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十五章 变故

娴医:第十五章 变故

这种伤口缝合手术后算不上困难,但是,小茹的精神但是有点儿疲倦,喝过一碗楼易递回来的热茶,才会觉得身体宁静了些。“要回去吗?”楼易看自家媳妇的脸色并不大好,赶忙拿了小点心给她填肚子。“不成,这两天我得望着林川,他伤得很重,现在的依旧是性命令人堪忧,费了这么大“要回家吗?”楼易看自家媳妇的脸色不大好,急忙拿了小点心给她填肚子。。...

这种缝合手术算不上困难,可是,小茹的精神还是有点儿疲惫,喝过一碗楼易递过来的热茶,才觉得身体舒畅了些。

“要回家吗?”楼易看自家媳妇的脸色不大好,急忙拿了小点心给她填肚子。

“不成,这两天我得看着林川,他伤得很重,现在依旧是性命堪忧,费了这么大的力气,总不能最后功亏一篑吧。”说起来,这还是她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第一次给人动手术呢,小茹暗想,苦笑了声,“对了,让刘大人把他的妻子放出来,咱们分班儿倒换着守夜,我估摸着,今儿晚上他可能会发烧。”

楼易点点头,虽然对那个企图诬告自家媳妇的女人没好印象,可人家丈夫都这样子了,他也实在不好说什么。

林川的媳妇安氏被衙役推推搡搡地走进来的时候,面容憔悴惨淡,身上也带着股子焦虑忧愁,一见到躺在床上生死不知的丈夫,眼泪就滚滚而落。

小茹见她容貌端丽,哪怕身穿囚服,一身狼狈,也看得出是个好人家的女儿,细观她的神态,的确是真的伤心入骨,也有些不忍心,皱眉安慰道:“林大嫂不用太担心,你丈夫的求生欲很强,一定会挺过去。”

安氏怔怔地淌了好一阵子泪,乍一听见小茹的声音,却似是受了极大的刺激,蓦然抬头,恶狠狠地看向小茹,那眼神儿,简直像是要把她生吞活剥了,小茹吓了一跳,也略有些摸不着头脑,这算什么事儿啊,她高小茹自认没做过伤天害理的勾当,怎么会被人如此仇视?

楼易更是心中大怒,看那个安氏像是要扑过来的样子,急忙把小茹轻轻地护在身后,幸好,安氏可能是太疲累,刚往前走了一步,便瘫倒在地,却是一边流泪一边厉声哭喊:“你,你不但抢走福儿,还支使人杀了我丈夫……你,你一定会有报应的……”

楼易一听这人到现在还诋毁自己的妻子,一下子急了,要不是丁峰见他神色不对,赶紧上前去一把拽住,估计楼易得不顾安氏是个女人,冲上去踹人。

丁峰吓得额上直冒冷汗,抓紧了楼易,苦笑道:“小楼哥,消消火,别忘了,那只是个女人,你要是一脚下去,恐怕得马上到棺材铺定制棺材了。”

“好,你们要杀就杀吧,反正,这天底下从来没有王法……”安氏一闭眼,哀声哭泣,静静地抬着头,露出雪白的脖颈,看样子真想慷慨就义……

这下子,楼易到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总不能真在知府衙门里杀人,再说,这位也罪不至死!

小茹皱着眉头,此时,她才发现,这事儿不太对,她本也以为林家夫妇是想着诬赖自己,可是现在……想了想,忍不住开口问道:“林大嫂,你口口声声说我抢了福儿,不知道这话要从何说起?”

安氏睁开眼,冷笑道:“哼,你敢对着满天神佛发誓,福儿不是我丈夫的女儿,不是你五年多前从我们林家抢走的孩子吗?”

小茹怔了怔,哭笑不得:“林大嫂,福儿的确是林川的女儿,这一点儿我不否认,也从没想过要否认,我们家里,除了福儿自己,其他人全都知道,这不是什么秘密。”

“啊?”安氏惊讶地瞪眼,她本来以为小茹会百般抵赖,却没想到,小茹居然如此轻轻松松地就承认了,明明相公蹭与她说过,眼前这位楼家少夫人看重福儿习医的天赋,根本不肯承认福儿是林家的,更别说把孩子还给林家了……

小茹的声音一向很清朗温和,坦坦荡荡,让人听了,便不由自主地相信她说的每一句话:“福儿的的确确是林川的女儿,可是,当年林川根本不相信也不肯认,一心认定福儿的母亲不守妇道,不但要把谢氏沉塘,还要掐死才出生没几天的婴儿,我是个大夫,一向认为天底下没有什么能大过人命,所以向林家的老太太求肯,希望能把福儿带走,老太太心善,也就同意了,所以说,我是光明正大地带走了福儿,‘诱拐’的名头,我可担当不起!”

小茹这一番话音量并不高,可是掷地有声,砸得安氏脑子一阵迷糊,“不,不可能,你骗人,川哥明明一心想寻回孩子,怎么会,怎么会不认她!”

“他想找回福儿这件事儿,我也很惊讶,事实上,我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再次见到林川,其实,你只要想一想就明白我没有说谎了,你应该看过福儿吧,她的眼睛是蓝色的,有胡人血统,而林川和他的前妻谢氏,面貌上绝对没有一丝的胡人特征,所以说,林川当年会有那样的误会,并不奇怪!”小茹摇了摇头,“再说,我当年带走福儿的时候,她刚刚出生,只是个早产的女婴,还不知道养不养得活,在那兵荒马乱的年代,我为什么要‘诱拐’个婴儿,无故给自己添麻烦?”

安氏愣愣地看着小茹诚恳的脸,凝思苦想了半天,想起在家的时候,亲朋好友确实没有说过,川哥的前妻长得像胡人,到是去年忽然找上门的那位自称谢氏长兄的男人,高鼻梁,眼睛注意看的话,似乎泛着些许蓝色,像是有胡人的血统的样子……而且,婆婆在世时,也不曾提过她有个孙女被拐走了,越想,安氏便觉得疑点越多,一时心乱如麻起来。

小茹叹了口气,苦笑道:“算了,现在也不必做无谓的争论,等林川清醒了,我不介意跟他当面对质。”

安氏扭头看向床上的林川,倒吸了口气,此时才注意到,自己的丈夫已经被救活了,不管事实到底如何,她听到是小茹救了林川,心里对这位女大夫,也不由心存感激,神情间就带了几分对刚刚无礼的懊恼。

小茹当然没和她计较,吩咐人打了温水来,让安氏洗把脸,清理一下自己。

大家全都安静下来,只是天刚一擦黑,林川果然开始发起高烧。

小茹又接连开了两副消炎镇痛的药,只是效果不太好,没过多久,林川已经烧得开始说胡话。

“大夫,这,这可怎么办?”安氏这会儿也顾不得怨恨小茹,一脸惶急无奈。小茹想了想,让楼易去找一坛烈酒过来。

“林大嫂,你拿干净的布巾,蘸上酒,帮林川擦一擦身体,具体怎么样,还要看情形了,我就在隔壁,若他病情有什么变故,叫我一声。”小茹交代了几句,就离开了屋子,毕竟病人是个成年男子,此地又是礼教大防森严的古代,哪怕自己是大夫,也不好在这里久呆。

来到隔壁的屋子,点了灯火,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此时她已经很累了,只是依旧不敢睡死,生怕万一出事儿,自己无法及时醒过来。

娴医

娴医

作者:弄雪天子分类:推理破案点击: 3097  

  再次穿越到青山绿水草木香飘万里的中国古代,没什么好,起码,吃的都是天然无公害的绿色食品,平时里逗一逗猫,遛遛狗,玩一玩豺狼虎豹,偶尔会行从医……这小日子也过得挺自在的生活!看着它那乖巧的样子,小茹忍不住失笑,揉了揉眼睛,伸了下懒腰,心想:一会儿就到给婆婆按摩的时间了,老人家最近腿脚有些酸痛,看来应该用药水泡泡脚,每日加一碗乌鸡天麻汤……现在的日子总算安定下来,虽然有些不厚道,但是,要是她那未曾谋面的夫婿永远不出现,那——就更完美了!。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娴医相关资讯

全部资讯
第七章 西席
第八章 集市
第九章 猴儿酒
第十章 失踪
第十一章 寻人
第十二章 密语
第十三章 福儿身世
第十四章 手术
今天下午的更新估计会很晚……
第十五章 变故
第十六章 尴尬病情
第十七章 省亲?
第十八章 在路上
第十九章 医书
第二十章 祭拜
第二十一章 相见
更新推迟……
第二十二章 救人
第二十三章 折扇
第二十四章 做戏
第二十五章 熊猫
第二十六章 病鸡
第二十七章 防治
第二十八章 回家
第二十九章 兴趣
第三十章 过路(修)
第三十一章 麻烦
第三十二章 夜惊风
第三十三章 难产
第三十四章 医德
第三十五章 生产
第三十六章 进京
第三十七章 暗潮(修)
第三十八章 遐想
第三十九章 狗血
第四十一章 地动(2)
第四十二章 医会
第四十三章 地动山摇
第四十四章 后续
第四十五章 封赏
第四十六章 婚前闲居
第四十七章 前夜
第四十八章 洞房夜
第四十九章 私密
第五十章 买人
第五十一章 秋雨
第五十二章 限期(修)
第五十三章 遭遇
上架公告
第五十四章 寻找
第五十五章 惊喜
第五十六章 前辈
第五十七章 拜访
第五十八章 手术
第五十九章 姑母
第六十章 黑夜
第六十一章 杂事
第六十二章 年节(1)
第六十三章 年节(2)
第六十四章 楼成
第六十五章 庶子
第六十六章 应付
第六十七章 来人
第六十八章 算计
第六十九章 尤氏
第七十章 出招
第七十一章 山水
第七十三章 妇容
第七十四章 ‘药方’
第七十五章 解决
第七十六章 莫名
第七十七章 智慧
第七十八章 情丝
第七十九章 前尘
第八十章 新生
第八十一章 夜闹
第八十二章 夜路
第八十三章 异兽
第八十四章 中元
第八十五章 蜂蜜
第八十六章 妖怪?
第八十七章 乡试
第八十八章 行卷
第八十九章 夜未眠
第九十章 根除
第九十一章 婚约
第九十二章 辅助
第九十三章 小包子
第九十四章 舒适生活
第九十五章 唱戏
第九十六章 笑话?
第九十七章 宴请
第九十八章 一天
第九十九章 惊讶
  • &先来一

    他话没说完,另外同桌的一老一少都忍不住摇头苦笑,一抬眼,看见年轻男子闪亮的眼睛,老人无奈地摆摆手,对老掌柜道:“掌柜的,先来一壶酒,上几个你们店里拿手的小菜……”

    2021-10-20 09:23:06详情点赞(0)回复(0)
  • 地低声&色微变

    两个年轻人不以为意地低声笑闹,那个老人沉思片刻,却是脸色微变,高声对着老掌柜道:“掌柜的,你们说的孙大夫……可是前朝的孙神医?”

    2021-10-19 12:19:43详情点赞(0)回复(0)
  • 馋猫似&笑道:

    小楼笑得眯眯眼儿,馋猫似的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然后长出了口气,闭眼享受良久,才笑道:“甘香醇美,果然好酒,老爷,不如多买几壶带着路上饮?”

    2021-10-19 07:34:58详情点赞(0)回复(0)
  • 香门前&软剑,

    时值正午,一辆乌黑的马车在十里香门前停住,赶车的是个一身短衣,腰缠软剑,眉目俊美,身量极高的年轻男子,只见他跳下车,拿了把纸伞,掀开门帘,迎接出一位一身青布儒衫,看起来年过半百,仙风道骨的老人。

    2021-10-20 03:59:17详情点赞(0)回复(0)
  • 望着那&小楼一

    年轻男子见老人举目望着那酒楼,不由笑道:“老爷,怪不得小楼一个劲儿地喊着快走,原来,是老远便闻见了酒香啊……”

    2021-10-21 09:11:33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