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浪漫言情>情深厚爱:鲜妻很抢手
情深厚爱:鲜妻很抢手

情深厚爱:鲜妻很抢手

作者:妃子笑分类:浪漫言情点击: 23180  更新: 21-07-17

  给大家提供情深厚爱:鲜妻很抢手免费阅读,由妃子笑原创小说《情深厚爱:鲜妻很抢手》,男女主角是言浅浅,何敛,全文讲述了言浅浅是一个已经结婚两年的女人,可是在一次聚会中被小姑陷害,让她跟何敛睡在了一起,本以为只是一个意外,可是何敛却不这么想,既然已经有了关系,那言浅浅就是他的女人言浅浅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眸,脑袋有些昏沉,似乎是昨晚喝了酒的后遗症。。

[+展开]

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情深厚爱:鲜妻很抢手情节预览

  太阳正缓缓爬上来,东方露出一片鱼肚白。

  言浅浅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眸,脑袋有些昏沉,似乎是昨晚喝了酒的后遗症。

  她记得自己喝醉了,就随便在包厢里面的沙发床上睡着了。

  然后……

  她微微蹙着眉思考着,一张愤怒的脸庞突然跃入她的视线之中。

  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这里还有别人在,开口:“我……”

  “啪——”的一声。

  还才刚刚出口,脸上就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言浅浅睁大了眼睛,双手捂在通红的脸颊上,委屈的眼眶有些泛红,不明白为什么一觉睡醒,突然就被人打了。

  她试着动了动身子,却发现身下一阵疼痛,仿佛被什么东西碾过一样。

  “言浅浅,你可真不要脸!”夏蕊安收回高扬的手,双手环胸抱着,脸上满是厌恶。闻声,言浅浅撑着身子半坐起来,却发现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春光乍泻,她慌忙伸手捂住胸口,神情有些害怕。

  怎么回事?

  周边一群人围绕着,有的人莫名其妙,有的人愤愤不平,但更多的,还是来看热闹。

  这些人怎么会在这里?还是用这样的神情看着她?

  言浅浅惊慌失措地缩了缩身子,却不经意撞见了什么东西。

  她稍稍撇过脑袋,瞳孔微缩,瞬间就愣住了,脸色极其苍白。

  旁边是一个背对着众人的男人,同样的衣衫不整,饶是如此,反而更容易让人浮想联翩。

  沙发床有一抹过分鲜明的红色痕迹。

  发生了什么,显而易见。

  这个男人是谁?她根本不认识!

  言浅浅愣在原地,直勾勾盯着男人的后背,心渐渐向下沉。

  她从来没有想过,酒后乱用这四个字会发生在她的身上,甚至还被一群人抓包!

  昨天是夏蕊安的生日,大家一群人都在包厢里面嗨,可她不过是只喝了一杯啤酒,怎么就醉的不省人事了?她的酒量自己清楚,还不至于浅到这种地步。“哼,言浅浅,昨晚是我的生日会,不是你勾搭男人的地方!再怎么饥渴,好歹你也看看时间和场合?”夏蕊安咬牙切齿怒道,“你不要脸,我们夏家还要!”

  “就是!我就说,怎么结婚都两年了,你那不争气的肚子还没有动静,原来是早就在外面勾搭上别的男人了。”婆婆方秀珍凑过来,指着言浅浅骂道,“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真是给我们夏家抹黑,亏的彦安当初不管不顾将你娶进门!真是造孽!”

  言浅浅眼眶通红,却是微微昂着脑袋,强行将眼泪收了回去。

  她抿了抿干燥的唇齿,声音无力又虚弱,“我不知道怎么回事……”

  “呵呵,不知道?”夏蕊安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讥笑道,“怎么,东窗事发了,你一句不知道,就想要把事情撇的干干净净吗?”

  “不……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子!”

  周围人议论纷纷,言浅浅有些激动地提高了音量,她紧紧咬着下唇。

  “我的彦安真是可怜,被你这种虚伪又肮脏的女人耍的团团转!”方秀珍一边说,一边还作出抹眼泪的动作,神情间却并没有伤心,更多的是厌恶。

  言浅浅沉默了。

  夏彦安是她的老公,然而她一直没有为夏家生下一儿半女,令夏家十分不满意,动不动就在夏彦安不在的时候找她麻烦,嫌这嫌那的。

  所有人都以为生不出孩子是她的问题,甚至婆婆方秀珍还提出要她去医院检查的要求,多少次屈辱的时候,她都默默忍耐了下来。

  其实,只有她的心里和明镜一般,再清楚不过,生不出孩子完全是夏彦安莫的问题,在结婚的这么长时间以来,他根本没有碰过她,是一个性无能。

  她自然明白那方面功能障碍对一个男人来说是多么的让人抬不起头,所以才选择了隐瞒,将所有的风口浪尖扛在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怨言。

  可是如今,这一切都被打破了。

  她莫名其妙就失去了第一次,失去了清白。

  夏蕊安瞥了她一眼,冷冷哼了哼,轻蔑道:“言浅浅,你最好给我收敛一点,这件事怎么解决是我哥的事,但是你再不老实,继续给夏家抹黑,害得我和何少的婚约有什么变故,看我怎么收拾你!”夏家好不容易才攀上何家这根高枝,当然说什么也不能被这样的事情所破坏。

  况且,外界都传言,何敛要钱有钱,要貌有貌,除了性格有点儿不近人情外,其他都是一等一的好,完全可以说是堪称完美,多少人想要爬上他的床,而她却先这些人一步,即将要成为让众人艳羡的何太太。

  “你还愣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点滚出去?”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夏蕊安双眸一凝,恨恨说道,“等着别人拍照爆料出去吗?别影响了夏家和何少的声誉!我要是你,早就躲着不敢见人了!”

  一边说着,她一边走过去,拽着言浅浅就想要一把将她拉起来。

  言浅浅有些吃痛,却是死扛着,坐在床上,不愿意离开。

  她一把甩开夏蕊安的手,吸了吸鼻子,“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也不是你们口中的那种女人!这只是一个意外!”

  手腕染上浅浅的红色手指印,并不是特别明显。

  方秀珍也是被气的不行,指着床上的男人,“事实就摆在面前,你还狡辩,有什么意思吗?真是丢人!”

  言浅浅低垂下眼眸,神情有几分黯淡。

  虽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已经发生的,的确是她不能否认的事实。夏蕊安微微昂高了脑袋,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勾了勾嘴角,有几分隐忍的得意,“何止丢人,简直就是一个大笑话!真是不知道我哥到底看上了你什么!这下子可好,送了一顶绿帽。”

  其实,这一切都是夏蕊安的安排,她的目的是为了打压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夏彦安,只能先拿言浅浅开刷,否则,一向看不惯言浅浅的她又怎么可能邀请这个女人参加她的生日宴会?

  也是这个女人毫无防备,才会被她早就安排好了的男人顺利得了手。

  但是这一切,她都会藏在心底,并不可能说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躺在一旁的男人开始有了动静。

  他缓缓转过来,面无表情地打量着四周,然后站了起身。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