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二十一章 另有其人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第二十一章 另有其人

越是这样她就越会觉得想哭,心里怨愤自己岂会如此不堪入目,若她这样女儿可就完了!外头声音渐渐大了出来,像是是人聚的多了一些,柳氏基本上咬出了唇瓣,她直觉自己神智愈发不很清楚……绝,绝不能够,害了秋儿……柳氏那样心里想,狠下心来,刚要一口咬断了舌头,突然猛然顾庸看着怀中女人通红的脸,他总觉柳氏是柔弱的,一摧就折,可眼下才发现这女人柔弱的外表下住着什么样的心肠。逼疯了十个男人的药在她身上却不顶用……。...

越是这样她就越觉得想哭,心里怨恨自己岂能如此不堪,若她这样女儿可就完了!

外头声音逐渐大了起来,好像是人聚的多了一些,柳氏几乎咬破了唇瓣,她直觉自己神智越发不清楚……绝,绝不能,害了秋儿……

柳氏那样想着,狠下心来,正要一口咬断了舌头,突然猛地一双手钳住了她的下巴,又立马分开她的上下颌不叫她咬舌自尽。柳氏泪眼朦胧之间,只瞧见了顾庸那张漆黑的俊脸,纵使没了神智她也推开他,“别,别靠近我……”

顾庸看着怀中女人通红的脸,他总觉柳氏是柔弱的,一摧就折,可眼下才发现这女人柔弱的外表下住着什么样的心肠。逼疯了十个男人的药在她身上却不顶用……

“来啊,给我把这门撞开!”

戏台子搭好了,说的沈家的姨娘偷情,宋氏叫人把这宅子围了个水泄不通。可老百姓不敢靠近这头,远远也在外讨论着。沈畚原在衙门里当值,听了这回事儿后就气哄哄的跑了过来,身后还跟着几个官差。

又看嫡妻也来了,居然还有沈家的几个老叔公。

“你怎么把叔公们都带来了?!”沈畚大怒,哪个男人都不想自己的绿帽子被宣扬的人尽皆知。

其中一个老叔公便用拐杖怒指地面,“这事儿满城都知道了,还用你夫人带!我可告诉你,我们沈家是书香门第,这女人今儿抓出来登时就得给沉塘,别的什么都不行!”

沈畚怕那拐杖打自己身上,一时应了下来。

“撞门,快把门给我撞开!”沈畚大声道,“把人给我拖出来,男的直接打死,女的沉塘!

外头看热闹的百姓围了一团又一团,都被沈畚带来的捕快挡在外头,可那吵吵嚷嚷的声音离的老远都能听见,就算听不清说的什么,内容也都能猜到。宋氏看着前头沈畚怒气冲冲的样子,多年的夫妻自然是了解他的。

无论沈清秋那煞星如何,柳氏必死!

门叫人从外头撞开,老远就听见里头的女人的娇声,沈畚喝住了要进来的捕快,又从他手里拿着刀率先进去。宋氏也使了也眼色,周妈妈很快并着基本膀大腰圆看着十分有力气的婆子同宋氏沈畚一块进去。

离着屋内老远就听见了柳氏的叫声,周妈妈在最前方,听的也是心里腻歪:怪不得当年将老爷弄的五迷三道,平日里看着老老实实的柳姨娘,没成想叫起来还如此的勾人心魄。

一把踹开了里屋的门,也不看里头的人是谁,周妈妈破口就骂,“你这不要脸的贱人,头男人偷到了外面儿,果然是下九流的小娼妇!”

“个丧了命的奸夫,老婆子非扒你一身皮不可!”

那门口有一扇旧屏风,上头挂着男人的衣裳,宋氏和沈畚进门时也瞧见了。

沈畚怒不可遏,一把掀开了周妈妈,进了屏风里头举着那亮着寒光的捕快大刀就要砍。可还没砍下去,床的男人抬了抬未着衣物的手臂,扭了脑袋过来。

那眉眼,那鼻子,那嘴唇儿?

这奸夫怎么和顾侯爷一个模样!

“沈大人,举着刀要作什么?”

衣衫不整叫人抓住,顾庸不见慌乱,只把被子都给了赤红着脸流泪的柳氏。柳氏这会儿也没什么想法,全身被子裹在身上不敢出来,只露着漆黑的发顶。

沈畚一下跪倒在地上:“侯爷饶命,下官不知,不知是侯爷!”

周妈妈愣在原地,唾沫星子还因刚才骂的太猛沾在嘴唇边儿上。顾庸不急不忙的穿上的内衫儿,只瞧见胸膛上几道赤红的抓痕,他松松散散的扣着衣裳,不仅没挡着,反倒越显得暧昧。

蹬上了靴子,顾庸微抬了眼皮,又道:“沈大人是要让本候在这里给你表演一出穿衣?”

沈畚忙磕头,“下官知罪,知罪!”忙退到后头。

而外面宋氏虽没进去可也听到了屏风里头的交谈,在看上头挂着的衣裳,暗色的绣着富丽堂皇花纹的锦袍,岂是一个乡下秀才能穿的起的。待的沈畚出来时,她脑子还没反应过来,只听他骂道:“还呆着作甚,快走!”

沈畚也算是绿帽乌龟里头的极致了,先是叫人守住了房子把外头百姓赶的院,别扰了侯爷雅兴。又叫了府里的好些个丫鬟过来伺候烧水穿衣的,等一切安排了妥当,自己又跟个龟公似的,等在外头。

百姓驱散的容易,可这种桃色的流言哪能断干净。

那日顾庸头上还冒着湿气,把吃了药腿脚发软的柳氏从屋内抱了出来,裹在带着帽子的斗篷里,没叫她露一丁点儿的脸。很快就送回了沈家的大宅。

可流言传着就只成了柳氏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狐狸精,迷的曾经的战神,京城里头的大侯爷欲罢不能,连出门都舍不得让她踩着地面!以前在沈畚后院没甚名声的柳氏,一跃就成了举国闻名的祸水美人。

在如今被文人雅士公认的六大美人之中也挤了进去,排第七。

——

“历来也不是没有这样的事情……”

“那刘安为了加官进爵把老婆都杀了给认吃……”

“柳氏一个戏子算什么,若能换的我加官进爵,别说一个,十个奉送给顾侯都行!”

沈畚一路上早就定了想法,那些一个个喊着让他溺死柳氏这败坏家风女人的叔公们也早没了声音。这会儿一个个也劝着沈畚,都知道顾庸是什么样身份的人,不捧着他就算了,怎么敢去找他麻烦?他若是真宠上柳氏了,那就是沈家加官进爵的时侯!

不说这些人,沈畚在心里早就把自己劝透了!

“夫人救命啊!!”

宋氏和沈畚及一干族亲一块进的屋里,瞧见了奔过来的人,宋氏眼睛陡然瞪大!金彩,她不是应该已经叫人抓码头去了吗?

“夫人,那七姑娘是妖孽,她要杀了我,她要杀了我啊!”金彩哭嚎着就奔着跪在了宋氏的裙底,拉着她的裙子哀哭,“夫人,金彩是为了您做事儿的,夫人救命啊,姑娘要吸我的精气,夫人……”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作者:季生生分类:浪漫言情点击: 21676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相关资讯

全部资讯
第七章 买肉吃
第八章 芙蓉如面柳如眉
第九章 沈家宴会
第十章 请人
第十一章 伺候
第十二章 金彩
第十三章 杀鸡儆猴
第十四章 回去
第十五章 收为义女
第十六章 柳家表哥
第十七章 商量
第十八章 亲兄妹一样
第十九章 神乎其技
第二十章 捉奸成双
第二十一章 另有其人
第二十二章 竹篮打水一场空
第二十三章 阿秀
第二十四章 离开沈家
第二十五章 连环计
第二十六章 担忧
第二十七章 心生爱慕
第二十八章 买卖
第二十九章 美人扇
第三十章 紫藤萝
第三十一章 昌平郡主
第三十二章 要打便打
第三十三章 冒天下之大不韪
第三十五章 早都是自己人
第三十六章 不在做妾
第三十七章 不再像从前
第三十八章 不进侯府
第三十九章 这个郡主不一般
第四十章 阴谋诡计
第四十一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
第四十二章 好主意
第四十三章 针锋相对
第四十四章 宴会
第四十五章 讥讽
第四十六章 被劫
第四十七章 找到柳氏
第四十八章 触目惊心
第四十九章 赐婚
第五十章 清醒
第五十一章 把她拿下
第五十二章 永威大将军
第五十三章 绣帕不错
第五十四章 赵小娘子
第五十五章 使不得
第五十六章 圣娘娘
第五十七章 游园会
第五十八章 眼不见为净
第五十九章 从不风流
第六十章 短命鬼九皇子
第六十一章 误会
第六十二章 不要脸的女人
第六十三章 尤氏
第六十四章 考试
第六十五章 使绊子
第六十六章 舞弊
第六十七章 不算数
第六十八章 严查
第六十九章 书院
第七十章 查清
第七十一章 嘲讽
第七十二章 压制
第七十三章 公道
第七十四章 纵火
第七十五章 只想要她的命
第七十六章 崔大娘
第七十七章 顺水人情
第七十八章 要命的东西
第七十九章 配合
第八十章 威胁
第八十一章 做戏
第八十二章 人证物证
第八十三章 心凉
第八十四章 快成亲了
第八十五章 闹剧
第八十六章 讲证据
第八十七章 大事
第八十三章 不满意
第八十九章 请安风波
第九十章 疯子
第九十一章 秘药
第九十二章 作妖
第九十三章 二房作妖
第九十四章 毒药
第九十五章 先夫人之死
第九十六章 交代
第九十七章 说清楚
第九十八章 报仇
第九十九章 身子不适
第一百章 尤氏生病
第一百零一章 非得住下
  • 体:你&体,我

    能重活一次谁不高兴?又想着到底是占了人小姑娘的身体:你可怜,你妈也可怜,左右老娘我用了你身体,我保你妈下半辈子荣华富贵。

    2021-12-04 03:22:08详情点赞(0)回复(0)
  • &抚去,

    沈清秋只觉得女人柔弱无骨的手在自己额间抚来抚去,“秋儿,哪里还不舒服,同娘说,娘给你吹吹。”

    2021-12-06 03:54:35详情点赞(0)回复(0)
  • 觉得整&然后说

    心里刚默念完这句话,沈清秋顿时觉得整个人一轻,眼睛就渐渐的睁了开,然后说了她这辈子开口的第一句话:

    2021-12-04 02:35:52详情点赞(0)回复(0)
  • 沈清秋&太守家

    原主跟她同名,也叫沈清秋,是地方官沈太守家中姨娘柳氏的女儿,行七,也别人称七姑娘。想也知道崽多人不疼,尤其原主娘柳氏的出身,乃是在古人看来相当下九流的行业,戏子。

    2021-12-05 05:29:58详情点赞(0)回复(0)
  • 自己是&小姑娘

    梦里的沈清秋把一切都看的清楚,当即也明白了自己是借了这小姑娘的身体还了魂。

    2021-12-07 08:30:07详情点赞(0)回复(0)
  • 是月梅&丢了。

    这回便是月梅偷戴了原主的八宝簪,过后又告诉原主说丢了。

    2021-12-06 01:26:58详情点赞(0)回复(0)
  • 儿醒来&甜的白

    柳氏越发心疼,“秋儿是磕了脑袋了,快去乖乖睡一觉,一会儿醒来了娘给你喂甜甜的白粥。”

    2021-12-06 01:22:35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