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三十一章 昌平郡主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第三十一章 昌平郡主

只看柳氏玩扇子就分外眼馋了,再一听也早忘了自己是回来找大麻烦的,只道:“就按你说的那般做,我要紫藤萝花扇,”又一想那昌平的扇子上但是有她自己的,“除了我,将我绣进来,我要站在紫藤萝花丛当中。”这可那真是难为人了,扇面就那么小,怎么站在花束当这可当真就是为难人了,扇面就那么小,怎么站在花束当中。。...

只看柳氏玩扇子就格外眼热了,再一听也早忘了自己是过来找麻烦的,只道:“就按你说的那般做,我要紫藤萝花扇,”又一想那昌平的扇子上可是有她自己的,“还有我,将我绣进去,我要站在紫藤萝花丛当中。”

这可当真就是为难人了,扇面就那么小,怎么站在花束当中。

柳氏却笑着应了下来,王青萝又垂头,看着她的手,“还有,你方才那转扇子的,能不能教给我?”柳氏听她这么道,又转了一遍,轻轻挡着脸,犹抱琵琶半遮面,比刚才姿势好好看。

“这个我也要学!”

柳氏心中一笑,这王姑娘表面看着霸道骄横,其实人到是好哄,“等扇子制好了,我再教您。”王青萝点了点头。又想着这样好的转扇技巧人都答应教自己了,不买点东西说不过去,当即便财大气粗道:“你们两个挑,喜欢什么我都送给你们!”

那青衣姑娘忙道:“谢谢王姐姐。”

旁白一粉衣女子一笑,“恭敬不如从命。”

王青萝自己则是随意挑了个帕子当给了面子,又想了什么,直接拍了一百两银子到桌上,“我学了你的转扇技巧,你不可再教给旁人!”

柳氏哭笑不得,正摆手拒绝,王青萝柳眉一竖就要发火。

柳氏忙解释:“姑娘这么说我自然不教旁人。可这技巧稍有些身段的人都会琢磨出来,所以这钱是万不敢收姑娘的”

王青萝想着也是,但银子也不收回去,“罢了,你拿着吧,就当学费了。”又想着昌平那臭女人素来跟自己不对付,肯定是要学的,好心情就没了一半儿,又冲着那两个正挑东西的女子道:“挑好了没?”

都是出身富贵的人,她们没瞧上普通的帕子,各自都在金彩那里定下了美人扇。

只是临走的时侯,那粉衣的女子看了柳氏一眼,倒是愣了一下。

“萧家姐姐,你看什么呢?”旁边人催道:快走呀?”

萧如沁扭头,想着不太可能,目光又在柳氏面上停了一会儿,才转了脑袋,很快追上了两人。

原本柳家的绣楼同新开的绣楼没什么区别,可那日王青萝那么一闹,反倒是叫京城里的所有贵女都知道了这个新开的绣楼。毕竟王青萝这个丞相之女可是出了名的刁钻,她能看上亲自采买的东西,那必定是不差的。

一时间柳家绣楼倒是门庭若市,看上去像是经营了多年的绣楼一般。

柳氏却并未打算多请绣娘,来的既然都是王青萝这类的贵女,她自不能再多做那些便宜的货色,倒不如就做精品,产出少些没事,贵精不贵多。否则一家店里的东西,边卖贵人边卖小民,只会两头不得好。原本沈清秋是想提醒她的,但瞧见她娘在方面拎的十分清楚,便不再关注。

“真要气死我了,好个不要脸的玉楼,居然还干称是京城第一楼!”这日金彩从外面回来,脸色便难看得很,边大声抱怨着边狠狠的踩着地面儿,恨不得玉楼能被她一脚踩死。

“怎么了?”本来在绣着扇面的阿秀忙给金彩倒了杯水。

“原先咱们一天能定出去二十五六把美人扇,这几天骤然少了一半儿!我出去一打听才知道那不要脸的玉楼学我们,不仅扇面照着咱们的画美人儿,还也给扇尾坠了羽毛!”这就是明晃晃的抄袭。

柳氏倒是不怎么生气,反而还劝金彩,“咱们这绣楼统共就我和陈妈妈还有阿秀三个绣娘,说是绣楼,不过就是接些贵人们的活罢了。这一个月二十五六把我们三个都不一定做得完,与其堆积如山,给别人赚了也是好事儿。”

金彩却还是气哼哼的,自己给没什么,可玉楼这吃相还是太难了!

可没想到柳氏不争不抢的,没打算和玉楼计较,玉楼的掌柜的却是先找了过来。

“柳掌柜。”那掌柜的看起来也是文质彬彬,先弯腰给柳氏行了个礼。

柳氏回了个礼,又叫金彩看茶,金彩不情不愿的去后头拿了茶叶泡了茶水。

“我瞧柳掌柜你年轻貌美,能支撑这偌大的绣楼,也是不容易。”玉楼掌柜先是恭维了一番柳氏,柳氏自也是照着场面话恭维了回去。金彩端来了茶水,只恼怒的盯着那玉楼掌柜的后脑勺。

“柳掌柜,我瞧您也不容易,听人说您是独身带着一个女儿?”玉楼掌柜的说着,便推出了一张银票,“这是一千两银票。就是在京城这样的地方,也够您和女儿吃吃喝喝一辈子不用愁了,何苦来载做这样的绣活伤了眼睛呢?”

柳氏愣了一下,“掌柜的,这是什么意思?”

金彩后面也听出了火,出去就想说话,被一旁的陈妈妈给按住了,冲着金彩摇了摇头。

那掌柜的双腿交叠,把袍子抖了抖,道:“咱们明人不说暗话,这整条街上,正儿八经入贵人眼的绣楼也就我们玉楼独一家。这后头自然是有人的,我瞧柳掌柜您是个妇道人家,这一千两您拿着,若是想继续开绣楼也不是问题,只是这美人扇我们玉楼既然卖了,您这儿自然是不能卖的。”

这玉楼掌柜的,说话倒是彬彬有礼,可办的事儿却都不是人事儿。

“我若不收这钱呢?”柳氏道:“玉楼卖玉楼的,我卖我的,怎么玉楼倒管到我的头上了?”

柳氏这样好脾气的人都有些忍不住了,可那玉楼掌柜的却是冷笑一声,“那柳掌柜的尽可以试试。”说罢拿起桌上的茶饮了一口,喝完后还啧啧叹道:“这茶也不够新鲜。”

那玉楼掌柜的走了金彩冲着他的背影狠狠唾了几口。

“妈妈怎么拦着我啊,照我说就该把那茶叶泼他脸上?!他还嫌弃茶叶不够新鲜?”金彩气不打一处来,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一千两银子,也拿得出手!那些贵人小姐随便买一副都要上百两!”

陈妈妈道:“不长心的东西,拦你是为了你好!”点了金彩的额头,“收拾东西去!”金彩愤愤不平的进了屋。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作者:季生生分类:浪漫言情点击: 21676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相关资讯

全部资讯
第七章 买肉吃
第八章 芙蓉如面柳如眉
第九章 沈家宴会
第十章 请人
第十一章 伺候
第十二章 金彩
第十三章 杀鸡儆猴
第十四章 回去
第十五章 收为义女
第十六章 柳家表哥
第十七章 商量
第十八章 亲兄妹一样
第十九章 神乎其技
第二十章 捉奸成双
第二十一章 另有其人
第二十二章 竹篮打水一场空
第二十三章 阿秀
第二十四章 离开沈家
第二十五章 连环计
第二十六章 担忧
第二十七章 心生爱慕
第二十八章 买卖
第二十九章 美人扇
第三十章 紫藤萝
第三十一章 昌平郡主
第三十二章 要打便打
第三十三章 冒天下之大不韪
第三十五章 早都是自己人
第三十六章 不在做妾
第三十七章 不再像从前
第三十八章 不进侯府
第三十九章 这个郡主不一般
第四十章 阴谋诡计
第四十一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
第四十二章 好主意
第四十三章 针锋相对
第四十四章 宴会
第四十五章 讥讽
第四十六章 被劫
第四十七章 找到柳氏
第四十八章 触目惊心
第四十九章 赐婚
第五十章 清醒
第五十一章 把她拿下
第五十二章 永威大将军
第五十三章 绣帕不错
第五十四章 赵小娘子
第五十五章 使不得
第五十六章 圣娘娘
第五十七章 游园会
第五十八章 眼不见为净
第五十九章 从不风流
第六十章 短命鬼九皇子
第六十一章 误会
第六十二章 不要脸的女人
第六十三章 尤氏
第六十四章 考试
第六十五章 使绊子
第六十六章 舞弊
第六十七章 不算数
第六十八章 严查
第六十九章 书院
第七十章 查清
第七十一章 嘲讽
第七十二章 压制
第七十三章 公道
第七十四章 纵火
第七十五章 只想要她的命
第七十六章 崔大娘
第七十七章 顺水人情
第七十八章 要命的东西
第七十九章 配合
第八十章 威胁
第八十一章 做戏
第八十二章 人证物证
第八十三章 心凉
第八十四章 快成亲了
第八十五章 闹剧
第八十六章 讲证据
第八十七章 大事
第八十三章 不满意
第八十九章 请安风波
第九十章 疯子
第九十一章 秘药
第九十二章 作妖
第九十三章 二房作妖
第九十四章 毒药
第九十五章 先夫人之死
第九十六章 交代
第九十七章 说清楚
第九十八章 报仇
第九十九章 身子不适
第一百章 尤氏生病
第一百零一章 非得住下
  • 一头磕&月梅只

    原主是一头磕破了脑袋直接人没了,可怜柳氏和陈妈妈还以为月梅只是照顾不周。

    2021-12-05 07:15:47详情点赞(0)回复(0)
  • 当了十&,谁敢

    娘?她在人间当了十几年的勾魂使,谁敢当她娘,眼前这个女人她谁啊!!一把就想把眼前的女人推开,可刚一伸手,沈清秋整个人就惊呆了——这特么,怎么可能是自己的手啊!!!

    2021-12-05 06:57:10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身体

    梦里的沈清秋把一切都看的清楚,当即也明白了自己是借了这小姑娘的身体还了魂。

    2021-12-06 11:18:08详情点赞(0)回复(0)
  • 弱无骨&,哪里

    沈清秋只觉得女人柔弱无骨的手在自己额间抚来抚去,“秋儿,哪里还不舒服,同娘说,娘给你吹吹。”

    2021-12-04 11:38:54详情点赞(0)回复(0)
  • 请过来&和蜜枣

    柳氏看着呆愣愣的女儿,又是喜又是心疼,连忙甩了帕子吩咐,“快,一会儿在将林大夫请过来,顺便再去厨房要一碗白粥和蜜枣过来……天可怜的,都一天没东西下肚了。”

    2021-12-06 12:31:45详情点赞(0)回复(0)
  • ,“不&,但也

    沈清秋觉得自己胳膊被人抬了出来,片刻之后有那苍老的声音,“不碍事儿,我看脑袋上的伤虽然严重,但也慢慢结痂了,药还是少吃,七八岁的孩子,药也是毒。”

    2021-12-06 05:21:17详情点赞(0)回复(0)
  • 脑子里&主短短

    沈清秋睡的不安稳,脑子里一边儿过的是陈妈妈和柳氏的话,另一边便是原主短短四五年的记忆。

    2021-12-05 01:31:22详情点赞(0)回复(0)
  • ,过后&又告诉

    这回便是月梅偷戴了原主的八宝簪,过后又告诉原主说丢了。

    2021-12-04 01:09:24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