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七章 西席

娴医:第七章 西席

小茹这么一发脾气儿,江雨的脸一刹那胀得通红,半句话不敢反驳,江天黑红的脸上也闪现出出几分怯意,两兄弟本能地作出同一个动作——低下头,反应时快得很,很显然也不是第一次这么做。高小茹不急不缓地将江家这两兄弟到尾到脚唠叨了一遍,心气才平了,江天见她缓过气,急高小茹不急不缓地将江家这两兄弟从头到脚数落了一遍,心气才平了,江天见她缓过气,急忙手脚麻利地把江雨脑袋上的本子拿下来,恭恭敬敬地放在小茹身前半残的桌子上。。...

小茹这么一发火儿,江雨的脸一瞬间胀得通红,半句话不敢反驳,江天黑红的脸上也浮现出几分怯意,两兄弟本能地做出同一个动作——低头,反应快得很,显然不是第一次这么做。

高小茹不急不缓地将江家这两兄弟从头到脚数落了一遍,心气才平了,江天见她缓过气,急忙手脚麻利地把江雨脑袋上的本子拿下来,恭恭敬敬地放在小茹身前半残的桌子上。

小茹这才继续写药方,“江大哥,你别不把我说的话当回事儿,其实江二哥根本没什么大毛病,早产体弱,先天不足的孩子多得是,怎么别人就能养得健健康康,放二哥身上就不成了,我知道你心疼弟弟,可我也说了好几次了,你别老让他闲着,平时砍砍柴火,扫扫地,累不着他……”

江天讷讷地吭哧半天:“雨弟,雨弟是读书人,怎么能,怎么能做这些粗活……”

一句话,噎得小茹半天上不来气,小楼哥见自家媳妇因为怒气脸颊上升起一丝薄红,眼睛里不由闪过一抹笑意,咳嗽了声,还来不及说话,小茹就一转头,眯着眼睛看着他,“小楼哥,你是读书人吗?”

“呃……”本来小楼还想谦虚几句,结果一看见媳妇眸内的寒光,刚欲出口的话在舌头尖儿上打了个转儿,又吞了回去,“跟在家师身边十年,一日不可无诗书,在下应该算是读书人……”

小茹一挑眉,“小楼哥真是谦虚,若布衣国师公孙止老爷子的弟子都不算读书人,那这天底下,估计有一大半儿的举人老爷应该回乡种地了。”

听了小茹的话,江天面上依旧懵懂,可是江雨却一下子从床上蹿起来,本苍白的脸,也因为激动而显现出一抹红晕,他瞪大眼望着小楼哥,惊讶地道:“难道,难道您是布衣国师公孙大人的爱徒……就是那个著《春秋明经》,《时务十八策》的公孙大人……”

小楼哥苦笑了一下,看了小茹一眼,点点头道:“我想,天底下不会再有第二个公孙老爷子了……”

江雨怔了怔,脸上浮现出一抹宛如的梦幻的霞彩,可惜,他还来不及表达自己满腔的景仰,小茹就冷笑道:“其它时候我不知道,就说小楼哥回家来的这半个多月,他还在病中,可是家里砍柴挑水之类的重活就有一半落他身上了,更别说扫地擦地,打扫自个儿房间卫生这类小活儿,我问你,江二哥,你再矜贵,贵得过公孙止老爷子的爱徒吗?”

江雨的脸一下子胀得通红,讷讷地看了小楼哥半天,心里又羞又急,“我,我不是……”

“你不是什么?咱们认识也有两年了,可你们家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哪一样儿不是江大哥操持,一年到头,你除了读读书,写写字,就是病歪歪倒在床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我估计,要是江大哥出门十天半月,你能把自己给饿死……按说你们家的闲事,我一个外人不应该过问,可我是你的大夫,这两年我治好了多少病人,随便抓一把十个里有八个比你的病情重,我技艺微薄,可也不能把名声坏在你身上……”

江天讪讪地道:“少夫人,你别发火,这真不能怪雨弟,是我不让他干粗活的……”

小茹皱了皱眉,叹了口气,从药箱里拿出金针,走过去在江雨的鱼际,天泽穴上用针:“江大哥,二哥,你们可能也听说了,过一段日子我们楼家要搬走。”

江天的脸上略微显出几分愁苦,讷讷道:“我还没恭喜少夫人一家团圆呢。”他当然听过这个消息,只是,江家实在没什么钱,他弟弟又总是病,以前小茹给他们看病,并不要诊费,开得一般都是在山里就能采集到的药材,只偶尔有一些昂贵的,小茹也从自家的药园低价卖给他们,这才能支撑这么多年,要是小茹离开,江家恐怕要艰难了。

“江大哥,我知道二哥一心想着参加科举,可是他的年纪现在大了,总不能闲着,最好还是找一份儿差事。”小茹施诊完毕,收拾妥当,笑着道,“如果要是两位大哥愿意的话,我到有个提议。”

江家两兄弟对视一眼,江雨惊讶地看着小茹道:“少夫人请讲。”他其实也觉得自己应该找一份儿差事做,只是,大哥不想他太劳累,而且,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小茹笑了:“江二哥不如到楼家做我家福儿的西席,你们先别急着拒绝,其实我这个提议对咱们双方都有好处,如今福儿快六岁了,也应该读书认字,给她请一个知根知底,不会对她乱说什么的西席并不容易,而,现在楼家住着公孙止老爷子,江二哥难道不想见一见?况且,二哥要参加明年科举,总要去京城的,跟我们一起走,正好还省下路费,若是大哥不放心,也可以跟着,算是暂时帮忙,打打短工,反正我家现在打发了好些人,正缺人手呢。”

一番话说得两兄弟心动不已,江雨更是一听见公孙止的名字就双眼冒光,立即连连点头,答应下来,江大哥一见弟弟这么高兴,也只好摸摸鼻子应了。

小茹很满意,事实上,她一直寻摸着给福儿请一个西席,只是福儿有胡人血统,她不希望请来的老师对她有所歧视,在她面前胡说八道,而且,要是去了京城,那里多是些眼高于顶的举人秀才,恐怕不愿意给一个小姑娘做西席,那就麻烦了,总不能让公孙止老爷子客串吧!所以,想来想去,还是江雨比较合适,他学问不错,和自己也熟悉,绝不会对福儿不尽心。

这时,天色已经不早,因为小茹言及夜里会有大雨,而且,他们两个还要去集市上买些东西,既然西席的事情定下了,也就起身告辞,只是她和小楼哥刚站起身,外面忽然传来一阵破空之声,紧接着,便是一声尖利的鹰鸣,小楼哥一皱眉,小茹和江家两兄弟,却同时露出几分笑意。那只一直跟在小茹脚边的金丝猴多多,一下子窜到小茹怀里,呲牙咧嘴儿,却是露出一副凶样儿,小茹不由摇头失笑。

娴医

娴医

作者:弄雪天子分类:推理破案点击: 3097  

  再次穿越到青山绿水草木香飘万里的中国古代,没什么好,起码,吃的都是天然无公害的绿色食品,平时里逗一逗猫,遛遛狗,玩一玩豺狼虎豹,偶尔会行从医……这小日子也过得挺自在的生活!看着它那乖巧的样子,小茹忍不住失笑,揉了揉眼睛,伸了下懒腰,心想:一会儿就到给婆婆按摩的时间了,老人家最近腿脚有些酸痛,看来应该用药水泡泡脚,每日加一碗乌鸡天麻汤……现在的日子总算安定下来,虽然有些不厚道,但是,要是她那未曾谋面的夫婿永远不出现,那——就更完美了!。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娴医相关资讯

全部资讯
第七章 西席
第八章 集市
第九章 猴儿酒
第十章 失踪
第十一章 寻人
第十二章 密语
第十三章 福儿身世
第十四章 手术
今天下午的更新估计会很晚……
第十五章 变故
第十六章 尴尬病情
第十七章 省亲?
第十八章 在路上
第十九章 医书
第二十章 祭拜
第二十一章 相见
更新推迟……
第二十二章 救人
第二十三章 折扇
第二十四章 做戏
第二十五章 熊猫
第二十六章 病鸡
第二十七章 防治
第二十八章 回家
第二十九章 兴趣
第三十章 过路(修)
第三十一章 麻烦
第三十二章 夜惊风
第三十三章 难产
第三十四章 医德
第三十五章 生产
第三十六章 进京
第三十七章 暗潮(修)
第三十八章 遐想
第三十九章 狗血
第四十一章 地动(2)
第四十二章 医会
第四十三章 地动山摇
第四十四章 后续
第四十五章 封赏
第四十六章 婚前闲居
第四十七章 前夜
第四十八章 洞房夜
第四十九章 私密
第五十章 买人
第五十一章 秋雨
第五十二章 限期(修)
第五十三章 遭遇
上架公告
第五十四章 寻找
第五十五章 惊喜
第五十六章 前辈
第五十七章 拜访
第五十八章 手术
第五十九章 姑母
第六十章 黑夜
第六十一章 杂事
第六十二章 年节(1)
第六十三章 年节(2)
第六十四章 楼成
第六十五章 庶子
第六十六章 应付
第六十七章 来人
第六十八章 算计
第六十九章 尤氏
第七十章 出招
第七十一章 山水
第七十三章 妇容
第七十四章 ‘药方’
第七十五章 解决
第七十六章 莫名
第七十七章 智慧
第七十八章 情丝
第七十九章 前尘
第八十章 新生
第八十一章 夜闹
第八十二章 夜路
第八十三章 异兽
第八十四章 中元
第八十五章 蜂蜜
第八十六章 妖怪?
第八十七章 乡试
第八十八章 行卷
第八十九章 夜未眠
第九十章 根除
第九十一章 婚约
第九十二章 辅助
第九十三章 小包子
第九十四章 舒适生活
第九十五章 唱戏
第九十六章 笑话?
第九十七章 宴请
第九十八章 一天
第九十九章 惊讶
  • ,城北&礼的…

    “是啊,城北孙老大夫固然不错,可是在楼家娘子面前,也是执弟子礼的……”

    2021-10-17 02:47:21详情点赞(0)回复(0)
  • 美,身&量极高

    时值正午,一辆乌黑的马车在十里香门前停住,赶车的是个一身短衣,腰缠软剑,眉目俊美,身量极高的年轻男子,只见他跳下车,拿了把纸伞,掀开门帘,迎接出一位一身青布儒衫,看起来年过半百,仙风道骨的老人。

    2021-10-19 12:45:52详情点赞(0)回复(0)
  • 望来,&似乎想

    小楼闻言,脸上忍不住露出几分失望来,也只好摇头叹息,又接连喝了好几杯,看样子,似乎想一次喝个够本儿!

    2021-10-19 07:24:54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饮而&几壶带

    小楼笑得眯眯眼儿,馋猫似的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然后长出了口气,闭眼享受良久,才笑道:“甘香醇美,果然好酒,老爷,不如多买几壶带着路上饮?”

    2021-10-17 10:16:02详情点赞(0)回复(0)
  • 么着急&安稳稳

    青衫老人失笑:“这会儿正是吃饭的时候,人家楼家娘子也得用饭啊,你那么着急做什么,先安安稳稳地坐下来吃完饭。再说,你知道楼家在哪吗?”

    2021-10-17 04:45:50详情点赞(0)回复(0)
  • 她面前&的仁心

    老掌柜的见今天来的客人多是熟客,而且人也不多,想了想,干脆坐下来细说:“老先生,其实,楼家娘子年纪并不大,不过是个双十年华的少妇,至于说孙神医在她面前执弟子礼,那完全是钦佩她的仁心仁术。”

    2021-10-18 06:03:10详情点赞(0)回复(0)
  • 仔细人&赵师傅

    “老先生真是仔细人,没错,我们十里香最出名的就是温酒的工夫和赵师傅的全鱼宴,几位要不要试一试?”

    2021-10-19 10:23:2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