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六十九章 书院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第六十九章 书院

他泄漏军机还可能会,泄漏科举考题,亏太傅也想的出。“太傅无须说了,此事没什么好商议的,杨征文一事了出了,若科举还在出事儿,只会让人会觉得朝廷懦弱。”皇帝一挥一挥,“嘛又也不是春闱,去年这些举子若都也没真本事,便都打发掉到地方上来,不委以重任重任“太傅不必说了,此事没什么好商讨的,杨征文一事已经出了,若科举还在出事儿,只会让人觉得朝廷无能。”皇帝大手一挥手,“反正又不是春闱,今年这些举子若都没有真本事,便都打发到地方上去,不委以重任也就是了。”。...

他泄露军机还可能,泄露科举考题,亏太傅也想的出来。

“太傅不必说了,此事没什么好商讨的,杨征文一事已经出了,若科举还在出事儿,只会让人觉得朝廷无能。”皇帝大手一挥手,“反正又不是春闱,今年这些举子若都没有真本事,便都打发到地方上去,不委以重任也就是了。”

林太傅还想在说话,却被皇帝挥手呵退,“好了太傅,这件事儿朕不想再管了,你退下吧。”

林太傅不肯退,他到底是老臣了,皇帝也不能把他赶走,“好,太傅愿意在这里就呆在这里。”说完一挥长袍,人就走了。

剩下林太傅就站在御花园内,无论身边的太监和宫女怎么劝,他都不为所动。

——

顾候府后花园

顾庸正在和幕僚喝酒饮茶,听旁边人说起了这事儿,“林太傅大夏天的在御花园晒了一晌午,被人送回去的时侯中暑中的眼都睁不开了。”

顾庸摇了摇头,“从前听父亲就说这林太傅倔,谁的胡须都敢撸一把,确实不假。派人从库房里拿些上好的莲子,给林太傅清清心。”

旁边人一听就笑了,“这知道的是觉得侯爷您关心太傅他老人家安慰,不知道的还以为您故意寒缠林太傅。”

顾庸一笑,“莲子有什么不好,夏日吃着消热解署,我若真送了什么昂贵的东西,怕他才是不得安生。”

其中深意幕僚自然也是明白,“林太傅前些日子在朝堂上还与侯爷作对,侯爷却是不跟他计较?”那会儿在朝堂上,那姓林的可是恨不得按着脑袋把顾侯党派全都给送进去。

顾庸轻轻一笑,“他不过是愚衷而已。”

“那侯爷呢?”幕僚又问,“真要对此次科举不管不顾吗?”

顾庸手里举着被酒杯,正要说话,门口的小童却火急火燎的抛过来,气还没喘平就开始道:“不得了了,有人,有人告御状!”当今皇帝登基二十几年了,告御状的次数怕十次都没有。

别说是京城百姓了,就连不少达官贵人家都去看了,就怕自己家的纨绔子弟把人家逼到连命都不要都要去告御状的份上!

要知道这告御状一年出不了几次,可但凡有一次哪个不是抄家灭族?!毕竟人告御状的堵上了命,皇帝再怎么样都得给天底下的老百姓一个交代,否则这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御状,不就成了摆设吗?

顾庸道:“有的是人比我着急。”

说罢,便也起了身。

——

告御状的人自然是阿秀,不少百姓看着阿秀一个文文弱弱的女子,都劝着,“姑娘,京畿府衙门都在这里,你去告御状做什么?就你这样瘦弱的身子,怕是挨不了几下?”

这些年也不是没有告了御状之后就撒手人寰的,毕竟三十个大板,男人打了骨头硬,修养上一年半载的也就活蹦乱跳了。

可似阿秀这样身子瘦弱的女人去,那就是拿命在赌了。

阿秀咬牙,“京畿府若是公平,就不会现在还扣着我的夫君了。”说把便要去敲那鼓。

“你夫君是谁?”

“我夫君便是前些日子的杨征文,”阿秀道:“我夫君与我都是出身农家,是,他表妹是马上要嫁入顾侯府了,可我们都是老实本分的人,顾候也是忠心耿耿。可却只因他的显赫身份,旁人说我夫君舞弊,我夫君就是舞弊了,竟容不得一丝一毫辩解的机会。”

阿秀道:“我只是想叫皇上好好审一审此案,总不能问也不问,就让我夫君十几年努力毁于一旦!”

说罢,也不管众人的阻拦,伸手就要敲鼓。

“且慢!”却是有人从她身后拿过了鼓,“不应该由你来敲,且让老朽来吧。”

阿秀去看那人,却发现是一个华发苍苍的老先生,“老爷爷,您——”

“老朽是杨征文的老师——”说罢就要拿过阿秀手里的鼓槌,阿秀摇头,“老爷爷,您这么大的年纪了,怕是挨不过几下,还是我来吧。”

那老先生像是个脾气不好的,见与阿秀说不通,就要强硬的抢过来,“你都没过门挨这顿做什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自然应该我来敲。”

两个人争一顿打却像是在争什么宝物一样。

后头的一群人赶了过来,其中还有那穿着官袍的,见着那老先生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老师,“老师,还是我来吧。”

“怎么,你也敢跟我抢?”

刑部尚书忙道:“自是不敢。可是老师,礼法不可废。您这样的身份哪个敢打您的板子?御状本就是走投无路的百姓最后一条生路,您万不可因自己一时意气,叫它不复存在。”

老先生想了半天,最终也是不满的将鼓槌递给他,“三十大板,你可还行?”

刑部尚书脱掉了官袍,只道:“老师别忘了,当年学生刚上书院,没少挨先生的板子,挺得住。”

那老先生一笑,“那会儿你还年轻,可现在都这把年纪了,挨个三十大板也不知道能不能站起来。”

阿秀见几人说也不说就要替自己挨打,连忙上前,“大人,你跟我们素不相识,怎么可以——”

“杨征文既在岳麓书院念书,那便是我的师弟。”刑部尚书看了眼阿秀,显然也是知道她身份的,“你既然还没过门,这板子无论如何也不该是你去挨打。”说罢,便推开阿秀,自己趴在了凳子上。

原本几个要行刑的人看到是刑部尚书李修贺李大人,拿着板子进退也不是。

刑部啊,那是他们自己的头头!

李修贺却道:“打,往日里打三十大板什么力度今儿就什么力气打。”他看了眼周围的百姓,“百姓们都再看着,若有谁敢徇私枉法,本官第一个不饶!”

他平日里就为官正直,这么一番吩咐,衙役们不敢不从。

两旁站着的便举起板子开打,一时之间扑腾扑腾的,尽是肉挨着板子的重击声,离着老远百姓们都能听见。杨征文一事本因牵扯上了顾庸,叫人以为是顾侯的某个亲戚仗着他的名声来徇私舞弊。

可如今眼看着阿秀一个弱女子走投无路要来告御状,紧接着这么多的读书人又是一波又一波的声援杨征文。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作者:季生生分类:浪漫言情点击: 21676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相关资讯

全部资讯
第七章 买肉吃
第八章 芙蓉如面柳如眉
第九章 沈家宴会
第十章 请人
第十一章 伺候
第十二章 金彩
第十三章 杀鸡儆猴
第十四章 回去
第十五章 收为义女
第十六章 柳家表哥
第十七章 商量
第十八章 亲兄妹一样
第十九章 神乎其技
第二十章 捉奸成双
第二十一章 另有其人
第二十二章 竹篮打水一场空
第二十三章 阿秀
第二十四章 离开沈家
第二十五章 连环计
第二十六章 担忧
第二十七章 心生爱慕
第二十八章 买卖
第二十九章 美人扇
第三十章 紫藤萝
第三十一章 昌平郡主
第三十二章 要打便打
第三十三章 冒天下之大不韪
第三十五章 早都是自己人
第三十六章 不在做妾
第三十七章 不再像从前
第三十八章 不进侯府
第三十九章 这个郡主不一般
第四十章 阴谋诡计
第四十一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
第四十二章 好主意
第四十三章 针锋相对
第四十四章 宴会
第四十五章 讥讽
第四十六章 被劫
第四十七章 找到柳氏
第四十八章 触目惊心
第四十九章 赐婚
第五十章 清醒
第五十一章 把她拿下
第五十二章 永威大将军
第五十三章 绣帕不错
第五十四章 赵小娘子
第五十五章 使不得
第五十六章 圣娘娘
第五十七章 游园会
第五十八章 眼不见为净
第五十九章 从不风流
第六十章 短命鬼九皇子
第六十一章 误会
第六十二章 不要脸的女人
第六十三章 尤氏
第六十四章 考试
第六十五章 使绊子
第六十六章 舞弊
第六十七章 不算数
第六十八章 严查
第六十九章 书院
第七十章 查清
第七十一章 嘲讽
第七十二章 压制
第七十三章 公道
第七十四章 纵火
第七十五章 只想要她的命
第七十六章 崔大娘
第七十七章 顺水人情
第七十八章 要命的东西
第七十九章 配合
第八十章 威胁
第八十一章 做戏
第八十二章 人证物证
第八十三章 心凉
第八十四章 快成亲了
第八十五章 闹剧
第八十六章 讲证据
第八十七章 大事
第八十三章 不满意
第八十九章 请安风波
第九十章 疯子
第九十一章 秘药
第九十二章 作妖
第九十三章 二房作妖
第九十四章 毒药
第九十五章 先夫人之死
第九十六章 交代
第九十七章 说清楚
第九十八章 报仇
第九十九章 身子不适
第一百章 尤氏生病
第一百零一章 非得住下
  • &破了脑

    原主是一头磕破了脑袋直接人没了,可怜柳氏和陈妈妈还以为月梅只是照顾不周。

    2021-12-04 05:48:35详情点赞(0)回复(0)
  • 死娘才&?!”

    “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2021-12-05 12:57:22详情点赞(0)回复(0)
  • ,要不&周,秋

    再天生的善良也是为母则强,要不是月梅照顾不周,秋儿怎么能磕了头,那么大一个疤啊!险些就没了命!

    2021-12-03 11:16:07详情点赞(0)回复(0)
  • 么疼。&孩儿的

    “我头怎么这么疼。”她一开口,本是应该冷冰冰的,却叫小孩儿的鼻音说的奶声奶气。

    2021-12-05 05:38:51详情点赞(0)回复(0)
  • 人她谁&想把眼

    娘?她在人间当了十几年的勾魂使,谁敢当她娘,眼前这个女人她谁啊!!一把就想把眼前的女人推开,可刚一伸手,沈清秋整个人就惊呆了——这特么,怎么可能是自己的手啊!!!

    2021-12-04 02:06:24详情点赞(0)回复(0)
  • 安稳,&和柳氏

    沈清秋睡的不安稳,脑子里一边儿过的是陈妈妈和柳氏的话,另一边便是原主短短四五年的记忆。

    2021-12-04 03:00:41详情点赞(0)回复(0)
  • 八宝簪&月梅不

    以前她也这样拿原主的东西,可那八宝簪是原主父亲唯一给原主的生辰礼,原主爱的很。纠缠了月梅好几天,月梅不胜其烦,干脆一把推的她磕在了地上。

    2021-12-05 11:19:37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