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四十六章 被劫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第四十六章 被劫

这实际上是沈清秋钦佩她娘的一点儿,她虽望着事实不抢,但实际上是最很聪明最会看人的那个一个。早看出了大夫人的佛口蛇心,因为她进了府就未争过沈畚的恩宠。“而如今我跟我娘到了京城,我娘才开的秀坊。”王青萝被她讲的一愣一愣的,虽然也没明白了什么沈清秋究竟早看出来了大夫人的佛口蛇心,所以她进了府就未争过沈畚的恩宠。。...

这其实也是沈清秋敬佩她娘的一点,她虽看着不争不抢,但其实也是最聪明最会看人的那个一个。

早看出来了大夫人的佛口蛇心,所以她进了府就未争过沈畚的恩宠。

“如今我跟我娘到了京城,我娘才开的秀坊。”

王青萝被她讲的一愣一愣的,但是也没明白什么沈清秋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娘不过是一个地位卑贱的人,尚且可以靠着自己的努力叫自己活的顺畅。而你是丞相之女,从小就要什么有什么,如今不过是稍有不如意之事,却努力都不努力,就觉得后半生毫无意义,这不可笑吗?”

王青萝叫她这话说的一愣一愣的,直到人走了脑子里还在想着她刚才说的。

“姑娘,别听那小姑娘胡言乱语的,她不过一个小孩儿懂什么?”丫鬟看自小姐和那小姑娘说了话之后便一直魂不守舍,出言安慰。

“你懂什么。”

王青萝叫婢女惊醒,这会儿子也觉得沈清秋的话无比的对,“我是丞相之女,她说的没错,我本身就比许多穷苦的人要过的好多了。与其为了将来的事儿自怨自艾,没病找病的和那昌平斗,倒不如找些有意义的事儿来做。”也省的日后嫁给太子,被束缚了手脚,什么也做不了了。

婢女维小姐的命是从,“什么是有意的事儿?”

王青萝也不知道,便撑着腮帮子,没一会儿又看看腰间的荷包,“赚钱?”

——

“贱人!”

回了府昌平又是怒火中烧,把那件赵绣娘做的美轮美奂的裙子用利刃扯成了两半。

“郡主,这可是您最喜欢的一条裙子啊?”那婢女见郡主连裙子都扯了,更是跪在地上不敢起来。

“我最喜欢的一条裙子?”昌平撕碎了裙子,扔到了火里,“它漂亮吗?”

婢女瑟瑟点头,可昌平却是唇角下压,“漂亮也是人间的东西,抵不过那条仙裙!”从前次次都是她把王青萝压下去,可如今却一次次被那贱人比了下去,她岂能甘心。

“我倒要看看,那条裙子是谁与她做的。”

昌平眸带恶毒,“若真是那么巧的一双手,那本郡主便要了。”

——

有了王青萝的帮忙,如今在购买绸缎等一类丝织物品就不是什么难事儿。

这一日柳氏便与阿秀等人一起出门,一是今儿个晚上有灯会,二来也是想着找一些长期合作的布坊,再雇几个绣娘。那王家小姐也不知道是抽了什么样的风,非说要来她们绣楼干活赚钱。

她要做正经事儿她那丞相爹便哄着她,正好底下有一批难民,国库拨了银子要给他们裁过冬的衣裳。

柳家绣楼便吃了这么一个从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丞相那里过出来的银子没人敢伸手剐油,柳氏拿的第一手银子。济州城两万左右的难民,冬衣一人一身,朝廷按着人头算银两,一共两万两。

“可见这上面有多黑,朝廷明明就播了这么多款子,两万两做冬衣,难民一人够两身儿了,可到了后面还是多少人过冬没袄子冻死了。”陈妈妈出身穷苦,看到这样的不平事儿也忍不住年到两句。

柳氏叹口气,她也不议论朝事。

且不说赚钱不赚钱的,如今都马上入秋了,这两万多的成衣必须赶制,得在入冬之前做好,毕竟入库清点之后再往着济州城那里送过去,都需要不少的时间。

“陈妈妈,你去看看丝线,给难民做衣裳丝线不要那些华贵的不食用的,要紧实,不容易烂不容易松的。”

陈妈妈摆了摆手,“夫人放心,我还能不懂这个。”

柳氏点头,又带着金彩和阿秀去看布庄子。可两人刚进了巷子口,面前却突然冒出来一个黑影,金彩和阿秀眼前一乱,便叫人一闷棍打晕在了地上,等再睁开眼儿的时侯,柳氏已经不见了。

——

“你们做什么吃的啊!活人在你们跟前你们都能跟丢了!”

陈妈妈急得直跳。

金彩揉着脑袋一声不吭,阿秀也是委屈的直掉眼泪。

沈清秋冷着眉眼,“她们两没叫一起带走就不错了,若真的是人拐子,只拐走我娘做什么?”阿秀和金彩模样虽比不上柳氏出色,可若放到人群中那也是清秀佳人,可贼人却只是掳走了她娘,摆明是早都探听好了消息来的。

“造孽啊,这可怎么办呢!”陈妈妈只觉得天都塌了下来,一屁股坐在地上哭了开始。

沈清秋闭上眼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门外屠九进来,“师父,出了这样的事儿,我还是回去跟侯爷禀报一下。”

沈清秋看了眼屠九,表情复杂,但也没拦着。偌大个京城,她不过初来乍到,这会儿若是想找人无异于.大海捞针。若那男人能帮忙自然是好。

屠九见她没反对便去了侯府,不多时顾庸便身穿铠甲,腿上的护膝也才卸了一支,看样子像是刚从演武场上下来。

“到底是什么情况,你们与本候详细说。”顾庸吩咐。

陈妈妈哭哭啼啼的,只能是金彩和阿秀来说,可两人叫打晕了,连贼人的背影都没瞧见。顾庸只得问清楚了人是在哪里失踪的,便要带着手下人去看。

察觉一道目光在看自己,顾庸回头,正对着沈清秋。

小孩儿的目光原本是黝黑的带着些漫不经心,可如今眼底却多了些害怕和惶恐。无论内心再怎么成熟,终究是一个娃娃,而如今失踪的是她娘,“你放心,本候会把你娘平安的带回来。”

顾庸靠近她,手揉了揉她的脸蛋。

“放心。”又轻轻抱了抱她。

沈清秋小脸儿贴在顾庸的铠甲上,竟也莫名有了安心的感觉,她一直保护着柳氏和家人,可若为难时刻,真有个人能替她来保护她娘也不错:这个人,倒也挺适合做她爹爹的。

顾庸虽是侯爷可也没叫人封城的权力,为了让那些贼人带着柳氏出城逃之夭夭,他在城中的每个出入口都设下了顾家的兵将,入城不管,但凡出城便严家探查。这样的紧罗密网之下,别说柳氏一个大活人,便是一只苍蝇也难以飞出。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作者:季生生分类:浪漫言情点击: 21676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相关资讯

全部资讯
第七章 买肉吃
第八章 芙蓉如面柳如眉
第九章 沈家宴会
第十章 请人
第十一章 伺候
第十二章 金彩
第十三章 杀鸡儆猴
第十四章 回去
第十五章 收为义女
第十六章 柳家表哥
第十七章 商量
第十八章 亲兄妹一样
第十九章 神乎其技
第二十章 捉奸成双
第二十一章 另有其人
第二十二章 竹篮打水一场空
第二十三章 阿秀
第二十四章 离开沈家
第二十五章 连环计
第二十六章 担忧
第二十七章 心生爱慕
第二十八章 买卖
第二十九章 美人扇
第三十章 紫藤萝
第三十一章 昌平郡主
第三十二章 要打便打
第三十三章 冒天下之大不韪
第三十五章 早都是自己人
第三十六章 不在做妾
第三十七章 不再像从前
第三十八章 不进侯府
第三十九章 这个郡主不一般
第四十章 阴谋诡计
第四十一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
第四十二章 好主意
第四十三章 针锋相对
第四十四章 宴会
第四十五章 讥讽
第四十六章 被劫
第四十七章 找到柳氏
第四十八章 触目惊心
第四十九章 赐婚
第五十章 清醒
第五十一章 把她拿下
第五十二章 永威大将军
第五十三章 绣帕不错
第五十四章 赵小娘子
第五十五章 使不得
第五十六章 圣娘娘
第五十七章 游园会
第五十八章 眼不见为净
第五十九章 从不风流
第六十章 短命鬼九皇子
第六十一章 误会
第六十二章 不要脸的女人
第六十三章 尤氏
第六十四章 考试
第六十五章 使绊子
第六十六章 舞弊
第六十七章 不算数
第六十八章 严查
第六十九章 书院
第七十章 查清
第七十一章 嘲讽
第七十二章 压制
第七十三章 公道
第七十四章 纵火
第七十五章 只想要她的命
第七十六章 崔大娘
第七十七章 顺水人情
第七十八章 要命的东西
第七十九章 配合
第八十章 威胁
第八十一章 做戏
第八十二章 人证物证
第八十三章 心凉
第八十四章 快成亲了
第八十五章 闹剧
第八十六章 讲证据
第八十七章 大事
第八十三章 不满意
第八十九章 请安风波
第九十章 疯子
第九十一章 秘药
第九十二章 作妖
第九十三章 二房作妖
第九十四章 毒药
第九十五章 先夫人之死
第九十六章 交代
第九十七章 说清楚
第九十八章 报仇
第九十九章 身子不适
第一百章 尤氏生病
第一百零一章 非得住下
  • 人她谁&一伸手

    娘?她在人间当了十几年的勾魂使,谁敢当她娘,眼前这个女人她谁啊!!一把就想把眼前的女人推开,可刚一伸手,沈清秋整个人就惊呆了——这特么,怎么可能是自己的手啊!!!

    2021-12-06 11:25:22详情点赞(0)回复(0)
  • 不停的&己。她

    沈清秋迷迷糊糊的,只觉耳旁有人不停的呼唤自己。她慢慢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方古色生香的房顶,还有眼前这明明陌生的妇人?

    2021-12-04 12:29:12详情点赞(0)回复(0)
  • 是心疼&下肚了

    柳氏看着呆愣愣的女儿,又是喜又是心疼,连忙甩了帕子吩咐,“快,一会儿在将林大夫请过来,顺便再去厨房要一碗白粥和蜜枣过来……天可怜的,都一天没东西下肚了。”

    2021-12-05 09:35:53详情点赞(0)回复(0)
  • 么疼。&却叫小

    “我头怎么这么疼。”她一开口,本是应该冷冰冰的,却叫小孩儿的鼻音说的奶声奶气。

    2021-12-04 01:12:14详情点赞(0)回复(0)
  • 这回便&,过后

    这回便是月梅偷戴了原主的八宝簪,过后又告诉原主说丢了。

    2021-12-06 08:51:44详情点赞(0)回复(0)
  • 也是为&!险些

    再天生的善良也是为母则强,要不是月梅照顾不周,秋儿怎么能磕了头,那么大一个疤啊!险些就没了命!

    2021-12-06 08:23:43详情点赞(0)回复(0)
  • 对镯子&,妈妈

    柳氏嗓音天生带了几分水乡柔气,她咬唇,“我还有两对镯子,妈妈寻人把那镯子卖了,去通融一下管家,把月梅弄出去吧。”

    2021-12-06 07:37:48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