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八十九章 请安风波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第八十九章 请安风波

她沉声,一脸不不愿意。柳氏闻言心中有些焦躁,低声埋怨顾庸,“早曾说让你快些,究竟但是晚了,累的婆母久等了。”她这新媳妇面上不很好看啊!“不妨事,母亲年迈,本就起的早,也不是特地为了等你。”顾庸闻言宽慰。赵妈妈听着心中暗恨,她本是想给柳氏个下马威,谁知柳氏闻言心中有些不安,小声抱怨顾庸,“早说过让你快些,到底还是晚了,累的婆母久等。”她这新媳妇面上不好看啊!。...

她沉声,满脸不愿意。

柳氏闻言心中有些不安,小声抱怨顾庸,“早说过让你快些,到底还是晚了,累的婆母久等。”她这新媳妇面上不好看啊!

“无妨,母亲年迈,本就起的早,不是特意为了等你。”

顾庸闻言安慰。

赵妈妈听着心中暗恨,她本是想给柳氏个下马威,谁知候爷到护着这个贱人,果然狐媚子有些手段,“候爷,夫人,沈姑娘,您们请吧。”

她高声。

刻意在‘沈’字上加重音量,想着沈清秋个拖油瓶,哪怕在凶煞初来乍到恐都敏感,先捏她一捏,谁在沈清秋却浑不在意。

甚至看都没看她一眼。

到是顾庸对她皱起眉头。

赵妈妈心里气的都快炸了,但在顾庸的威摄下,却又有些怯,再不敢做什么小动作,老老实实领着众人进了正屋。

高堂之上,徐老太君早已端坐。

有女婢捧上茶来,又往上地辅了膝垫儿,顾庸和柳氏忙上前,齐齐跪倒。

“儿子给母亲请安。”

“儿媳给婆母见礼。”

两人捧着茶,恭敬齐声。

徐老太君垂头瞧着他们,目光慈祥扫过儿子,划到柳氏身上时,却又有些复杂和不喜,伸手先过顾庸的茶碗,以轻轻抿了一口,低声道:“我儿已成家,便好生过日子吧。”

随后,掏出个荷包递给他。

顾庸收起,尊声道:“是。”

到此,礼仪都进行的很顺利。

只是跪在顾庸身边的柳氏,面色却是有些潮红,眼底隐隐流露出痛苦的神色,端着茶碗的指尖微微有些泛红,明显情况有些不对。

然她是跪着,脸儿又垂的低,根本没发现她的不妥,只有沈清秋个儿小,身量不足,又一直注视着她,瞧着她端的那杯茶飘出枭枭白烟儿,柳氏的指头都烫出泡来了……

不对,那茶水温不对!

有人害她娘!

沈清秋眉眼猛地一厉,二话不说,上前一把拽过柳氏,把她里的茶碗抢过来,发现果然烫的厉害,“这热茶,谁想喝谁喝吧!”

她怒声,挥手将茶碗执到地上。

‘呯’的一声,茶碗碎裂,热茶迸溅出来,周遭丫头老妈子俱都被烫了个正着,就连顾庸都被播及,手背都红了。

“哎啊!”徐老夫人也被烫了裙面儿,又惊又疼的站起身来。

一杯热茶砸到下来。

地毯直冒白烟儿。

屋里的丫鬟婆子们又惊又怕,几个胆小年纪浅的,还直接叫惊呼叫出声来。

“反了天了,沈姑娘,你这是做什么?哎啊,奴婢的老夫人啊!”

赵妈妈哭天抢地的扑到徐老太君脚下,捧着她的裙子连声哀叫,做出副天要塌了的模样。

徐老太君怔怔站着,她的裙子足够厚,热茶根本没浸透她的衣裳,她方才站起,说的疼痛,到不如说是惊吓过度。

这会儿,她有些懵。

不太明白是怎么回事!

“清秋~~”柳氏跌坐在上,面上又是惊又是怯,脸上茫然又委屈。

“娘,你的手怎么样了?烫的严不严重?”沈清秋谁都没管,径自回到柳氏身边,执起她的手担忧的问。

小小脸儿团着,眉头皱的死紧,瞧着柳氏烫出泡的手掌,她回头怒声道:“都是瞎了不成?主母成了这个模样,还不快去请大夫?”

“陈妈妈,你回院儿去,到我房间箱里取伤药过来,问金彩就是,她知道哪个是。”

“哎,是是。”

如果一番变故,陈妈妈早就懵了,压根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来,然她终归疼柳氏至深,只瞧那她掌心那一串儿的泡,便心疼的没了章法,只顾点头,转身慌慌的跑了。

“娘没事,清秋你别这般。”柳氏终是回过神来,知晓女儿是替她仗目,心里感动的同时,便劝她压下火来。

初时接了茶,感觉那热度,她便知道是有人要整治她,借着请安的时候给她下马威,她心是自生气的,可大喜的日子,婆婆又当了面,便想先忍下来,以图后效,谁知……

女儿竟是这样的暴脾气。

“我看你不像没事的样子。”沈清秋冷着小脸儿,起身从徐老太君桌上拿起顾庸给她敬的茶——

哼,到是温凉。

沈清秋眼里闪过抹怒,却没顾说什么,而是径自把茶到柳氏手上帮她解热。

“没了王法了,哪有新媳妇这般作事……”赵妈妈哭天抢地,锤着徐老太君的裙摆嚎陶,“我的老夫人啊,您真是可怜!”

眼底却闪着恶毒和兴奋,好家伙,本是想着整治整治柳氏,压她下马威,给她可怜的姣娘抱仇,没成想,这贱人的拖油瓶竟这般不沉着,竟如此放肆!!

好好好,她们可是得罪了老夫人……一个新媳妇,进门得罪当家婆婆,且看她有什么好下场?

赵妈妈拍着地,“哪有这样的没章法儿……”

她拼命拱火,想让徐老太君出面。

然而,她万万没想到的是,沈清秋可不止是不沉着,她放肆的着实厉害,猫儿眼猛地一横,冷漠扫过赵妈妈,瞧着粗壮满脸横肉老妇的作态,她便明白,今儿她娘这遭罪,应就是她做的。

刚刚,那茶也是她递给她娘的,怎地能感觉不到热?

“好个刁奴,你敢暗算主母!”

猛地站起身,扬起巴掌,沈清秋毫不留情的大步上前,一个大耳光就把赵妈妈扇到在地上,复又抬脚直踢她的腰腹。

赵妈妈被扇的吐出牙来,真的惨叫出声,“哎啊,哎啊!老夫人救命啊……”

“沈清秋,你做什么?”徐老太君惊声,苍老脸庞带着怒。

柳氏忍不住挣扎起身,想挡在女儿身前。

沈清秋却是丝毫不惧,冷冷一笑,她指着赵妈妈道:“老太君,这老奴才给我娘上的茶都快能烫熟鸡蛋了,将她的手惹出一串泡来,她既然敢以奴期主,我做的女儿,难道不能替她撑腰不成?”

“我,我没说不能,可总要查清楚,阿赵贴身我伺候半辈子了,你为难你想做甚?”徐老太君一怔,本能反驳。

沈清秋仰着头,刚想说话。

一旁,一只大手突然拦住了她。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作者:季生生分类:浪漫言情点击: 21676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相关资讯

全部资讯
第七章 买肉吃
第八章 芙蓉如面柳如眉
第九章 沈家宴会
第十章 请人
第十一章 伺候
第十二章 金彩
第十三章 杀鸡儆猴
第十四章 回去
第十五章 收为义女
第十六章 柳家表哥
第十七章 商量
第十八章 亲兄妹一样
第十九章 神乎其技
第二十章 捉奸成双
第二十一章 另有其人
第二十二章 竹篮打水一场空
第二十三章 阿秀
第二十四章 离开沈家
第二十五章 连环计
第二十六章 担忧
第二十七章 心生爱慕
第二十八章 买卖
第二十九章 美人扇
第三十章 紫藤萝
第三十一章 昌平郡主
第三十二章 要打便打
第三十三章 冒天下之大不韪
第三十五章 早都是自己人
第三十六章 不在做妾
第三十七章 不再像从前
第三十八章 不进侯府
第三十九章 这个郡主不一般
第四十章 阴谋诡计
第四十一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
第四十二章 好主意
第四十三章 针锋相对
第四十四章 宴会
第四十五章 讥讽
第四十六章 被劫
第四十七章 找到柳氏
第四十八章 触目惊心
第四十九章 赐婚
第五十章 清醒
第五十一章 把她拿下
第五十二章 永威大将军
第五十三章 绣帕不错
第五十四章 赵小娘子
第五十五章 使不得
第五十六章 圣娘娘
第五十七章 游园会
第五十八章 眼不见为净
第五十九章 从不风流
第六十章 短命鬼九皇子
第六十一章 误会
第六十二章 不要脸的女人
第六十三章 尤氏
第六十四章 考试
第六十五章 使绊子
第六十六章 舞弊
第六十七章 不算数
第六十八章 严查
第六十九章 书院
第七十章 查清
第七十一章 嘲讽
第七十二章 压制
第七十三章 公道
第七十四章 纵火
第七十五章 只想要她的命
第七十六章 崔大娘
第七十七章 顺水人情
第七十八章 要命的东西
第七十九章 配合
第八十章 威胁
第八十一章 做戏
第八十二章 人证物证
第八十三章 心凉
第八十四章 快成亲了
第八十五章 闹剧
第八十六章 讲证据
第八十七章 大事
第八十三章 不满意
第八十九章 请安风波
第九十章 疯子
第九十一章 秘药
第九十二章 作妖
第九十三章 二房作妖
第九十四章 毒药
第九十五章 先夫人之死
第九十六章 交代
第九十七章 说清楚
第九十八章 报仇
第九十九章 身子不适
第一百章 尤氏生病
第一百零一章 非得住下
  • 原主跟&崽多人

    原主跟她同名,也叫沈清秋,是地方官沈太守家中姨娘柳氏的女儿,行七,也别人称七姑娘。想也知道崽多人不疼,尤其原主娘柳氏的出身,乃是在古人看来相当下九流的行业,戏子。

    2021-12-05 03:54:05详情点赞(0)回复(0)
  • &到底谁

    “姨娘,我瞧姑娘身边那月梅实在是太不像话了,再怎么不受宠姑娘也是主子,在这样纵容下去到底谁是主谁是仆?”

    2021-12-05 09:41:59详情点赞(0)回复(0)
  • 了娘给&粥。”

    柳氏越发心疼,“秋儿是磕了脑袋了,快去乖乖睡一觉,一会儿醒来了娘给你喂甜甜的白粥。”

    2021-12-05 03:58:07详情点赞(0)回复(0)
  • 着到底&体,我

    能重活一次谁不高兴?又想着到底是占了人小姑娘的身体:你可怜,你妈也可怜,左右老娘我用了你身体,我保你妈下半辈子荣华富贵。

    2021-12-05 08:21:11详情点赞(0)回复(0)
  • 是原主&的很。

    以前她也这样拿原主的东西,可那八宝簪是原主父亲唯一给原主的生辰礼,原主爱的很。纠缠了月梅好几天,月梅不胜其烦,干脆一把推的她磕在了地上。

    2021-12-05 04:52:22详情点赞(0)回复(0)
  • 己胳膊&少吃,

    沈清秋觉得自己胳膊被人抬了出来,片刻之后有那苍老的声音,“不碍事儿,我看脑袋上的伤虽然严重,但也慢慢结痂了,药还是少吃,七八岁的孩子,药也是毒。”

    2021-12-04 01:46:4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