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八章 燕鹰双行

江湖不再:第八章 燕鹰双行

鹰的会出现,代表着飞鹰堡的人将要亮相,这是飞鹰堡的一大标志。飞鹰堡每个人都要养一只飞鹰,这是他们的标志,亦是他们练剑所需,飞鹰堡的武功体系以鹰爪功为基础,而基本上功的练习更是不停地的仔细观察飞鹰,不断地的刻意模仿飞鹰,一直到有一天也可以用自己裸漏的双手制紧接着第二只,第三只鹰从陡壁下一闪而出,冲上天空绕着第一只黑鹰盘旋,盘旋中还不时的发出阵阵鹰啸。。...

  顺着鹰啸声,众人抬头向天空看去,只见一只全身黑羽,翅展近丈的巨鹰在空中盘旋。

  紧接着第二只,第三只鹰从陡壁下一闪而出,冲上天空绕着第一只黑鹰盘旋,盘旋中还不时的发出阵阵鹰啸。

  三只不是天空中飞鹰的最终数量,随着鹰啸的不断传来,天空中飞鹰的个数也在逐渐的增加,直至天空盘旋着九只飞鹰后才有了停止增加的迹象。

  这九只飞鹰中,除了当头的那只一身黑羽闪着晶亮外,其它飞鹰的羽翼大多以灰色为主,

  飞鹰的出现,代表着飞鹰堡的人即将现身,这是飞鹰堡的一大标志。

  飞鹰堡每个人都会养一只飞鹰,这是他们的标志,亦是他们练功所需,飞鹰堡的武功体系以鹰爪功为基础,而基本功的练习更是不停的观察飞鹰,不断的模仿飞鹰,直到有一天可以用自己裸露的双手制服一只成年的飞鹰,才会被飞鹰堡最终认可,同时开始接受更加严厉的训练。

  空中的九只飞鹰长啸不断,好似在迎接着自己主人的到来,自逍遥看着空中的九只飞鹰心中暗道,九只飞鹰预示着会有九个飞鹰堡的人出现,就是不知道端木行这畜生有没有前来,但看到那带头的黑鹰,自逍遥却在苦笑中摇了摇头。

  这时一个身影出现在了后山入口处,这是一个一身黑袍的中年男子,在袍子的当中绣了一个飞鹰的图案。

  在他身后的两个人年纪较轻,但衣着相似,这三人出现后向四周扫视了一番便有序的站到了入口的两边。

  第四个出现的是一个青年,一眼看去给人的感觉是一个高挺的鹰钩鼻镶在了一副冷峻的面孔之上,对什么都提不起劲的样子,不禁让人觉得难以接近。

  这青年没有跟之前的三人站到一起,而是向前走了两步,若仔细看可以发现,这青年衣袍上的飞鹰要比之前的三人大上不少。

  在这青年身后的是一个中年男子,他的脸上同样有着一个标志性的鹰钩鼻,但这鼻子与他那犀利而深邃的眼神比起来就逊色了不少。

  “端木行。”在看到这男子的时候自逍遥心中暗道,随即苦笑着看向一边的龙飞。

  这中年男子正是飞鹰堡堡主端木行,他一身黑袍,虽没有绣上飞鹰,但这黑里却是透着亮,就像空中那唯一一只黑羽飞鹰的羽毛一般。

  在他身后的是一位女子,此女一袭白衣,黑纱蒙面,纱布上还绣着一只白色的鹰。紧跟着端木行之后越过先前的三人后与青年男子站在了一排。

  在这女子身后跟着的三人与前面三人衣着相似,均为中年。

  远远看去端木行站在前排,青年男子和蒙面女子紧随其后,其他六人则是分成两排跟在后面。

  一队人不急不缓的朝人群走去,此刻的鹰啸声更加的频繁起来,啸声也更深更长。

  端木行来到人群前大袖一挥,九只飞鹰中为首的那只顿时眼睛一亮,长啸一声带头想端木行冲去,其余飞鹰紧随其后向着自己的主人一一飞去。

  由于黑鹰太大,并没有站在端木行的肩上,而是绕着端木行飞了一圈之后落在了其身旁的地面上,紧紧地盯着前方的一切。

  端木行伸手在黑影头上摸了摸,微笑着对自逍遥说道:“二叔,近来可好?”

  “哼,我没你这么厉害的侄儿”自逍遥一脸不情愿的回道。

  “二爷爷。”没等端木行开口,他身边的青年男子和蒙面女子异口同声道。

  对于两个小辈自逍遥的态度不同于端木行,而是略带不情愿的轻嗯了一声。

  就在这时一旁为刘思言和贾老大调息的古月龙飞眉头一皱,飞鹰堡的人来临在刚才的鹰啸中他已经知晓,但令他意外的是自逍遥跟飞鹰堡的关系。

  他与自逍遥这么多年来,只会一起找乐子玩,很少过问彼此的私事,但想到自逍遥似乎与端木行水火不容的态度,以及关系,不由担心起来。

  若是端木行在这个时候发难的话光凭自逍遥一个人是顶不住的,而自己又抽身不开,即便是调息结束也得休息一时半会儿才能够参加战斗。

  心中虽有了担心,可却没有影响到龙飞为刘思言和贾老大的调息,而且只需片刻,这调息便可结束。

  清醒中的贾老大微微回头瞟了一眼龙飞,带着一丝虚弱和庆幸说道:“没想到你不仅会飞,还会按摩。”

  随着贾老大的话刘思言也向后瞟了一眼。

  龙飞只是嘴角微微一翘,没有说什么。

  对于端木行的出现,王卓和易风相互对望了一眼各自思索起对策来,华一凡的功力在逐渐的散去,虽说还能勉强维持调息,但其身体的痛苦却非常人所能忍受。

  刘情焦急的看着刘思言,他担心在最后关头被人破坏调息,所有的努力都会付之东流。

  “王盟主,我天鹰堡不请自来,不知道有没有酒喝?”端木行看向王卓,其语气和神情中更多的透露着对王卓的威胁之意。

  “端木兄说笑了,怎能没有酒喝。”王卓微笑着说道,但这微笑却无法掩盖他说话时的吃力感。

  若是换做平时,王卓压根不会与端木行称兄道弟。

  端木行眉头一皱看向王卓的眼神中多了一丝虚假的关怀:“王盟主,是否身体不适?要不让我来把把脉。”

  端木行说着就欲上前为王卓把脉。

  “行了。”自逍遥挡在王卓身前一脸怒气的说道:“端木行,你别在这里假惺惺了。既然人家没请你,你还不赶紧滚回你的飞鹰堡去。”

  端木行大笑一声后说道:“端木邪,我已不是端木家的人,你更加不是,所以别对我大呼小叫的。”

  就在这时龙飞收起双掌自我调息了一番缓缓站了起来走到自逍遥身旁看着端木行上下打量了一番后,只说了一个字:“好。”

  随后大笑一声说道:“我带你去喝酒。”

  端木行先是一愣,但很快便笑着说道:“这位小兄弟,可是卓云山庄之人?”

  “不是。”龙飞大手一挥说道。

  端木行的目光越过龙飞看向更远处的王卓说道:“老夫只喝卓云山庄的酒,小兄弟既然不是,那就别怪老夫不赏脸了。”

  “端木兄若想喝酒还请稍等,待王某小坐片刻,一会定与端木兄一醉方休。”王卓见龙飞没辙只能想方设法的拖延端木行。

  端木行眯着双眼思索了片刻,又扫视了另一边的李潇等人一眼,“好,那老夫便在此等候,不仅王盟主,其他几位庄主也得和我一醉方休。”

  面对飞鹰堡的出现,玄空等人依旧保持着沉默,似想以不变应万变。

  而李潇在看到端木行要坐下的时候上前一步恳求道:“端木堡主,在下青城派李潇,还望端木堡主为在下主持公道。”

  端木行正准备盘膝坐下,听李潇这么一说,表情一愣,朝李潇走了几步问道:“何事需要老夫主持公道?”

  “在下的掌门师弟陈伯修死在了这里,经过在下多番考证,这事多半跟卓云山庄有关。”李潇的声音略带哽咽,双眼也有了湿润。

  端木行眉头一皱,看向王卓用质问的语气说道:“王盟主,可有此事?”

  “绝无此事。”没等王卓回答,龙飞便抢先说道:“若是端木堡主不信,可到尸体前一看究竟。”

  龙飞说着指向不远处陈伯修的尸体。

  在刚才人群变动的时候,青城派已经站在了靠近尸体的地方,但这也只是靠近,没有一个青城派弟子上前触碰过尸体。

  就在端木行越过自逍遥向陈伯修尸体走去的时候,脚步一顿,转过头看向躺在地上的人,不由一惊:“唐木?”

  唐木没有理睬端木行,而是将头偏了过去避开端木行的目光。

  此时端木行复杂的看着自逍遥和龙飞,要知道唐木与他在武林中可谓是齐名的人物,这样的人物即便不是自逍遥的对手,也绝不会轻易的被困。

  但看到躺在地上那唐木的狼狈样,他竟有了些迟疑,迟疑过后很快又一脸自然的朝着龙飞问道:“对了还不知道这位小兄弟该如何称呼?”

  龙飞将耷在在肩上的头发往后一抛脖子一扬说道:“在下龙飞,五蝶门传人。”

  龙飞在说到“五蝶门”的时候比说自己的名字还要响亮,显然是为了给端木行一个震慑的效果。

  这一招果然有效,端木行听到“五蝶门”三个字,不由一怔,但随即又微笑着对龙飞说道:“原来是五蝶门的少侠,久仰久仰。”

  端木行在得知龙飞的身份之后态度显然大变,他再次看向狼狈的唐木,心中已是猜到唐木如今的狼狈样是如何而来的。

  或许是看不惯如今狼狈的唐木,端木行总觉得今日的唐木与他以往所见的唐木有所不同。

  端木行内心略一感慨,便不再理会此事,而是走向了尸体。

  “十字伤痕。”端木行看到尸体脖子上的伤痕后喃喃自语着,但仔细看了之后,却是又摇了摇头说道:“不对,这不是刀痕,而是剑痕。”

  “这是他们故弄玄虚。”李潇在一旁焦急的说道。

  龙飞没有理会李潇,而是指着尸体的脖子说道:“端木堡主,这剑痕显然是在陈掌门死后被人划上的。”

  “为何?”端木行疑惑的问道。

  “你看我们在场的所有人,有哪个没有围巾驱寒的,再看陈掌门的尸体,脖子上却是空的,显然是为了留下这个所谓的‘十字伤痕’而被人故意将围巾扯掉。”龙飞边说边比划着。

  自逍遥在远处静静的盯着端木行,他生怕龙飞会有危险。

  见端木行不停的点着头,古月龙飞又指着地上的血渍说道:“你再看这血渍,相对少了点,正是因为陈掌门是死后才被人用剑划下这个‘十字’伤痕的。而且从腹部摸去,陈掌门的内脏也有碎裂的迹象。”

  龙飞对于自己的分析很是赞赏,此刻正一身牛气的看着端木行。

  “这一切都可能是伪造的,刘情和华一凡曾在青城派附近出现过,他们的出现,就让这些所谓栽赃嫁祸的证据有些欲盖弥彰了。”李潇在一旁显得更加焦急。

  听完李潇的话端木行同样点了点头,这下李潇才松了口气,露出一丝得意。

  看到李潇脸上的得意龙飞心中十分不爽,要不是现在内力大损,他才不会这么低三下四的跟端木行讲这个讲那个。不同意就直接来硬的,让他也跟唐木一样的狼狈不堪。

  “端木邪,你给我滚出来。”就在这时一个老妪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听到这声音,端木行先是一惊,身子略有颤抖,心中暗道:她果然来了。随后恶狠狠的盯着自逍遥。

  而自逍遥则是好像丢了魂一样,手足无措,纠结了片刻他一叹气,对着龙飞却是嬉皮笑脸的说道:“臭小子,我得走了,自己保重。”

  自逍遥说完便身形一闪,施展出了他最强的轻功“燕鹰双行”离开了后山,但在他离开后却听到一声很严厉的喊话:“端木行,龙飞是我兄弟,我谅你也不敢对你这小叔叔动手。”

  这话听得龙飞汗颜不已,他摸着自己的脸心中暗道:死老头,我有这么老吗?

  端木行见自逍遥离开后一脸阴笑。

江湖不再

江湖不再

作者:清风冷巷分类:玄幻奇幻点击: 12296  

  江湖?修真?但是是伪修真。好人?坏人?只为利益而在。善良真诚?邪恶的力量?但是因人而异。事实?假象?一切谁来说法。 江湖已不再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之所以被称作废弃星域是因为这些星域中没有丝毫的灵气存在,同样,在废弃星域里存在的诸多星球被称为的废弃星球。。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