这一次,棺盖被推开了一道大缝隙!

见状,宁宝宝三人急忙停下身形,警惕的望向青铜棺。与此同时,那青铜棺中,一只几乎没有任何血色的皙白手掌啪的一声搭在青铜棺棺壁上。

“卧槽,这粽子厉害了!”

见到那只手,段友德下意识的躲在了童天宝身后,而童天宝和宁宝宝则是互相对视一眼,而后悄然拉开一段距离,正好可以相互照应,又保证可以不会青铜棺里那个不明身份的东西袭击。

看到两人如此站位,段友德也不傻,他往后轻退几步,刚好和宁宝宝童天宝两人互为犄角,手中短棍护在身前,严阵以待的看着那口青铜棺。

“嗯……”

下一刻,青铜棺里发出一声婴咛声,好像刚睡醒的起床气一般。随后,那只手掌突然紧紧的握着棺壁,血色,竟然在慢慢的涌现!

就在三人诧异那只手掌的变化之际,青铜棺的棺盖被轰的一声推下来,哐的一声落在地上,一位枯瘦如柴的长发男子,慢慢的从青铜棺里坐了起来!

  • 现,高&远望去

    那些亮光,从岩壁石块中出现,高度有两人高,远望去,根本分不清那里面是油灯还是夜明珠等发光物质。

    2021-07-18 09:35:49详情点赞(0)回复(0)
  • 有几道&团废墟

    紧跟着,天际中的星云中又有几道雷霆降下,发出强势迫人的气息,撕裂虚空,发出铿锵的声音,将这里彻底化作一团废墟,而那三人,也在雷暴中失去了方向,掉进了爆炸形成的坑洞里面。

    2021-07-17 11:45:03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黑色&丝袜也

    宁宝宝的黑色长裙已经撕裂,酥胸半露,头发散乱。高跟鞋在被抛飞的时候已经不知所踪,一双丝袜也破烂不堪,光洁的双腿上留着丝丝血迹,不过伤口却是在慢慢的愈合。

    2021-07-16 07:20:09详情点赞(0)回复(0)
  • 牙咧嘴&光!

    “噗噗噗……”就在三人呲牙咧嘴搀扶着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伴随着一阵阵噗噗声响,山洞中的岩壁上竟然有了亮光!

    2021-07-16 05:39:25详情点赞(0)回复(0)
  • 婴咛声&涌现!

    下一刻,青铜棺里发出一声婴咛声,好像刚睡醒的起床气一般。随后,那只手掌突然紧紧的握着棺壁,血色,竟然在慢慢的涌现!

    2021-07-17 01:00:57详情点赞(0)回复(0)
  • 咬牙,&走向青

    “真是好人不长寿祸害活千年!他这样的,就该替大龙去死!”宁宝宝闻言咬牙,冷哼一声,而后大步走向青铜棺。

    2021-07-16 02:05:37详情点赞(0)回复(0)
  • 处看不&理石板

    这是一处看不出年代的坑洞,四周的岩壁上都被一样大小的大青石砌了起来,地上,更是铺着大理石板,只不过年代或许太过久远,原本光滑的大理石表面已经变得坑坑洼洼。

    2021-07-18 07:22:37详情点赞(0)回复(0)
  • &,慢慢

    就在三人诧异那只手掌的变化之际,青铜棺的棺盖被轰的一声推下来,哐的一声落在地上,一位枯瘦如柴的长发男子,慢慢的从青铜棺里坐了起来!

    2021-07-17 02:02:18详情点赞(0)回复(0)
  • 道啊!&佩,可

    “小心机关暗道啊!”童天宝见状打了段友德一拳,宁宝宝脖子上有一块玉佩,可以储物,不过这件事,只有童天宝知道。

    2021-07-16 04:34:26详情点赞(0)回复(0)
  • 也好不&。

    童天宝和段友德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不过好在修炼过一些练气功法,倒不至于让内脏受到多大的伤害。

    2021-07-17 12:20:34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