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4章 你的衣服呢

谜尘暗事:第4章 你的衣服呢

周志华盯着唐婉凝望了一会儿,接着一言不发后转身走出来了浴室,唐婉裹着浴巾战战兢兢跟了回去,抬头一看周志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直发愣。“赶快给你爸打个电话呀,小黑会会是他让“赶紧给你爸打个电话呀,小虎会不会是他让人接走了?”唐婉惊惧地说道。。...

周建伟盯着唐婉凝视了一会儿,然后一言不发转身走出了浴室,唐婉裹着浴巾战战兢兢跟了出去,只见周建伟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直愣神。

“赶紧给你爸打个电话呀,小虎会不会是他让人接走了?”唐婉惊惧地说道。

周建伟扭头冲唐婉吼道:“不可能,我刚从他那里回来。”

唐婉这下算是彻底懵逼了,一张被水蒸气熏的通红的脸霎时变得惨白,带着哭腔说道:“哎呀,会不会真出事了,不可能,不可能,你想想,还会有谁可能接走小虎?”

说完,似乎也明白自己的问题根本就不可能再有答案,于是跑进浴室拿起手机就开始拨电话,不一会儿,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这里是110报警中心,有什么可以帮你。”

唐婉正想开口,只见周建伟冲了进来,问道:“你这是给谁打电话?”

唐婉惊惧道:“110。”

周建伟一听,一把夺下唐婉的手机,恨声道:“你找死啊,事情还没有搞清楚报什么警,就算小虎被绑架现在也不能报警。”

唐婉一听丈夫嘴里说出绑架两个字,忍不住浑身一阵哆嗦,失声道:“你的意思小虎被人绑架了?”

周建伟盯着唐婉好一阵没出声,随即沉声问道:“你的内衣呢?”

唐婉一愣,一瞬间没有明白丈夫的意思,不清楚这个时候他怎么还有心思关心自己的内衣,可随即马上就想起了跟另一个男人在宾馆找内衣的情景,顿时脸色一变,结结巴巴地颤声道:“你什么意思?”

周建伟凑近唐婉恶狠狠地质问道:“我问你的内衣在哪里?你该不会是没穿出门的吧?”

唐婉一阵酥胸起伏,一颗心砰砰狂跳,脑子一阵眩晕,嘴里机械地哼哼道:“可能……可能丢在美容院了。”说完,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急忙一只手扶住了盥洗台。

“美容院?”周建伟冷笑一声,忽然伸手给了老婆一记狠狠的耳光,唐婉本来就觉得天旋地转,哪里还站得稳,嘴里惨叫一声,整个人摔倒在了浴缸里面,顿时水花四溅。

说实话,唐婉还是第一次挨丈夫的耳光,她虽然嫁入了豪门,可她也不是平常百姓家里的丑小鸭,更不是逆来顺受的小媳妇。

要是平常的话,她怎么也无法忍受丈夫扇她耳光,说不定早就扑上去跟他厮打了,就凭丈夫那小身板,还不一定是她的对手呢。

可今天她却没有这个勇气跟丈夫较量,一方面心里有鬼,另一方面她现在全部的心思都在儿子身上,只好把这一耳光当做是对自己的惩罚,说实话,只要儿子能平安回来,即便再被扇几个耳光也认了。

唐婉倒在浴缸里面喘息了一会儿,然后慢慢爬起身来,身上的浴巾已经散开了,她干脆扯下来一把扔在了地上,说起来也奇怪,刚才摔的挺狠,可却没感觉到疼痛。

周建伟给了老婆一个耳光之后,似乎也有点胆怯,坐在沙发上呼哧呼哧直喘,不得不颤抖着手摸出一支烟点上,以便能集中精力思考,犹豫了好一阵,最后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刚打完电话放下手机,一瞥眼看见唐婉光着身子一丝不挂地从浴室走出来,并且一直走到他跟前,弯下腰瞪着他冷冷问道:“你现在是想找儿子,还是找内衣?”

周建伟好像不敢正视老婆的身体,撇开目光喘息道:“我爸马上就过来了,他说了,不许报警。”

唐婉站在那里喘息了一阵,然后走过去穿上衬衫和牛仔裤。

周建伟站起身来,盯着唐婉冷冷说道:“如果儿子有个三长两短,我饶不了你。”说完,转身下楼去了。

唐婉似乎没有听见丈夫的威胁,怔怔地楞了一会儿,然后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急忙走过去拿起自己的手机,进了卫生间,关上门,飞快地拨打了一个手机号码。

“你,你女儿回家了吗?”唐婉小声问道。

只听一个男人也小声说道:“回来了,他妈去接的。”

顿了一下又低声问道:“是不是保姆把你儿子接回去了?没事吧?”

唐婉没有回答男人的话,而是喘息道:“你记好了,再也不要跟我联系,我们两个只当从来没有认识过。”

男人沉默了一会儿,随即不解道:“婉儿,出什么事了?难道被他发现了?”

唐婉厉声道:“你什么都别问,记住我的话,不然休怪我不客气。”

说完,不等男人说话马上挂断了,然后打开手机的后盖,从里面扒出一张手机卡直接扔进了马桶里,并且狠狠地按下了冲水按钮,只听哗啦一声,手机卡就不见了。

唐婉伸手啪的一声合上马桶盖,然后只觉得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上面,双手捂着脸呜咽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只听外面引擎轰鸣,似乎有汽车开过来了,唐婉急忙站起身来,撩起窗帘朝外面看,只见四五辆轿车开进了院子里,不用猜,肯定是周家的大老板赶来了。

楼梯上传来一阵脚步声,唐婉急忙拿起毛巾擦擦脸,然后从卫生间走了出来,虽然院子里来了四五辆轿车,可跟着周继尧上楼的除了周建伟之外,只有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周继尧带来的这三个人唐婉虽然不太熟,可都认识,年纪大的那个男人是周继尧的得力助手,公司副总裁卢刚,另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则是保安部部长孙乾,那个女人则是周继尧的私人助理喻后红,年龄差不多三十来岁,算得上是个少见的美人。很显然,周继尧可能还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自己孙子失踪的消息。

周继尧今年五十六岁,不仅身材魁梧,而且相貌堂堂,可能是懂得养生之道,尽管在生意场上打拼了几十年,可看上去却比实际年龄年轻多了,说实话,像周继尧这种有钱有势的男人,即便在他这个年龄,对女人还是有着不可抗拒的魅力。

“爸,你救救小虎吧,都怪我,都怪我……”唐婉乍一看见公公,就像是见到了救星,忍不住哭泣道。

周继尧没出声,走过去拥抱了一下儿媳妇,一只手抚慰似地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别着急,小虎不会有事的。”

周建伟瞪了老婆一眼,骂道:“你还有脸哭?居然把这么小的孩子一个人丢在商场跑去做美容。”

周建伟的话跟刚才唐斌在电话里埋怨女儿的话一模一样,唐婉自觉理亏,所以也没有争辩,不过,公公的安慰和保证让她心里踏实了不少,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公公可比丈夫的能量大多了。

可没想到周继尧摆摆手冲儿子说道:“你现在责怪她有意义吗?如果有人盯上了小虎,想躲也躲不掉,我们现在谈点有实际意义的问题,不要再责备婉儿了,难道她希望自己儿子出事吗?”

说完,带头走进了周建伟的书房。

保姆小翠给每人端来了一杯茶,因为唐婉还没有吃晚饭,还贴心地给她端来了一盘小点心,只是女主人现在心急如焚,没有胃口罢了。

等到小翠出去之后,周建伟关上了书房的门,周继尧才冲儿媳说道:“婉儿,着急也没用,你还是先冷静一下,把把今天的事情详细述说说,眼下最起码要先有个大概的判断。”

唐婉抹抹眼泪说道:“其实事情也很简单,中午我带着小虎出去吃了饭,然后就去了天福商厦的娱乐城,让他在那里跟小朋友玩。

后来我见他玩得高兴,于是告诉他出去办点事,等一会儿再来接他,其实我以前也这么干过,可谁曾想这次就出事了呢?”

周建伟气愤道:“我原本还以为你是陪小虎玩呢,没想到是自己想跑出去,如果你不愿意带孩子为什么不把他留在家里?”

唐婉辩解道:“他昨天晚上说今天想去那里玩的。”

周继尧的助理喻后红插嘴道:“我知道天福商场的娱乐城,很多家长去那里购物的时候都把孩子放在那里。

说实话,我丈夫在周末的时候就经常骗我,说是带女儿去那里玩,他更过分,每次把女儿往那里一丢就跑去打麻将了。

不过,据我所知那个娱乐城管理上还是很规范的,起码有两三个老师负责照顾孩子,活动现场也是全封闭的,我曾经去接过女儿,老师一般都会过问,如果是陌生人根本不太可能把孩子接走。”

周继尧微微点点头,摸出一支烟点上,喷出一团烟雾,盯着唐婉问道:“你去商场接孩子的时候他们怎么说?”

唐婉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去的时候老师和孩子都走光了,只有一个工作人员,我以前没有见过她,应该是管理人员,她也说不上孩子是被谁接走的,不过,她保证不可能被陌生人接走。”

顿了一下,试探道:“爸,要不就报警吧,商场肯定有监控,只要调出监控看看,不就知道小虎被谁接走了吗?”

周继尧缓缓摇摇头,说道:“如果凭监控就能找到接走小虎的人,那事情就简单了,在没有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前,暂时不要报警,警察只能坏事。”

沉默了一会儿,问道:“你带小虎去玩过几次?”

谜尘暗事

谜尘暗事

作者:微风分类:权少总裁点击: 20013  

  阔太太唐婉跟神秘的的情人在宾馆销魂的时候,儿子突然间神秘失踪了,案情正自扑朔迷离,丈夫突然间又出了车祸,一切都好像有一只看看不见的手在幕后操控,却又无迹,未曾想,最后侦终于,随着天边一道闪电划过,响起了一声震耳欲聋的炸雷,接着,豆大的雨点开始噼里啪啦地砸下来,不到两分钟,暴风雨终于来了。。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自己的&……

    戴家郎瞥了一眼监视器,急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从里面走了出来……

    2021-06-14 02:10:02详情点赞(0)回复(0)
  • 了个身&道:“

    男人翻了个身,把脸埋进她的秀发里嗅着,嘟囔道:“应该还早,我觉得只睡了几分钟似的。”

    2021-06-11 09:47:12详情点赞(0)回复(0)
  • 焦急的&模样倒

    保安倒也通情达理,见两个人一副焦急的模样倒不像是装出来的,于是闪过一边让两个人进去了,一遍还盯着女人欣赏了一会儿。

    2021-06-11 02:25:31详情点赞(0)回复(0)
  • 原本热&孩子在

    原本热闹的八楼儿童娱乐中心冷冷清清,早就没孩子在里面玩了,只有两个保洁阿姨正在打扫卫生。

    2021-06-14 01:57:24详情点赞(0)回复(0)
  • 己的牛&似地哼

    女人气的踢了男人一脚,也顾不上内衣了,一把抓过自己的牛仔裤,嘴里带着哭腔似地哼哼道:“非被你害死不可,算了,来不及了。”

    2021-06-11 08:25:35详情点赞(0)回复(0)
  • 是一个&,所以

    说实话,工资虽然不多,但对于他这个刚刚从部队复员,在这个大都市举目无亲的人来说无异于是一个暂时的避风港,所以,他在这里一下就干了将近一年。

    2021-06-14 06:24:54详情点赞(0)回复(0)
  • 顾说道&是鸡,

    戴家郎似乎没有听到女服务生的劝告,自顾说道:“你说她究竟是不是鸡,我怎么就不信了,这么好看的女人,为什么要去做鸡呢?”

    2021-06-13 02:52:20详情点赞(0)回复(0)
  • 人就嗔&。”

    男人还没有说完,女人就嗔道:“你说的轻巧,不管什么借口,关手机这一点就说不清楚。”说完,幽怨地瞪了男人一眼,小声道:“我总觉得我老公已经在怀疑了。”

    2021-06-11 01:20:1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