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十九章 神乎其技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第十九章 神乎其技

杨秀才自也是瞅见了顾庸,且再说他身上的绫罗绸缎,单那一身气度就不斐。又看陈妈妈和柳氏叫他侯爷,读书学习人自来是懂规矩的,便老老实实给侯爷见了个礼,“晚生杨征文大赛见过侯爷。”他年纪不比顾庸小,虽有功名却个秀才,自然而然没办法称晚生。“晚生是沈家大太太柳氏他年纪不比顾庸小,虽有功名却是个秀才,自然只能称晚生。。...

杨秀才自也是瞧见了顾庸,且不说他身上的绫罗绸缎,单那一身气度就不斐。又看陈妈妈和柳氏叫他侯爷,读书人自来是懂规矩的,便老老实实给侯爷见了个礼,“晚生杨征文见过侯爷。”

他年纪不比顾庸小,虽有功名却是个秀才,自然只能称晚生。

“晚生是沈家姨娘柳氏的表兄。”

顾庸道:“不同姓是表亲,在我朝律法中也可通婚。”

杨秀才一听就急了,“侯爷,莫要污了我表妹名声,我也是有妻子儿女的,你怎可——”话还没说完顾庸身边的李彪猛地提出了刀,那刀面儿寒光一闪,吓得杨秀才直往后退,险些跌落。

“表舅,当心。”身后却有人扶了他一把。

杨秀才扭头一看,却是外甥女沈清秋,“多谢,多谢。”刀口逃生,杨秀才也完全没多想一个七岁的孩子哪这么大力气扶他一个成年男人。

“你过来找麻烦的?”沈清秋看着顾庸,眼皮子一抬。

顾庸看她这眼神,心里知道自己若是点了头恐怕就成仇人了,只是看着柳氏,“我以为和夫人之间也是过了命的交情,该称不上是外人才对?”一个迂腐的秀才斗叫她另眼相看,怎么他顾庸那么差劲儿。

柳氏却垂头不看他,只看得见挺翘的鼻头。

顾庸还想说话,沈清秋道:“我娘是妾自然在院里要当心?”又看顾庸,“你到底来作什么的?前些日子的事儿我还没跟你算账呢!义父!”义父这两个字沈清秋咬的格外重。又看着吓得不轻的表舅和亲娘。

沈清秋道:“出去说。”

顾庸看了眼柳氏,柳氏也不抬头,便跟着沈清秋先离开。

——

沈家的长亭外簇拥着各色鲜花,如今正是夏日,芍药开的正盛。

沈清秋折了几把攥在手里。

“你喜欢花儿吗?”顾庸问道,觉得她这点到和普通孩子差不多。

沈清秋没回答,只是看着顾庸,“还要说废话吗?”

顾庸知道她不耐烦了,手便在桌子上轻轻扣了与一下,很快李彪便端来一盆清水一样的东西,沈清秋鼻子微动,便知晓里头加了东西。林飙将水放下,顾庸示意他退后,又指着沈清秋脖子上挂着的红玛瑙串儿。

沈清秋摘下来给了他,那玛瑙串被顾庸放进了水里。

不消片刻便开始变化颜色,极深的绿,乃至后面都有些墨色。

“后宅里头的一些个污糟手段,等闲都查不出来,你这串子要戴的时间长了,神仙也难救。”

要是一般人这个时侯恨不得把戴过这个珠串的脖子狠狠擦洗两遍!

可沈清秋却是饶有性质的看了那水儿变了会颜色,然后抬眼看着顾庸,她素来就直白,“这水是什么,能给我吗?你想要什么,我可以交换。”倒是个好东西,她的鼻子灵能嗅的出毒来,可娘和陈妈妈不行。

顾庸愣了一下,没想到她问这个。

可还还没说话沈清秋放下手里的花束,又将那珠串子捞了起来挂在脖子上。

“你作什么?”顾庸连忙去拦。

沈清秋一个躲闪,漆黑的眸子只是警戒的看着他,李彪忙挡在侯爷身前,他离的远自然早看清楚这七姑娘的袖里刀!

“侯爷当心!”

“我作什么?你拿把刀架在我们娘两个头上,当我蠢吗?”沈清秋冷笑一声。

“七姑娘!侯爷从未想过害您!”李彪大声道。

沈清秋自然瞧的出顾庸无伤她之意,但她也厌恶别人拿她耍着玩。

袖里刀收了下来,她看着顾庸,又拿起了放在一旁的芍药花束,道:“你问我喜不喜欢花?”重复了刚才顾庸的问题,她鼻子轻嗅花束的香味,看上去一派天真无邪。

可在下一秒手一紧,那花朵仿佛叫人吸食了灵气一样迅速枯萎,满满的花汁从她手里溢了出来。而此刻的她纵然面如仙童一般,看在人眼中也诡异的厉害。

李彪骇然的瞪大眼睛,这样的神奇手段,她到底是什么人?

沈清秋目的达到,徒手又从水里捞出了那玛瑙串子挂在了脖子上。李彪木然,但管不住嘴提醒,“那玛瑙有毒——”话还没说完,沈清秋回眸淡淡望了他一眼,李彪瞬时便觉得喉咙被人扼住,不敢开口。

沈清秋走了之后,顾庸漫步上前,去捡了那些枯萎的芍药。

“侯爷,这是邪物!”

顾庸嗤笑一声,只把那枯花甩给属下,“蠢材,遇到点儿小事儿便在这儿怪力乱神。”

李彪被骂了一通,心中委屈,这能是小事儿?七姑娘她这个人就不是小事儿!

可待那花朵一上前,李彪就嗅到了一股子药材的味道,他能贴身跟在顾庸身边自然不是蠢材:“是药……”,他晓得有些花农会用些东西催生花草树木,可从没瞧见过有人能用的如此神乎奇迹。

顾庸摆了摆袖子,“倒是我班门弄斧了。”在个小丫头面前出了丑。

可他也不怒,反倒笑了起来。这样合乎他心意的小辈,若真不拐到顾家,给沈畚这么个货色继续做女儿岂不可惜!

可后头的李彪却是心里头惴惴,得知了真相,他反倒是觉得这七姑娘越来越古怪……什么都是行家,这样的人长大了还了得吗?

沈清秋这会儿子翘着二郎腿儿捏着脖子上的玛瑙串子,她自是清楚这玩意宋氏是用来做什么的。可她本来就是使毒的祖宗,岂会怕这个?只有终日当贼的,没有终日的防贼的,若是她见招拆招,宋氏不使招了,她反倒不知她接下来要使什么手段。

倒不如一次利落到位。

想到这里沈清秋扭了扭脖子,忍不住舔了舔唇齿,许久没见血了,旁人的脖子不痒,她的手也开始痒了。忍不住便又揪了朵花,她手里还抹着自制的【一日十年】,花朵便仿佛被她这个成了精的吸收了养分一样,迅速枯萎。

“砰!”的一声。

沈清秋抬起目光,望着被打开的门。

“你个死蹄子,叫你给姑娘打盆水洗手也能翻了盆!”又传来陈妈妈骂骂咧咧的声音,陈妈妈本性不坏,院里其它下人很少为难,除了金彩。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作者:季生生分类:浪漫言情点击: 21676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相关资讯

全部资讯
第七章 买肉吃
第八章 芙蓉如面柳如眉
第九章 沈家宴会
第十章 请人
第十一章 伺候
第十二章 金彩
第十三章 杀鸡儆猴
第十四章 回去
第十五章 收为义女
第十六章 柳家表哥
第十七章 商量
第十八章 亲兄妹一样
第十九章 神乎其技
第二十章 捉奸成双
第二十一章 另有其人
第二十二章 竹篮打水一场空
第二十三章 阿秀
第二十四章 离开沈家
第二十五章 连环计
第二十六章 担忧
第二十七章 心生爱慕
第二十八章 买卖
第二十九章 美人扇
第三十章 紫藤萝
第三十一章 昌平郡主
第三十二章 要打便打
第三十三章 冒天下之大不韪
第三十五章 早都是自己人
第三十六章 不在做妾
第三十七章 不再像从前
第三十八章 不进侯府
第三十九章 这个郡主不一般
第四十章 阴谋诡计
第四十一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
第四十二章 好主意
第四十三章 针锋相对
第四十四章 宴会
第四十五章 讥讽
第四十六章 被劫
第四十七章 找到柳氏
第四十八章 触目惊心
第四十九章 赐婚
第五十章 清醒
第五十一章 把她拿下
第五十二章 永威大将军
第五十三章 绣帕不错
第五十四章 赵小娘子
第五十五章 使不得
第五十六章 圣娘娘
第五十七章 游园会
第五十八章 眼不见为净
第五十九章 从不风流
第六十章 短命鬼九皇子
第六十一章 误会
第六十二章 不要脸的女人
第六十三章 尤氏
第六十四章 考试
第六十五章 使绊子
第六十六章 舞弊
第六十七章 不算数
第六十八章 严查
第六十九章 书院
第七十章 查清
第七十一章 嘲讽
第七十二章 压制
第七十三章 公道
第七十四章 纵火
第七十五章 只想要她的命
第七十六章 崔大娘
第七十七章 顺水人情
第七十八章 要命的东西
第七十九章 配合
第八十章 威胁
第八十一章 做戏
第八十二章 人证物证
第八十三章 心凉
第八十四章 快成亲了
第八十五章 闹剧
第八十六章 讲证据
第八十七章 大事
第八十三章 不满意
第八十九章 请安风波
第九十章 疯子
第九十一章 秘药
第九十二章 作妖
第九十三章 二房作妖
第九十四章 毒药
第九十五章 先夫人之死
第九十六章 交代
第九十七章 说清楚
第九十八章 报仇
第九十九章 身子不适
第一百章 尤氏生病
第一百零一章 非得住下
  • 该冷冰&却叫小

    “我头怎么这么疼。”她一开口,本是应该冷冰冰的,却叫小孩儿的鼻音说的奶声奶气。

    2021-11-26 06:24:15详情点赞(0)回复(0)
  • 相当下&九流的

    原主跟她同名,也叫沈清秋,是地方官沈太守家中姨娘柳氏的女儿,行七,也别人称七姑娘。想也知道崽多人不疼,尤其原主娘柳氏的出身,乃是在古人看来相当下九流的行业,戏子。

    2021-11-27 10:56:34详情点赞(0)回复(0)
  • ,要不&儿怎么

    再天生的善良也是为母则强,要不是月梅照顾不周,秋儿怎么能磕了头,那么大一个疤啊!险些就没了命!

    2021-11-28 10:22:01详情点赞(0)回复(0)
  • 和蜜枣&怜的,

    柳氏看着呆愣愣的女儿,又是喜又是心疼,连忙甩了帕子吩咐,“快,一会儿在将林大夫请过来,顺便再去厨房要一碗白粥和蜜枣过来……天可怜的,都一天没东西下肚了。”

    2021-11-28 05:11:29详情点赞(0)回复(0)
  • &去通融

    柳氏嗓音天生带了几分水乡柔气,她咬唇,“我还有两对镯子,妈妈寻人把那镯子卖了,去通融一下管家,把月梅弄出去吧。”

    2021-11-29 12:50:04详情点赞(0)回复(0)
  • ,“秋&甜的白

    柳氏越发心疼,“秋儿是磕了脑袋了,快去乖乖睡一觉,一会儿醒来了娘给你喂甜甜的白粥。”

    2021-11-26 04:48:42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伤虽&痂了,

    沈清秋觉得自己胳膊被人抬了出来,片刻之后有那苍老的声音,“不碍事儿,我看脑袋上的伤虽然严重,但也慢慢结痂了,药还是少吃,七八岁的孩子,药也是毒。”

    2021-11-27 07:46:04详情点赞(0)回复(0)
  • 人没了&,可怜

    原主是一头磕破了脑袋直接人没了,可怜柳氏和陈妈妈还以为月梅只是照顾不周。

    2021-11-28 05:27:5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