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六十六章 舞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第六十六章 舞弊

可偏是这样的天气,这些个学子从举国各地的书院跑来京城报名参加科举考。杨秀才不管怎么说是在京城本地有家的,考前岳麓书院放了人,进了考场后十多日不能够出,吃的喝的都是清汤寡水。在家里柳氏和阿秀便给他每天鸡汤鱼汤的补着,杨秀才没见胖,反而是沈清秋的在家里柳氏和阿秀便给他每日鸡汤鱼汤的补着,杨秀才没见胖,反倒是沈清秋的婴儿肥又见起来了。。...

可偏就是这样的天气,这些个学子从举国各地的书院跑来京城参加科举考试。杨秀才好歹是在京城本地有家的,考试前岳麓书院放了人,进了考场之后十几日不能出来,吃的喝的都是清汤寡水。

在家里柳氏和阿秀便给他每日鸡汤鱼汤的补着,杨秀才没见胖,反倒是沈清秋的婴儿肥又见起来了。

到了临行那天,天更是热的不行,一行人坐着马车来送杨秀才进考场。

科举制度森严,每个考生进前都要仔细排查身上,因此排了老长的队伍。柳氏和沈清秋要下马车,被他阻拦了,“女儿家皮肤娇嫩,你马上要嫁人了,总不能黑的脂粉也盖不住。”加上陈妈妈也拉着,柳氏就坐在马车上掀开帘子看。

沈清秋也热,没精打采的蔫着,好在金彩出门前挖了一桶冰块放在马车里。

如今边给她扇风边拿帕子替她擦脖子上的汗,又看脖子圈儿都是红点,“这姑娘去年夏天也这样,一受热就容易出红疹。”柳氏也扒开女儿衣裳看了一眼,“一会儿回去买些膏药,我给你上药。”

“这天气也是真热,我们在外面且这样,舅老爷不知道得热成什么样,这种天气能考好的也真是人才的。”陈妈妈道。

金彩却是看着一边儿给杨征文擦汗,满脸笑意的阿秀,“那可不一定,我瞧舅老爷人如今发奋读书……这说不准呢……”

这样热的天,杨秀才一直劝阿秀回去,阿秀却只是给他擦汗打风。

“我进了里头也是热的,你打不到风。”

阿秀也不听,“老爷只管好好念书,其余的事情阿秀能做都会做。”

杨秀才便叹了一口气,他三十上下的年纪,再加上妻子的事儿,早就没了儿女情长的心思。可阿秀才十六七的年纪——

“阿秀,你我出身都寒微,你被迫进了青楼,却是清白的姑娘,又会刺绣,又会裁衣,可我三十好几的男人无事业,无房舍,只有老家的两个儿子和犯了官司再逃命的妻子,原是我配不上你。”

阿秀没想到他突然说这个,愣了一下,杨征文继续道。

“我这样的年纪原是不敢霸占你这样的好姑娘,可一年时间你对我照顾有加,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若我这次科举有幸中了,我愿纳你为妾。”说着,杨征文连忙解释,“并非我不想娶你为妻,我与原配并未解除婚约,我不可再娶,她如今潜逃在外,我不想无故休妻,需得给两个孩子交代。”

“你若不愿——”不等阿秀回答,却已经到了杨征文。

他被官兵粗鲁的拉过搜身,检查了身份没问题之后,就推进了考场。

几人在车上等了好一会儿后,阿秀才回来,金彩连忙把马车帘子拉了下来,好歹遮住了一些晒进来的炽阳。可阿秀自从进来之后却一直是垂着头,柳氏觉得不对劲儿了硬是叫她抬头,才发现她哭的满脸都是。

“这是怎么了?”柳氏连忙给她擦泪。

阿秀哽咽道:“老爷,答应纳我了。”

“这是好事儿啊?”陈妈妈道:“天大的好事儿,这等舅老爷出来,这要买红布料红灯笼庆祝的,你哭什么?”

阿秀道:“我就是想哭。”

她原本以为自己以后就跟很多烟花女人一样,靠着皮肉生活,可遇到了老爷已经是幸运,他嫌弃自己也没什么。他却把自己当正经人家的姑娘,郑重对待……一时间到也说不上什么,只是从前那个只垂头闷头念书的人好像突然就鲜活起来一样。

——

杨征文说科举有幸中了才敢纳阿秀。

阿秀本是个胆小的,可得他如此郑重对待,便直接拿了自己的私房钱去扯了料子去做嫁衣,又跟陈妈妈说叫她准备自己和杨征文的婚事,不管他能不能中举,她都是要进他的门的。

“表哥这样的人却得配阿秀这样的好的女子。”柳氏便替两人纳着新婚的背面,边道:“瞧着两人修成正果,我也开心。”

陈妈妈笑着点了点头,“是啊,瞧着咱们来京城一年多了,什么都顺了,再来场婚事冲一冲,也才是正儿八经落了家。”

几个人一笑,又买了红灯笼高高挂在四处的墙头,只等着杨秀才一从考场里出来,就给他披上新郎官的衣裳去成婚。

科举一考十几日,可杨秀才却在第五天就叫官兵给扔了出来。

他进科场前穿的衣裳被扒了下来,如今只剩下里头的中衣,身上纵横的鞭痕,连带着脸上都被抽的鲜血淋漓。一巴掌叫人推到了地上,口里迸溅出了无数的血沫子,那人把他压在地上,一只腿前驱抵着他的后背不让他起来,另一只手扯着他的头皮。

“科场公然舞弊,你是吃了熊心豹子的了?!”

杨秀才一张口就是一嘴的血沫子,那官差也不想叫他开口,按着他的手在一张写满了黑字的白纸上画了押,便起身,“带走收押。”又把那张画了押的纸折好了放进怀里,去了京城衙门交差。

历年科举作弊的人数也有,但这些个秀才们并未入朝为官,当场被查出来最多不是关上几天,要么就是以后不许考试,不至于扯上人命。可杨秀才这事儿明显是背后有人作推手,他才入狱没多久,他是顾侯未来大舅子的消息已经甚嚣尘上。

这种情况柳氏去探望表兄自然会被人拿住把柄,而且惊动了宫里,连顾庸都不好出手。

还是沈清秋靠着【顾清秋】,这个纺织厂顾公子的名头,才带着阿秀进了京畿衙门的牢狱,去看了杨征文一眼。

一看人阿秀就忍不住捂着嘴哭了起来。

杨秀才人虽然不算英武,可长相清俊,浑身儒气,如今却尤如丧家之犬一般缩在牢房的角落里,浑身的血气老远都闻的到。听到了阿秀的啜泣声,杨征文也回头,看见了阿秀以及她旁边的沈清秋。

“舅舅”,沈清秋看着他上上下下溃烂的伤口,想着他平日待自己多好,只觉得鼻尖一酸,又红着眼问道:“谁打的你?”

杨征文勉力站了起来,到门口,“阿秀,你带着秋儿回去,她才多大,怎么能来这种地方——咳咳”

“舅舅,都什么时侯了还说这样的话,”沈清秋拧眉,“我们也没多少时间,你把那日的情况跟我好好说清楚,我们总能想办法救你出去。”沈清秋一点也不信她舅舅会舞弊,若真舞弊何必寒窗苦读十几年?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作者:季生生分类:浪漫言情点击: 21676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相关资讯

全部资讯
第七章 买肉吃
第八章 芙蓉如面柳如眉
第九章 沈家宴会
第十章 请人
第十一章 伺候
第十二章 金彩
第十三章 杀鸡儆猴
第十四章 回去
第十五章 收为义女
第十六章 柳家表哥
第十七章 商量
第十八章 亲兄妹一样
第十九章 神乎其技
第二十章 捉奸成双
第二十一章 另有其人
第二十二章 竹篮打水一场空
第二十三章 阿秀
第二十四章 离开沈家
第二十五章 连环计
第二十六章 担忧
第二十七章 心生爱慕
第二十八章 买卖
第二十九章 美人扇
第三十章 紫藤萝
第三十一章 昌平郡主
第三十二章 要打便打
第三十三章 冒天下之大不韪
第三十五章 早都是自己人
第三十六章 不在做妾
第三十七章 不再像从前
第三十八章 不进侯府
第三十九章 这个郡主不一般
第四十章 阴谋诡计
第四十一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
第四十二章 好主意
第四十三章 针锋相对
第四十四章 宴会
第四十五章 讥讽
第四十六章 被劫
第四十七章 找到柳氏
第四十八章 触目惊心
第四十九章 赐婚
第五十章 清醒
第五十一章 把她拿下
第五十二章 永威大将军
第五十三章 绣帕不错
第五十四章 赵小娘子
第五十五章 使不得
第五十六章 圣娘娘
第五十七章 游园会
第五十八章 眼不见为净
第五十九章 从不风流
第六十章 短命鬼九皇子
第六十一章 误会
第六十二章 不要脸的女人
第六十三章 尤氏
第六十四章 考试
第六十五章 使绊子
第六十六章 舞弊
第六十七章 不算数
第六十八章 严查
第六十九章 书院
第七十章 查清
第七十一章 嘲讽
第七十二章 压制
第七十三章 公道
第七十四章 纵火
第七十五章 只想要她的命
第七十六章 崔大娘
第七十七章 顺水人情
第七十八章 要命的东西
第七十九章 配合
第八十章 威胁
第八十一章 做戏
第八十二章 人证物证
第八十三章 心凉
第八十四章 快成亲了
第八十五章 闹剧
第八十六章 讲证据
第八十七章 大事
第八十三章 不满意
第八十九章 请安风波
第九十章 疯子
第九十一章 秘药
第九十二章 作妖
第九十三章 二房作妖
第九十四章 毒药
第九十五章 先夫人之死
第九十六章 交代
第九十七章 说清楚
第九十八章 报仇
第九十九章 身子不适
第一百章 尤氏生病
第一百零一章 非得住下
  • 像话了&容下去

    “姨娘,我瞧姑娘身边那月梅实在是太不像话了,再怎么不受宠姑娘也是主子,在这样纵容下去到底谁是主谁是仆?”

    2021-12-04 09:46:42详情点赞(0)回复(0)
  • &么疼。

    “我头怎么这么疼。”她一开口,本是应该冷冰冰的,却叫小孩儿的鼻音说的奶声奶气。

    2021-12-05 02:58:59详情点赞(0)回复(0)
  • 妈妈连&毕敬的

    一旁伺候的陈妈妈连忙应了,毕恭毕敬的送了老大夫离开。

    2021-12-05 07:34:21详情点赞(0)回复(0)
  • 原主的&八宝簪

    这回便是月梅偷戴了原主的八宝簪,过后又告诉原主说丢了。

    2021-12-06 03:46:38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伤虽

    沈清秋觉得自己胳膊被人抬了出来,片刻之后有那苍老的声音,“不碍事儿,我看脑袋上的伤虽然严重,但也慢慢结痂了,药还是少吃,七八岁的孩子,药也是毒。”

    2021-12-07 09:09:39详情点赞(0)回复(0)
  • 是在古&戏子。

    原主跟她同名,也叫沈清秋,是地方官沈太守家中姨娘柳氏的女儿,行七,也别人称七姑娘。想也知道崽多人不疼,尤其原主娘柳氏的出身,乃是在古人看来相当下九流的行业,戏子。

    2021-12-05 08:47:13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边儿&的话,

    沈清秋睡的不安稳,脑子里一边儿过的是陈妈妈和柳氏的话,另一边便是原主短短四五年的记忆。

    2021-12-04 07:25:31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