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七十五章 只想要她的命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第七十五章 只想要她的命

紧然后人就又回了屋内,“你这张皮做不做的成人皮灯笼,就全看你怎么说了。”陈六猛的被推了进来,刚一抬起头,便见那小姑娘一双眼睛正冷嗖嗖望着自己。他地痞出身贫寒会眼低于第,屠九能叫一声师父能是普普通通小丫头?这丫头手起刀落,了叫自己一个弟兄化为了灰他地痞出身不会眼高于第,屠九能叫一声师父能是普通小丫头?。...

紧接着人就又回到了屋内,“你这张皮做不做的成人皮灯笼,就全看你怎么说了。”陈六猛的被推了进去,刚一抬头,便见那小姑娘一双眼睛正冷嗖嗖看着自己。

他地痞出身不会眼高于第,屠九能叫一声师父能是普通小丫头?

这丫头手起刀落,已经叫自己一个弟兄化成了灰烬,自己也是险些叫人做成了人皮灯笼,这昌平郡主害人不浅,陈六心里骂了一句,越发后悔起了这桩生意,这会儿子又怎么会给她瞒着。

“前些日子昌平郡主府的人找我,叫我做成柳家满院意外身死。”陈六道:“我平时道上的生意多亏昌平郡主帮忙,她有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自也交给我做。”

陈六拱了拱手,“姑娘,但凡你饶了我这条命,我这儿总有些关于昌平郡主的信儿你想知道。”

沈清秋原本冷幽的目光转了过来,紧接着冷冷一笑,“我要她的信儿做什么?”

她可没想过知道昌平的把柄拿去威胁她,她现在想要的,只有她的命而已!

“果真是杀人放火金腰带。”沈清秋走过去,挑起陈六腰上的玉佩,“就这么一块羊脂玉,得上万两银子吧?”

羊脂玉有便宜又贵,差不多的得千两,而陈六腰上的这块玉色通透,更是价值不菲。

“姑娘是行家啊。”陈六咽了口口水,“姑娘若是喜欢,我把这块玉赠给姑娘。”

沈清秋手里把玩这玉,“这上面也不知道沾了多少血,我怕拿着晚上睡不安稳。”她抬眼,“把人送到顾侯府,杀人放火该怎么处理,我想顾侯应该比我清楚。”

屠九称一声是,立马拎着陈六走出门外。

沈清秋垂头,看着手里的玉佩,原本她还想多留这昌平郡主一段时间,毕竟直接把人弄死多不好玩,她喜欢看人作死。可现在却觉得留着她多呼吸几口空气那也是浪费。

——

次日一大早,院里的人都醒了过来。

像杨征文书院的同窗纯属无妄之灾,这样的事情又不好告诉他们,沈清秋便叫金彩和陈妈妈各给他们封了个红包,只说昨儿个定错了酒。

待客人都送走了之后,陈妈妈进了屋子就坐在椅子上。

“天呐,昨个儿到底怎么回事儿,这得亏是下了蒙汗药,若是下个毒药,咱们这一家人还有活路吗?”陈妈妈心里完全都是后怕。

沈清秋的手轻微攥了起来,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一点,所以她昨天才格外的不留情面。

“想必这院子里的人,有些早已经吃了别家的饭。”

金彩机灵,听姑娘这么说便道:“姑娘的意思是咱们这院子里有内奸?”

沈清秋冷冷一笑:“不然呢,酒水都是陈妈妈亲自掌眼过的,不是屋内人谁有这本事往里头下蒙汗药。”

陈妈妈心里懊恼极了,“我那会儿子看着厨房,可实在是太忙了,也没完全顾得上。”她脑子里翻来想去的,可实在是半点儿都想不到厨房那几个有哪儿不对劲儿的。

沈清秋却道:“这事儿不用你们操心了,历来的状元府邸都有朝廷派下来的知根知底的人伺候。”她看着她娘,“不若你们和舅舅一起到他的府邸生活,起码吃食上不用操心。”用宫里头赏赐下来的人,起码她们不敢明目张胆的投毒。

柳氏点头,知道女儿氏担心自己,自然不会不应。

“那你呢?”

沈清秋道:“我?”

“自然是留在这里。”

“你留在这儿做什么?”陈妈妈皱眉,“可别当自己是煞星就什么都不怕,真给你投毒——”话说一半儿就连忙呸呸呸,“看我这张老嘴,净说些不吉利的。”

沈清秋一笑,“陈妈妈放心,我钓鱼呢,这屋里头没人可怎么行?”

陈妈妈听不明白,“钓鱼?”院子里钓什么鱼。

杨征文却是清楚,进了一趟牢狱,他莫名的也摸清楚了些什么。

“那昌平郡主不是好对付的,秋儿,你不若跟着舅舅一起到状元府邸住下,从长计议——”

沈清秋看着她舅舅,“怎么从长计议,舅舅,你敢保证那状元府就是铜墙铁壁,塞不进人来吗?昌平那女人简直就是疯子,逮准了一个人就要往死里咬,前些日子的牢狱之灾还没叫您想明白吗?”

杨征文劝不动她,便看柳氏。

其余女眷乍闻昌平郡主对自家下这么狠的手都没反应过来,柳氏脑子好容易清醒了些,听女儿说自己要单独留在柳家,“不行,我不同意,你一个孩子逞强什么?你必须跟着娘。”

“你不相信秋儿还不信我吗?”一道浑厚的男声传了过来。

众人望过去,却是顾庸正大着步子朝这里走过来。他手里还拿着早朝时侯的折子,穿的还是朝服,一看就是马不停蹄从宫里头赶过来的。柳氏看了他一眼,垂下头。

顾庸则是走过去一把抱起了沈清秋,“一来便铁着个脸,怎么,心情又不好?”

沈清秋道:“换你差点在梦里头被人宰了,你心情能好?”

一旁的随从听这沈小姐这番话莫名头皮一麻,就是家里头唯一敢跟侯爷顶着干的顾四公子也不敢对他说这样的话,这小丫头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顾庸听了也不气,哈哈一笑,“你若真被人梦里宰了,那才叫本候失望?本候的女儿岂能如此窝囊?‘

沈清秋忍不住对他翻了个白眼。

顾庸起身,看了眼柳氏,瞧着一张俏脸只是泛白,并未受别的伤,目光才移到了杨征文身上,“宫里头的人也不一定保险,过几日我派上几个信得过的嬷嬷去你的府邸。另有一些家丁和护卫。”

杨征文忙拱手谢过。

顾庸倒是一笑,“本侯还以为你会拒绝。”毕竟从前的杨征文就一股子酸腐之气,如今拜了那岳麓书院的老头为师父,说不定也是满脑子规矩道理。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表妹是侯爷的未婚妻,侯爷关照她理所应当。只不过家丁和护卫的月钱理当由我状元府出,到底表妹还未嫁过去。”杨征文不卑不亢道。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作者:季生生分类:浪漫言情点击: 21676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相关资讯

全部资讯
第七章 买肉吃
第八章 芙蓉如面柳如眉
第九章 沈家宴会
第十章 请人
第十一章 伺候
第十二章 金彩
第十三章 杀鸡儆猴
第十四章 回去
第十五章 收为义女
第十六章 柳家表哥
第十七章 商量
第十八章 亲兄妹一样
第十九章 神乎其技
第二十章 捉奸成双
第二十一章 另有其人
第二十二章 竹篮打水一场空
第二十三章 阿秀
第二十四章 离开沈家
第二十五章 连环计
第二十六章 担忧
第二十七章 心生爱慕
第二十八章 买卖
第二十九章 美人扇
第三十章 紫藤萝
第三十一章 昌平郡主
第三十二章 要打便打
第三十三章 冒天下之大不韪
第三十五章 早都是自己人
第三十六章 不在做妾
第三十七章 不再像从前
第三十八章 不进侯府
第三十九章 这个郡主不一般
第四十章 阴谋诡计
第四十一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
第四十二章 好主意
第四十三章 针锋相对
第四十四章 宴会
第四十五章 讥讽
第四十六章 被劫
第四十七章 找到柳氏
第四十八章 触目惊心
第四十九章 赐婚
第五十章 清醒
第五十一章 把她拿下
第五十二章 永威大将军
第五十三章 绣帕不错
第五十四章 赵小娘子
第五十五章 使不得
第五十六章 圣娘娘
第五十七章 游园会
第五十八章 眼不见为净
第五十九章 从不风流
第六十章 短命鬼九皇子
第六十一章 误会
第六十二章 不要脸的女人
第六十三章 尤氏
第六十四章 考试
第六十五章 使绊子
第六十六章 舞弊
第六十七章 不算数
第六十八章 严查
第六十九章 书院
第七十章 查清
第七十一章 嘲讽
第七十二章 压制
第七十三章 公道
第七十四章 纵火
第七十五章 只想要她的命
第七十六章 崔大娘
第七十七章 顺水人情
第七十八章 要命的东西
第七十九章 配合
第八十章 威胁
第八十一章 做戏
第八十二章 人证物证
第八十三章 心凉
第八十四章 快成亲了
第八十五章 闹剧
第八十六章 讲证据
第八十七章 大事
第八十三章 不满意
第八十九章 请安风波
第九十章 疯子
第九十一章 秘药
第九十二章 作妖
第九十三章 二房作妖
第九十四章 毒药
第九十五章 先夫人之死
第九十六章 交代
第九十七章 说清楚
第九十八章 报仇
第九十九章 身子不适
第一百章 尤氏生病
第一百零一章 非得住下
  • &姑娘身

    “姨娘,我瞧姑娘身边那月梅实在是太不像话了,再怎么不受宠姑娘也是主子,在这样纵容下去到底谁是主谁是仆?”

    2021-12-07 07:17:35详情点赞(0)回复(0)
  • 柳氏的&称七姑

    原主跟她同名,也叫沈清秋,是地方官沈太守家中姨娘柳氏的女儿,行七,也别人称七姑娘。想也知道崽多人不疼,尤其原主娘柳氏的出身,乃是在古人看来相当下九流的行业,戏子。

    2021-12-04 02:23:55详情点赞(0)回复(0)
  • 把一切&小姑娘

    梦里的沈清秋把一切都看的清楚,当即也明白了自己是借了这小姑娘的身体还了魂。

    2021-12-05 04:55:31详情点赞(0)回复(0)
  • 过的是&。

    沈清秋睡的不安稳,脑子里一边儿过的是陈妈妈和柳氏的话,另一边便是原主短短四五年的记忆。

    2021-12-06 02:07:12详情点赞(0)回复(0)
  • ”她一&冰的,

    “我头怎么这么疼。”她一开口,本是应该冷冰冰的,却叫小孩儿的鼻音说的奶声奶气。

    2021-12-07 03:50:25详情点赞(0)回复(0)
  • 儿胖,&给女儿

    “小葫芦,圆儿胖,捏一捏,滚一滚……”柳氏给女儿唱起了童谣,素来就是本地哄崽子睡的曲儿。沈清秋圆目半瞌,实在抵不住渐来的困意,小爪子搭在了柳氏的胸脯上,渐渐进入梦乡。

    2021-12-06 08:30:44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