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5章 护犊

谜尘暗事:第5章 护犊

唐婉会觉得脸上低烧,不自觉地地躲过了周继尧锋利的目光,因为带儿子去商场娱乐城玩是那个男人想出的一个秘密幽会方法之一,而她自己也会觉得这个办法既安全又隐秘。因为,在四个月所以,在四个月的时间之内接连带着儿子去了八次,平均一个月两次,就这样那个男人还嫌少。。...

唐婉觉得脸上发烧,不自觉地躲开了周继尧锐利的目光,因为带儿子去商场娱乐城玩是那个男人想出来的秘密幽会方法之一,而她自己也觉得这个办法既安全又隐秘。

所以,在四个月的时间之内接连带着儿子去了八次,平均一个月两次,就这样那个男人还嫌少。

只是,这件事可以让丈夫知道,但绝对不能让公公知道,如果让他知道自己是在跟别的男人鬼混的时候丢掉了儿子的话,那可就不是被赶出豪门这么简单了,说不定自己全家都要跟着遭殃。

“具体我也记不清楚了,总有四五次吧。”唐婉故意回想了一下说道,并且把次数少说了一半,好像少说几次就能减少自己一点罪孽似的。

这时,周继尧的保安部长孙乾插嘴道:“商场的工作人员有人知道你的身份吗?”

唐婉急忙摇摇头,说道:“不知道,不知道,我跟商场的老师也没怎么说过话,他们只知道我是个在家带孩子的全职太太。”

孙乾迟疑了一下,继续说道:“既然去过四五次,也许那里的老师对小虎应该有点印象,你刚才也说了,陌生人想接走小虎可能性不大,可小虎为什么还是被接走了呢?”

“你的意思是小虎肯定认识这个接走他的人?”唐婉浑身微微一颤,问道。

卢刚点点头,说道:“应该是这样,小虎虽然只有五岁,可很聪明,被陌生人骗走的可能性不大,再说,还有好几个老师盯着呢。”

唐婉颤声道:“可我儿子除了家里人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熟的人。”

“会不会是某个跟小虎相识的朋友?”孙乾问道。

唐婉吓了一跳,脑子里瞬间把跟小虎有过接触的几个闺蜜在脑子里过了一遍,随即摇摇头,说道:“不可能,不可能,真正来过家里并且跟小虎相熟的朋友也就这么几个,扳着手指头都能数的过来。”

孙乾犹豫道:“我们不得不考虑各种可能性,等一会儿你把这几个朋友的名字和联系方式写给我。”

喻后红插话道:“孙部长的怀疑也不是没有一点道理,毕竟周董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富豪,打他主意的人多着呢。

据我看来,这件事应该是有预谋的作案,从时间点来判断,小虎应该是在娱乐城还没有关闭的时候就被人接走了。

如果因为你误了接人时间点的话,管理人员肯定会问小虎要家里人的电话号码,这样反而没人能接走他了。

所以,我怀疑这个人掌握了你的行踪,他应该早就知道你经常带小虎去娱乐城玩,并且应该跟小虎不是一般的熟,你仔细想想,最近半年或者一年之内有没有刻意接近你和小虎的人。”

唐婉坐在那里怔怔地楞了一会儿,一脸茫然道:“我确实想不起什么可疑的人。”说完,某人的影子在脑子里一闪而过,心想,只有他符合“最近一年刻意接近自己”这个条件。

这时,周继尧的副总裁卢刚谨慎地说道:“如果是绑架的话,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不管是谁绑架了小虎,最后总离不开一个钱字,否则他们劫持一个小孩干什么,还不是冲着董事长钱袋子来的?”

一直没有出声的周建伟猜测道:“会不会是本市拐卖妇女儿童的犯罪集团干的?据说本市最近发生过多起这类的案子,这些人胆大包天,竟然敢直接在大街上抱走别人的孩子。”

周继尧皱着眉头沉思了一会儿,缓缓说道:“如果小虎落入了拐卖儿童的罪犯手里,他们要不了多久就会搞清楚小虎的身份。

一个孩子能卖多少钱?当他们明白小虎身价的时候,马上就会意识到与其卖掉小虎还不如找他的父母敲诈一笔钱,这么说来,小虎不管落到谁的手里,最终都会成为绑架案。”

卢刚点点头说道:“如果绑架小虎的人仅仅是为了钱,这事就简单多了,我们只要静候绑匪的消息,并且也没必要报警,这件事我们自己就能摆平,不过,我担心的是会不会有第三种可能性。”

“你什么意思?”周继尧在烟灰缸里掐灭了烟头问道。

卢刚犹豫道:“我担心会不会是你什么仇人干的。”

周继尧闭上眼睛好一阵没出声,最后缓缓说道:“我还倒真有不少仇人,难道他们会对一个五岁的孩子下手?”

一阵沉默。

唐婉见几个人坐在这里只是猜测推理而不去想办法找孩子,顿时有点急了,忍不住说道:“爸,实在不行还是报警吧,毕竟警察人多。

万一凶手带着小虎离开南召市的话,那就更难找了,起码要去找商场那几个老师问问,看看他们有没有印象小虎是被什么人接走的,总比坐在这里瞎猜强吧?”

周继尧闭着眼睛说道:“你怎么知道我没有派人去找商场的老师?沉住气,我们必须先等绑匪的消息,应该很快就会来。”

唐婉一愣,明白了公公的意思,原来他这是在等绑匪的电话,说实话,如果能够用钱把儿子赎回来,那是再好不过了,毕竟,对于周家来说,钱算什么,多少钱也比不上孙子的性命啊。

不过,唐婉随即意识到自己还有一个漏洞没有来得及弥补,那就是美容院,万一公公或者丈夫派人去美容院调查,自己的谎言岂不是就被戳穿了?好在他们到现在也没有问过自己去的是哪家美容院。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外面的大雨好像已经停了,窗外不时传来雨水的滴答声,在各种可能性都被总结了一遍之后,每个人都陷入了沉默。

唐婉偷偷瞥了公公一眼,只见他闭着眼睛仰靠在沙发上,怀疑老头会不会睡着了,再看看丈夫,只见他目光呆痴地盯着自己的鞋子,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过,有一点她可以肯定,那就是丈夫很爱自己的孩子,现在突然被人绑架,心里肯定跟自己一样难过,如果儿子真有三长两短的话,这桩婚姻肯定是走到头了。

不知为什么,想到自己和周建伟有可能离婚,心里竟然感到一阵轻松,可随即又想到了儿子的安危,心情又沉重起来,忍不住低下头去。

同时,脑子里闪过另一个男人的身影,心里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就在几个小时之前,那个男人英俊的面孔还让她心醉神迷,可现在却忽然觉得那张面貌可憎起来。

因为,没有他就不会出今天这件事,要不是他出的馊主意,自己怎么会带着小虎去那种鬼地方玩呢。

不过,随即又开始自责,觉得儿子被绑架完全是自己一手造成的,要不是自己骨头痒痒,怎么会受到那个男人的诱惑,儿子又怎么会被人绑架?

想到这里,悔恨的狠狠在自己大腿上掐了一把,想起儿子可爱的模样,心中又愧又内疚,忍不住悲从中来,一下扑在沙发上哭起来,一边呜咽道:“万一小虎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也不要活了。”

周继尧睁开眼睛看看儿媳妇,不过什么都没说,喻后红走过去拍拍唐婉的肩膀,安慰道:“吉人自有天相,你别着急,大家不是都在想办法吗?”

正说着,唐婉的手机忽然响起来,所有人就像是听到了警报一样,马上都坐直了身子,反倒是唐婉没有反应过来。

“谁的手机?”周继尧问道。

唐婉这才意识到是自己的手机铃声,抹抹眼泪直起身来,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却没有接,周继尧警觉道:“谁的电话?”

唐婉抽泣道:“我爸打来的,我刚回来的时候还以为是他去接的小虎,所以给他打过电话。”

周继尧舒了一口气,犹豫了一下,摆摆手说道:“不用瞒了,瞒也瞒不住,告诉他们吧。”

唐婉这才接通了手机,带着哭腔说道:“爸,小虎被人绑架了。”

虽然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钟了,可唐斌和欧阳云苏不到半个小时就赶过来了,老两口只有这么一个外孙子,平时看的比自己的命还要贵重,乍一听说被人绑架,其震惊程度可想而知。

好在老两口都是久经沙场的老马,尤其是唐斌离休前官至市委副书记,那份镇定也不是寻常人可比,所以,尽管感到震惊,倒也没有惊慌失措。

唐斌因为结婚迟,虽然女儿比周建伟还要小两岁,可他的年龄却比周继尧大上整整六岁,比老婆欧阳云苏大了8岁,今年已经62了。

所以周继尧无论是看在儿女亲家的份上还是出于对老领导的尊重在唐斌面前都不敢托大,看见老两口进来,急忙站起身来,拉着唐斌的手说道:“老唐,你心脏不好,千万别着急,我们都正在想办法,一定会把小虎找回来。”

说完,两个人在沙发上坐下,唐斌把每个人扫视了一眼,除了女儿女婿之外,他只认识副总裁卢刚,其他一男一女不认识,不过,既然周继尧能把他们带来,猜想应该是信得过的人。

“我看,这事八成是冲你来的。”唐斌不亏是当过领导干部,开口就一针见血地说道。

周继尧点点头,说道:“应该是为了钱,不过,最好是这样,钱没有到手他们应该不会对小虎怎么样。”

唐斌本来已经戒烟了,可此时看见周继尧放在茶几上的烟,忍不住拿出了一支,而欧阳云苏破天荒没有阻止。

周继尧拿起打火机帮唐斌点上烟,自己也点上一支,说道:“眼下还是先等绑匪的消息,如果真是为了钱的话,应该很快就会来电话。”

唐斌惊讶道:“这么?难道你不打算报警?”

周继尧摇摇头,说道:“现在还不是时候,我担心贸然报警的话,有可能送了小虎的性命,再说,这种事找警察也未必有用。”

欧阳云苏表示赞同,附和道:“还是先摸清绑匪的条件再说。”

唐斌蒙头抽了几口烟,抬头瞪着女儿训斥道:“你是怎么搞的,这么小的孩子都不应该让他离开大人的视线,你倒好,把孩子扔在娱乐城就不管了,哪有你这么当母亲的?”

欧阳云苏见丈夫责备女儿,马上走过去把唐婉搂在怀里,瞪着丈夫抱怨道:“你发火有什么用?赶紧想办法救小虎,责怪女儿有用吗?”

说完,扭头冲女婿周建伟说道:“建伟,昨天是周末,婉儿晚上有同学聚会,我不是打电话让你把小虎送到我这里来吗?你要是昨天把他送过来,怎么会出这种事?也就是半个小时的路程,你难道就忙成这样?”

周建伟一愣,顿时喏喏着说不出话,因为昨天下午丈母娘想外孙子了,确实曾经给他打过电话,让他抽时间把小虎送过去,可他最后把这件事忘记了。

只是,他没想到丈母娘不责怪自己的女儿玩忽职守,竟然倒打一耙,几句话就把自己女儿的过失转嫁到了自己头上,顿时有点愤愤不平。

谜尘暗事

谜尘暗事

作者:微风分类:权少总裁点击: 20013  

  阔太太唐婉跟神秘的的情人在宾馆销魂的时候,儿子突然间神秘失踪了,案情正自扑朔迷离,丈夫突然间又出了车祸,一切都好像有一只看看不见的手在幕后操控,却又无迹,未曾想,最后侦终于,随着天边一道闪电划过,响起了一声震耳欲聋的炸雷,接着,豆大的雨点开始噼里啪啦地砸下来,不到两分钟,暴风雨终于来了。。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